堆文倉庫
錘基/盾冬主

© 夜藤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The Man We Should Be(單篇完)


隊三觀後,很短很短,有雷慎入;時間點在Steve和Bucky離開西伯利亞後,到彩蛋第一枚發生以前
大家的留言我都有看到,非常感謝,很抱歉沒能一一回覆T_T 只要有時間就會上來更新的
Hail Stucky!


Steve站在門邊好一會兒了。
他看著Bucky,對方剛從浴室走出來,Bucky上半身打赤膊,右手拿著一件白色汗衫,一團水氣飄浮在Bucky身後,他走過的地方留下好幾個濕腳掌印子。
Bucky走到床邊,面對床尾的一面鏡子,想把汗衫穿上,用一隻手完成這件事可不容易——脫衣服比較簡單,穿上就難了——Steve知道Bucky很聰明,拿到一把槍可以在兩分鐘之內摸清怎麼用它,Bucky的左臂在前兩天斷掉,...

[盾冬/錘基]How to make a Hiccups(單篇完)

MateBreathless的番外,獨立閱讀可,ABO世界觀:George是Steve和Bucky的兒子,Roxanne(女)和Vind(男)是Thor和Loki的雙胞胎,不過這篇裡兩名Alpha(Steve和Thor)不在,多是兩名Omega(Bucky和Loki)的互動。
◎之前的點梗樓中,有親們提過想看盾冬/錘基、以及兩對夫夫奶孩子的故事,這就是了,雖然不長,還請笑納!


Bucky抱著George已經有一個小時了。
他的手不痠,冬兵可以舉起一整台卡車,重量對他來說不是難題,此刻困擾他的,可說是一件非常輕微的小事——
但絕不容易。George在一小時前喝完牛奶,而Bucky試著替他拍出一個...

[盾冬]Keep You Warm(單篇完)

◎休假在家摸出這張,入秋了,大家要注意保暖!
◎圖草請勿見怪
◎大意是冰棍組已在二十一世紀重逢,冬兵因為任務需求而作神父裝扮,隊長噓寒問暖並強迫對方穿上紅秋衣


補一張沒出鏡的冬神父
(其實教堂應該不敢雇用煞氣這麼重的神父

[盾冬]Point-Line-Surface(中)

上篇
◎下一次更RPS;祝大家萬聖節快樂!


AO3圖鏈


※給 @安定的Ludan ,文裡有妳的點梗,看了就知道XD

[盾冬]Point-Line-Surface(上)

◎給親愛的 @晓之部屋 生賀(抱歉遲到了很久T T)點梗TAG:盾冬、二戰背景。
◎既然寫到二戰,就免不了會有___,請大家自動連結到二十一世紀的時空背景,結尾就會是HE了;預計三篇完結。
◎下一次會更RPS,請等我!錘基的ABO目前卡住了,我會努力找回靈感,或者先更別的錘基相關主題。


樹林裡傳來窸窣聲,Steve豎起耳尖,聆聽那些聲響,它們清晰地落入他的耳膜,就像豆大的雨點落入池面。
他原本拉開了睡袋拉鏈,現在他把拉鏈拉回頂端,站起身,環顧四周一圈,他的伙伴大多數都已睡著,Gabe和Montgomery的打呼聲驚人,足以嚇退任何野獸,Falsworth連睡覺時也握著槍,至於Dugan...

[盾冬]Recall Your Bucky(下)

上篇中篇
◎抱歉近日較忙,更速也拖遲了,官方灑糖的今天端上(下)篇,之後會再開新坑,感謝大家的閱文!

『It's Brooklyn』又重新開張了,Steve欣喜又哀傷地發現,原來喝不到這間店的咖啡,失望的不是只有他一人。這一天,當Steve繞過街角,來到店門口時,他被眼前的景象嚇得不輕。
小店的鐵卷門被拉起來,高高懸掛在門框頂端,Steve走上前時,發現竟然有人站在人行道連接到店門口的那道階梯上,他們是在等外帶的客人。Steve往內瞧,驚訝地發現店裡的客座全部被坐滿了,包括Steve習慣坐的那張桌子在內,現在它被一對小情侶給佔據,兩人頭靠著頭,非常親密地在說話,他們在說些什麼,站在Steve...

[盾冬]The Hulk's Not Inside Me

我是否昏茫愚昧,讓仇恨主宰我的心智,讓憤怒餵養我的食道;
若你也失去了摯愛,若你也失去了未來......
你會更懦弱還是更強壯?
更瘋狂還是更清醒?
若你睥睨我的圈套,選擇繞道而行,
若你遠離這項詭計,對此嗤之以鼻,
那你便是智者,我是那愚者。

但你逕直走來,盛氣凌越高山,怒火碾平焦土;
原來昏茫不只我一人,你也並非智者。
面對相同的命運,我們宰殺相同的祭品,
你處決我的意念比你手上的盾更堅而不摧;
你捨棄慈悲,殺戮只為替他復仇;
我的死亡證明了我的清醒。
              ...

[盾冬]Recall Your Bucky(中)

上篇

天氣轉涼了,氣象報導說,今年入秋得特別快,上周人們還穿著短袖在街上跑,本周的第一個清晨,Steve甦醒,察覺到皮膚上有一層薄薄的涼意,當他從床上下來,走到客廳看掛在壁面上的溫度表,發現氣溫在一夜之間下滑了八度。
……不知道他有沒有多穿一點。這是第一個浮現在Steve腦海中的念頭。『他』便是那間咖啡店的老闆,那個沉默寡言的棕髮男人,Steve去了那間店那麼多次,甚至不曉得對方的名字,他從沒問過。
但Steve知道棕髮男人終年穿著長袖,一年四季,無論寒暑,對方總是身穿一件袖口長達手腕的黑襯衫,站在深褐色的木製櫃檯後方工作,他的雙手都戴著棉質白手套,Steve心想,這或許是工作上的需求,棕髮男...

[盾冬]Recall Your Bucky(上)

◎給 @小滚🙆 的點梗:畫家Steve與咖啡店老闆Bucky,不過很抱歉不是用AU設定,請見諒Orz 時間點是內戰後的第八年。


這間咖啡店不大,也並非開在鬧區。在它的左邊是更小的服裝店,服裝店旁邊則是空屋,屋子年久失修,也不確定有沒有新的屋主打算把它頂起來,裝潢肯定要花上一筆不小的費用。
咖啡店位在布魯克林市,它的店名也很簡單,就叫『It’s Brooklyn』。店面八坪,櫃檯就佔地大約三分之一,室內是狹長型的,一排客座挨牆擺放,與櫃檯中間只留下一條足夠雙人並排行走的小通道。

Steve幾乎每天都來這間咖啡店,一來,他喜歡它的擺設,二來,它的名字讓他感到熟悉。當然了,因為...

[盾冬]Till the End of Line(下)

上篇
◎附錄:倒數三十分鐘前X獄警很好心,等他們做完才進去。


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