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文倉庫
錘基/盾冬主

© 夜藤
Powered by LOFTER

[Evanstan]Just If You Want(單篇完)


一篇短打,時間點是費城漫展;之前的留言都有看到,感謝大家麼麼噠,抱歉沒能一一回覆>< 有要事都可私信給我,Hail Stucky and Evanstan!

※※※

今天的漫展,他們都十分疲憊,當三個人並肩坐在椅子上與粉絲合照時,臉上的笑肌從延展變得僵硬,到尾聲時甚至凝固不動了。
當一天的工作結束,終於回到旅館時,Chris卻提議要喝一杯,這讓Anthony和Sebastian感到驚訝,彷彿Chris在踏出會場前和踏出會場後換了一個人,剛才在攝影棚時,有幾度他看起來都要昏倒了。
他們吃完晚餐,到便利商店買了兩袋啤酒,接著返回旅館,去酒吧不是好主意,那將是另一場戰爭。
他們去了Chris的房間,Chris和Sebastian的房間在同一層樓,Anthony在兩人的樓下。酒買得不多,因為第二天還有工作,醉醺醺的去和粉絲見面很不像話,所以這場聚會在晚上十點左右就結束了。
Chris仰躺在自己的床上,Sebastian和Anthony坐在床沿,被捏扁的鋁罐散落在床底,Anthony看了眼表,Sebastian彎下腰把空罐子撿進便利商店的塑膠袋裡,床上的Chris嘴裡咕噥著什麼,兩人聽得不是很清楚,在他們看來,十二罐海尼根把三個男人放倒簡直是個大笑話,但……Chris確實有喝完一罐啤酒就在鏡頭前發酒瘋的記錄。

Sebastian一手拎著塑膠袋站起來,空酒瓶在袋裡哐噹亂響,Chris聽見這聲音,他伸出手,抓住Sebastian空著的手。
Anthony見狀,也跟著站起身,「走了,明天見。」
他接過Sebastian手裡的袋子,轉身背對兩人,迅速走出Chris的房間,Sebastian站在原地,聽見玄關的門被打開又砰地一聲關上,滿臉錯愕。
「你過來,」Chris說,「陪我說話。」
Chris的手一扯,Sebastian就坐了下來,對方的手勁沒有消失,所以他只好跟著躺下,用一樣的姿勢和Chris面對面。

等Chris再開口說話時,Sebastian就能確定,他喝醉了。
這不是生理上的醉,Sebastian的外套披在一旁的椅背上,空氣中的酒氣,正伴隨空調一絲一絲被吹向皮膚,再被毛細孔吸收,滲進血管,讓皮膚變熱,儘管如此,五度酒精帶來的微醺,也不足以讓一顆大腦短路。就Sebastian的觀察,早先在會場時,Chris的大腦就已經暈頭轉向了,在一個特別熱情的迷妹想越過簽名桌向他要求一個親吻時。
如今Chris在叨唸的,也是這件事——其實這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Sebastian能把類似的經歷編成一本書,不過他和Chris不一樣,人們的熱情對他來說,是場恩賜,只要沒有侵犯到隱私,他都樂於張手擁抱,Sebastian知道,Chris也有相同的胸襟,如果可能的話,Chris還想做得更多,一個人的成就有多大,擁抱的力道就得有多大。
然而抱得太用力,會傷到Chris自己時,事情就不能再這樣幹了。

「你沒做錯事,夥計,」Sebastian說,「你只是保護那個女孩,她越線了,可能會被工作人員帶走,再也不能見到你。」
「坦白說我也不想再見到她。」
Chris講完後,低下頭,正是這想法令他愧疚。
「那我們就期待這種事不會發生吧……」
「你騙人,」Chris的頭又抬起來了,「你永遠都期待這種事發生,你永遠都樂於接受別人給你的一個吻。」
Sebastian無法反駁,面對別人的好意,他從不設限。至於侵犯到Chris的是一份好意或惡意,他也無從得知。
「你應該睡覺了。」過了幾秒鐘後,Sebastian提醒。
「嗯,好的,明天我們……」

接下來,Chris花了幾分鐘的時間,和Sebastian確認明天的行程,當同樣的問句和回答重覆第三次後,Sebastian真的確定Chris該睡了。
他想起身,去給Chris拿一杯水,一杯清涼的水有助平穩情緒,他的頭才剛離開枕頭,Chris就翻身壓了過來。
Sebastian愣住了,他直挺挺躺在原位,Chris在他正上方,雙手撐在他耳朵兩旁。
一大片陰影蓋住Sebastian驚訝的臉和他的身體。
「你記得今天早上主持人說的話嗎?」Chris問。
「呃?」
「Cap很愛Bucky,為什麼?」
Sebastian在陰影底下沉默了。
他剛剛才喝下四罐啤酒,現在卻口乾舌躁,他很需要離開這裡,找水來喝。
他的眼神飄移,移向身旁的外套,他的去意明顯,Chris看出來了,他用手把Sebastian的臉扳回來面向自己,「你覺得是為什麼?」
Sebastian嘆了口氣,「……因為Cap是個念舊的人?」
Chris搖頭,「那只是最表面的說法。」

Chris說完話,他的手臂放鬆,肘彎折成九十度,他和Sebastian的距離一下子就縮短了,Sebastian的嘴唇半張著,欲言又止。
他很想離開,但他沒有,因為那會讓Chris很失望,是的,是的,他想做某些事,卻不斷為了一個人而妥協。因為他想待在他身邊,不讓他孤伶伶一個人。
Chris見Sebastian不說話,他放鬆所有力道,手臂貼平在床舖上,他的嘴唇貼平在Sebastian的嘴唇上。
現在他們誰也別想說話了。

Sebastian很驚訝,他的眼睛睜得大大的,在他視野中,Chris閉上了雙眼,對方又濃又密的睫毛扎進他眼球,產生迎面襲來的刺痛感,所以Sebastian緊接著也閉上眼睛。
Chris的身體就跟他的吐息一樣很熱,可是他的嘴唇是冰涼的,Sebastian不知道為什麼,或許是空調開得太低?他在Chris眼前挪動,磨擦對方嘴唇周遭的毛髮,在那兒弄出一點熱度,他的嘴巴始終沒有閉起來的機會,Chris的舌頭接著滑了進來。
那根東西就是熱乎乎的了,而且軟得不得了,當Sebastian產生這份感知時,他的舌頭已經被Chris纏住,兩片舌面中間開始產生唾液。Sebastian從沒見過這樣的Chris,一個人對另一人再怎麼熟悉,也不是人人都有機會去數清楚對方的睫毛有幾根,閉起眼來接吻的模樣,舌頭如何在口腔間滑動,顎骨的力道有多強。
Sebastian陷入了完全的混亂,他的思路走進迷宮。
在漆黑摸索中他想起一件事,曾經,在美國隊長第三集拍攝的過程,導演們為了Steve的吻戲傷透腦筋,觀眾都想看到一個吻,好萊塢的電影裡怎麼能沒有一個吻,只是Peggy不在後,這個吻能給誰?
答案貌似呼之欲出,結果卻顯得彆扭,飾演Sharon Cater的Emily表示自己很對不起姑媽,飾演Falcon的Anthony表示,如果這一切只是為了讓他坐在金龜車裡,露出驚嘆的表情,還能有更好的安排。
飾演Bucky的Sebastian沒有任何表示,飾演Steve Rogers的Chris表示,他活了那麼大把歲數,做出的決定應該更加謹慎,一個人的吻,就該給最愛的人,這是天經地義的事。Steve畢生最愛的人是誰?答案昭然若揭。

這個吻在電影裡沒能實現,現在Chris把它討回來,事情看起來詭異極了,卻也順理成章極了。Sebastian應該拒絕這一切,但他沒有,這怪不了別人,這是他的選擇。
他不想讓他覺得孤單,無論他堅強,無論他脆弱。

Chris的腰窩下沉,有個硬物頂到Sebastian胯下。
Sebastian嚇了一跳,他舉起手,抓住Chris的腰,他本來想推開Chris,卻沒有真正做出決定,所以他就只是抱著Chris的腰,讓對方的體重持續朝他壓迫,這給了Chris鼓勵,在聽見Sebastian嘴中 發出的一聲嗚咽後,Chris一手往下移動,手掌伸進他的衣服下擺。
Sebastian猛抽一口氣,「Chris,」他睜開眼睛,抓住Chris的手,「不。」

影片按下了暫停,Chris的動作怔住了,他先是睜著眼,看見Sebastian瞪著他的大眼睛,接著他像觸電一樣,整個人從Sebastian身前彈開。
但Sebastian還是緊緊抓住他的手,Chris徹底感到迷惑,「我不明白?」這個剛才對他說不的男人,現在卻不讓他走。
Sebastian一時間也答不出話。
「如果你不想……」Chris一個字一個字艱難地吐露,「聽著,只有你願意,我才會繼續。」
「我知道,我不知道,」Sebastian語無倫次,「給我點時間想想。」
「好,當然好,先放開我吧?你快拗斷我的手腕了。」

Sebastian鬆開手,他剛才的手勁,可能在Chris腕上留下了瘀青。
Chris躺回原來的地方,兩人仰面朝天,重重呼出一口氣,枕頭跟著兩人的吐息下陷。濃郁的酒味在空氣中凝聚,隨後飄散開來,現在不知道幾點鐘,Sebastian戴的電子錶發不出滴答、滴答的走動聲響,他倒是聽得見自己的心跳聲,比任何一個喝濃咖啡的早晨都蹦跳得更快速。
他吞了口口水,Chris的味道嚥入食道,形成突出在脖子上的喉結。
「Seb,」Chris這時翻過身,「明天早上醒來,你還會記得嗎?」
Sebastian轉頭看Chris,後者的眼睛晶晶亮亮的,如果他的答案是否定,這團晶亮或許會成為淚水湧出藍色的瞳孔,「當然。」Sebastian真誠地說。
他並不想忘了這一切,這才是問題。
「那好,」Chris綻放笑容,隨後他又皺起眉,從床上坐起身,他的酒看上去已醒了大半,「我得去一趟廁所。」

Chris跳下床,捂著自己的褲襠,一拐一跛地走向浴室,Sebastian躺著不動,他的目光追隨Chris的背影,當他發現自己正盯著對方的屁股看時,又飛快把視線收回來。
他舉起手,手指上還有Chris手腕的溫度,他把手放下來掐自己的鼻樑,「老天爺……」

评论 ( 26 )
热度 ( 44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