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文倉庫
錘基/盾冬主

© 夜藤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The Man We Should Be(單篇完)


隊三觀後,很短很短,有雷慎入;時間點在Steve和Bucky離開西伯利亞後,到彩蛋第一枚發生以前
大家的留言我都有看到,非常感謝,很抱歉沒能一一回覆T_T 只要有時間就會上來更新的
Hail Stucky!


Steve站在門邊好一會兒了。
他看著Bucky,對方剛從浴室走出來,Bucky上半身打赤膊,右手拿著一件白色汗衫,一團水氣飄浮在Bucky身後,他走過的地方留下好幾個濕腳掌印子。
Bucky走到床邊,面對床尾的一面鏡子,想把汗衫穿上,用一隻手完成這件事可不容易——脫衣服比較簡單,穿上就難了——Steve知道Bucky很聰明,拿到一把槍可以在兩分鐘之內摸清怎麼用它,Bucky的左臂在前兩天斷掉,今天是第三天,每個人都得花更多時間來學習這件事。

「讓我來。」Steve走向Bucky,後者的頭正套在背心的頭部位置,白色布料罩在他臉上,Steve雙手一拉,Bucky毛茸茸的腦袋從空洞處冒了出來,他剛洗完頭,頭髮還很濕,好幾滴水隨著布料的落下噴到Steve的臉上。
Bucky用手拉平衣擺,「謝了,老兄。」他的目光從Steve面前移開,看向地板,Steve明白Bucky在想什麼,換作是他,也不會習慣有人替自己穿衣服,他們又不是三歲小孩。
「你還需要任何東西嗎?」Steve沒頭沒腦問了一句。
「比方說?」
「咖啡、煎蛋、柳橙汁、或者水果……」
「不,再次謝了,我吃得很飽。」
Steve點點頭,晚餐他是和Bucky一起吃的,他坐在他身邊,看他把食物一口口吞進肚裡。感謝上帝,上次他們這麼做是在1945年。
Steve開始有些侷促,他的兩手抹著自己的長褲側邊,又放下,一個士兵很容易做好立正和稍息,顯然他太久沒有聽命行事了。Bucky掃視房間一圈,像個狙擊手瞇起雙眼,彷彿想找到什麼缺失的東西來替Steve解困,他失敗了,這房間應有盡有,T'Challa把一切安排得很周到。

當Bucky的目光從家具回到Steve身上時,眼神從銳利變得柔和,「我記得你以前比較矮。」
「什麼?」
「我指的是,你知道……」侷促的人變成了Bucky。
「哦,」Steve恍然大悟,「我知道,你在博物館看到的資料。」
Bucky搖頭,「不是在博物館。那裡有你還是個小矮子,穿著軍裝的照片,我記得的不是這個。」
「哦。」Steve又應了一聲,然後陷入長長的沉思。
確實,博物館裡的照片,是Steve剛入伍時拍的那張照,照片裡的他,軍裝幾乎壓垮整個身體,矮小的Steve戴著鋼盔,鋼盔的重量壓緊他的眉頭,矮小Steve後面還站著一個巨大的Steve,這兩個Steve入鏡時,Bucky都不在場,當時他和107師被關押在遙遠的義大利集中營。

「你記得些什麼?」Steve問,「我吐在爆米花筒裡的樣子?」
「不,沒那麼糟,你說的是在康尼島遊樂園那次,你在嘔吐的前一秒把頭伸出了摩天輪外。」
「對了,我把爆米花塞到你手裡。」
「最後它還是灑了。工作人員把我們趕下摩天輪。」
「你的記性比我還好。」

Steve笑了起來,卻換Bucky陷入沉思。Steve沒有被突來的沉默給影響,他看見自己在鏡子裡笑得像個弱智。
他知道Bucky想起了更多事,他看過對方的筆記本,本子裡大部分是文字,也有幾頁是圖畫,Bucky的繪畫天份令人不敢恭維,但Steve還是看得出對方畫得是自己,年紀很小的自己,穿著白襯衫和吊帶褲,襯衫袖子過長,吊帶總有一邊滑下肩膀……Bucky不像Steve是個畫家,卻很懂得捕捉這些小細節。
那個Steve才是陪Bucky一起長大的Steve,他們在一起度過了很多很多年,至於變大了的這個Steve,Steve認真回想起來,他們只在1945年打過不到一年的仗,到了這個世紀,兩人睜開眼的大多數時間都在用力毆打對方。
直到三天前。

「我的記性不好,」當Bucky再開口時,他糾正Steve,「所以我才需要它們。」Steve知道Bucky指的是那些筆記本,「我很遺憾它們不在你身邊,但它們並沒有遺失,你的背包還留在柏林,如果有機會,Sharon應該能把它弄出來。」
「沒關係,她已經幫夠多忙了。」
Bucky說得對,Steve知道他們欠Sharon一個大人情,若有必要,Steve不介意再欠另一份更大的,記在他的帳上。
他知道那些筆記本對Bucky有多重要,對他也是。
「你能再多說一點嗎?」Steve在床邊坐下,Bucky站著,從上而下斜望他,Bucky舉起右手,在Steve頭頂比劃了一下,「你以前就是這個高度。」
Steve笑得合不攏嘴。
「你經常生病,經常打架……或該說是被人打?」
「兩者都有,你知道,我老是看不慣某些事。」
「這點你完全沒變,」Bucky咕噥道,「到現在我也想不通你為什麼沒把我交出去。」
「美國政府不像你以為的公正,Rose也不是T'Challa,我們討論過這件事了,Buck。」
「我說了,我記性不好。」

兩人同時沉默,Steve想起三天前他在羅馬尼亞見到Bucky時,凝聚在那間小小屋子裡的空氣,比催淚瓦斯更窒悶。Steve有點後悔,他至少該把冰箱上那本筆記本給帶走的,如果他料得到自己再也見不到它。
——那又如何?Steve問自己,Bucky就在他眼前,活生生的人,帶著活生生的記憶,還有什麼能比這個更重要?
「過來,」Steve拉了一把Bucky的右手,對方身體失衡,也一屁股坐在床上,和Steve落在相同的高度,Steve抓起Bucky的手,擱在自己肩膀和胸口中間的的位置,「你現在習慣這樣的我了嗎?」
Bucky的表情有些古怪,他右掌捏捏Steve的胸部,彷彿在惦量一顆水果的重量那樣感受掌心的觸感,「不習慣,」Bucky老實回答,「但我會適應。」
「你得花更多時間跟我相處。」
「這件事我們也討論過了,Steve,你知道行不通。」
「目前。」Steve強調。
總會有什麼方法破解該死的九頭蛇留下的遺毒,兩年前他們已做過一次,兩年後也可以,科技一直在進步,昨天留下的傷口,今天就快好了,雖然面對面坐著的Steve和Bucky臉上都還有瘀青。
但留在Tony臉上的瘀青更嚴重,比起寫在冬兵檔案裡的方程式,Steve不確定哪道問題更難解。

「你該睡了,夥計。」Steve摸摸Bucky的頭,對方的頭髮差不多乾了。
Bucky聳肩,鑲在他左邊的紅星跟著肩骨一起高聳又放下來,「明天起我有大把的時間可以睡覺。」
「你的意思是你不睏?要和我玩一整晚的撲克牌嗎?」
「聽起來不錯,但T'Challa會殺了我們。」Bucky相信這房裡什麼都有就是沒有一副撲克牌。
「那我們只好聊聊天了。」Steve邊說邊在腦內盤算明天之後的劫獄計劃。
「盡我所能,你看起來很需要這個,你的盾牌不在後,你一定很寂寞。」
Bucky很努力表現出開玩笑的樣子,Steve索性順水推舟,「就是啊。」
「它是你的老朋友,你就這樣拋棄了它。一次在海裡,一次在雪地裡。」
「我承認我會很想念它,」Steve說,「但它不屬於我。只要有人拿得動它,都能成為美國隊長。」
「世上只有一個Steve Rogers。」
「也只有一個Bucky Barnes。」
「這兩個名字後面都連著『通緝犯』這個字。」
「我會習慣的。」Steve從沒笑得像現在那麼開心過。
「你這個蠢蛋。」
「混帳。」
Bucky伸出右手時,Steve用左手把他拉入懷中,兩人緊緊抱著對方。這是他們眼下能做的最好的事,少了一隻手也不影響擁抱的力量。
Bucky覺得他不需要那些筆記本了。

评论 ( 48 )
热度 ( 572 )
  1. qqqq夜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