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文倉庫
錘基/盾冬主

© 夜藤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錘基]How to make a Hiccups(單篇完)

MateBreathless的番外,獨立閱讀可,ABO世界觀:George是Steve和Bucky的兒子,Roxanne(女)和Vind(男)是Thor和Loki的雙胞胎,不過這篇裡兩名Alpha(Steve和Thor)不在,多是兩名Omega(Bucky和Loki)的互動。
◎之前的點梗樓中,有親們提過想看盾冬/錘基、以及兩對夫夫奶孩子的故事,這就是了,雖然不長,還請笑納!


Bucky抱著George已經有一個小時了。
他的手不痠,冬兵可以舉起一整台卡車,重量對他來說不是難題,此刻困擾他的,可說是一件非常輕微的小事——
但絕不容易。George在一小時前喝完牛奶,而Bucky試著替他拍出一個奶嗝,如果你去對世上任何一個母親說拍奶嗝是一件容易的事,那麼你就要做好準備被一大堆蕃茄和雞蛋扔到臉上。

George趴在Bucky的肩膀上,Bucky用左臂環抱著他,右手輕拍他的背,就算經過了這麼多年,冬兵已經很懂得控制左手的力道,在他擁有了和他的Alpha的第一個孩子後,他還是決定用右手來完成大部分的事:例如拿湯匙攪勻熱水瓶中的奶粉、把兩隻小手和小腳分別塞進對應的袖口和褲腳裡、用掌心測量額溫……以及,如何將一口微小的氣息從細嫩的胃袋裡拍出來。
從Bucky耳邊傳來呼嚕呼嚕的鼻息聲,George正處在半夢半醒的狀態,他一會兒睜大眼,彷彿要從小嘴裡發出那奇蹟的『嗝』聲響,一會兒又閉起眼睛,一條口水從粉紅色的嘴角流出來,把Bucky的T恤弄得越來越濕。Bucky的狀態比George好不了多少,他們父子倆前後搖晃身體的頻率是一模一樣的,但他知道他的工作還沒完成,倘若有必要,他得懸著George保持相同的姿勢坐一整晚,Bucky有信心能辦到,這件事在兩天前才發生過。
這名孤立無援的Omega雙眼凹陷,眼睛下方有兩團顯著的紫黑色,就在這時,另一道不屬於Bucky的Omega氣味從走廊飄了過來。Bucky所在的地方是交誼廳,稍早他來這裡泡牛奶,餵完George後,他就抱著對方坐在沙發上,Bucky知道回房後事情的進展不會變得比較好,Steve把主臥室佈置得像迪士尼樂園,George只要一進房間,他的注意力每一秒都會被色彩繽紛奪目的玩具吸過去,距離乖乖打嗝的那一刻就更遙遠了。

隨著另一名Omega氣味的貼近,感應式的鵝黃色光線一路從廊道亮起,灑進Bucky和小嬰孩坐立的位置,Bucky瞇起眼,看向門外。
腳步聲在門前止住,站在那兒的人是Loki,他修長的身影一倒映在門口,天花板就響起Jarvis有禮的問候,Loki也如實回應對方,神奇的是,這名來自另一個世界的神祇,和這棟大樓的AI管家居然擁有類似的聲線,都是字正腔圓的悅耳英國腔。
也許Loki入住復仇者大樓期間看了不少英國片?這是Bucky的猜測,但他從沒把這項疑問說出口。門的頂端掛著時鐘,Loki個子很高,Bucky從沙發前抬起頭看向對方時順勢看見了鐘上的時間,然後他才發現,原來距離George喝完奶到現在,已經過了整整兩小時。

「嗨。」
「嗨。」
他們互相打了招呼,接著Loki就從Bucky腳前的倒影穿過去,走進廚房。冬兵並不多話,但時針和分針指向12,這種時間的這個地點,除了一個正努力替頭生子拍奶嗝的睡眠不足人士外,Loki的出現顯得有些突兀,若什麼都不問反而不尋常。於是Bucky就開口了,他問Loki來交誼廳做什麼?這個問題聽上去比查探對方這陣子看的電視要來得正常一點。
Loki的回答出乎Bucky意料之外,原本後者以為,前者進廚房是為了替兩個孩子找食物,可是Loki告訴他,Roxanne和Vind早就睡著了,他之所以到這裡來,是想給自己拿一支雪糕。
Roxanne和Vind睡著了。這個回答有如一記棒子重重敲在Bucky的腦門上,他第一個湧現的想法是羨慕,眼前的這名Omega擁有一對雙胞胎,他的孩子數量比Bucky多了足足一倍,而這兩個孩子都已經睡、著、了!上帝,這不公平。

另一道橙色光芒切開了黑暗,它來自冰箱的冷凍庫,光源不一會兒就消失,冰箱門重新被關起。Loki走回交誼廳時,他的手裡多了一支白色的物品,他在Bucky身旁坐下,用空著的手指了指George,「你這樣抱著他多久了?」
Bucky望望身前的男嬰,對方還倚著他的肩頭流口水,小眼和小嘴時開時合,他又望向Loki,後者正在拆開雪糕的包裝袋,臉上掛著幸災樂禍的笑容,手上的動作慢條斯里得令人憎恨。那是牛奶口味的雪糕,當塑膠袋被撕下後,濃郁的奶香味在空氣中瀰漫開來,Bucky用鼻頭嗅了嗅,舌尖悄悄在口腔裡滑一圈,他對那股香味極度嚮往,如果George也能趕快從嘴裡吐出相同的味道該多好。
「從Thor上樓去找你,直到現在,」Bucky又看向時鐘,「夠久了。」
Loki發出『哼』的一聲,他連嗤之以鼻都表現得很優雅,對於Bucky語中透露的暗示,他感到不是很滿意,哪怕對方只是在陳述一項事實:Thor確實在他的房裡逗留了好一會兒,而雷神的缺席又帶來冬兵的另一個問句(冬兵對美國國旗發誓,如果不是腦袋缺氧,他平常真的沒那麼好奇),「Thor呢?」
「他呀,也睡著了。」
「跟Roxanne和Vind一起?」
面對Bucky的驚訝,Loki的笑容變得更加詭譎,「你要這麼說也可以,實情是,雷神有一種驚人的能耐,他的打鼾聲能哄睡小孩,也許僅限於他的小孩。我想,只要他的分貝沒有大到啟動警報器,或者讓Roxanne和Vind做惡夢,我能好好吃完這支雪糕再回房去。倒是你,你打算在這裡坐多久?」

關於Loki的提問,Bucky也很想知道答案,他又低頭看了看George,右手重覆今晚第數不清次的動作:他五隻手指拱起來,掌心呈現中空狀,只用指尖小心翼翼地、來回拍撫男嬰的背部,那兒如此溫熱、柔軟又脆弱,他的手勢不能太粗魯,不然很可能一不注意就拍碎了那條纖細的脊椎骨。
「你要知道,我動動手指頭就能解決這個問題。」Loki在半空中打了個響指,Bucky看懂對方的意思,隨即搖頭,「不。」
「為什麼?」
「這樣不對。」
「你鄙視魔法?」Loki挑起眉毛。
「不是,只是Steve說過,事情最好順其自然。」
從Loki的鼻腔又發出和剛才相同的『哼』一聲,「真是兩個老古董。」
「我們確實很老。」Bucky低頭苦笑。

接下來兩人有幾分鐘沒說話,這並不是僵持的沉默,Bucky知道Loki想說什麼,Loki也了解Bucky沒有惡意。聽來很不可思議,他們認識還不到一個月,依照兩人的性格,要信任陌生人都有難度。
不過Bucky明白一個事實,坐在他面前的人,在這世上存在了比一世紀更長的時間,就和Thor一樣,儘管雷神偶爾表現得魯莽,由他所帶來的力量,依然能撫慰人心。這些神祇們訴說的是更古老、細密綿長的語言和智慧,在他們那兒的杯水,已是此處的海洋。
所以,對Steve和Bucky來說,Thor和Loki與他們的距離,要比地球上的許多人類都更貼近,雖然Steve對魔法有些忌諱(依照美國隊長戰鬥中的種種經歷,這怪不了他),不過他和Bucky都親眼見識過它,也毫不質疑它的存在。

事情發生在上個月,那是一個混亂的夜晚,因為George吐奶了。這棟擠滿超級英雄的大樓一下子陷入紅色警戒狀態,男嬰響亮的哭聲從美國隊長和冬兵的房裡傳來,當時其他人在交誼廳看電視,大樓的隔音很好,是Jarvis通報了這場緊急事件。過了兩分鐘,Steve和Bucky帶著George出現在交誼廳的門口。
George的小臉上還沾著奶汁,他的父親們試過擦掉它,但沒擦乾淨,Bucky動作僵硬地抱著George,一旁的Steve則手忙腳亂地說明剛剛發生了什麼事:他們才餵完George喝奶,就和每天睡前做的一樣,當Bucky把男嬰平放在床上,準備伸手去握Steve搭在他腰間的手時,仰躺著的George動了動,踢了兩下手腳,對著頭頂的旋轉木馬發出幾句咕噥聲,接著,白色的牛奶就溢了出來。
那就像一座迷你噴泉,從George的小嘴中噴出,再高高落下,濃稠的奶汁流進他的眼睛、鼻孔,一部分又被他吸回嘴巴裡。
被嗆到的George開始咳嗽,接著放聲大哭,Bucky發出了含帶驚恐的咆哮,Steve原地愣住幾秒鐘,然後滿世界的尋找衛生紙和救兵。

復仇者是一群好夥伴、最可靠的戰友,但,也並非所有的時候。聽完Steve的話,在場眾人一致看向趴在Bucky身上蠕動的George,部分人的腦海裡產生模糊的概念,理解到這對超級士兵伴侶肯定漏做了某些程序,導致男嬰變成一支散發奶味的小雪糕。Bucky的面色不善,這種時候不會有人想冒險去碰他懷裡的嬰孩,但Bucky做了一個讓眾人都嚇掉下巴的動作,他伸直手臂,把George舉在眾人眼前,他沒說話,臉上表情卻清楚寫著:他媽的怎麼辦?
眾人先是望向Steve,當他們發現Steve臉上也寫著一樣的表情時,就知道自己該伸出援手了。George在半空中喘著雙腳,他的小臉因為脹氣的不適而通紅,灰藍色瞳孔無預警地轉向Tony,Tony四目一與男嬰相接,便本能地倒退三步,他高舉雙手,如果他手裡正好有枚白色小旗子,他會使勁揮舞它,今晚Pepper回娘家度假去了,而Tony從沒像現在那麼需要她。
Bruce站在Tony的右邊,他客觀地說明,George需要有人替他拍背,打出嗝來,才不會發生吐奶現象(此時,貼心的Jarvis立即科普了一堆專業知識,可是聽在眾人耳裡那就像梵文一樣難懂),Bruce卻也主觀地表示,自己深怕在替嬰兒打奶嗝的過程中變成Hulk。他的話有道理,所以眾人的目光又轉向Natasha,在場唯一的女性,但她也是一名Alpha,而黑寡婦從不做會讓自己失準的事,所以她做了一件事,她把George從Bucky手裡抱過來,交給剛剛走出廁所的Clint。
黑寡婦的決策準確無誤,Clint Barton,擁有老婆和兩個小孩的Beta,他替George拍出了人生中第一個奶嗝。據Clint本人的說法,這沒什麼大不了的,他單手把George立起來,手掌托住那個小屁股,另一手在背部特定的位置順了兩三下,小George的肚子微微起伏,嘴裡發出輕輕的『嗝』一聲,濃濃的奶味在半空中飄散,皺著眉的小臉由哭轉笑,其他復仇者觀看這一幕的模樣就像在看變魔術。

順利拍出奶嗝後,George一下子就睡著了,Clint把他交還給他的父親,還現場示範了正確的手勢。第一個受教的對象是Steve,他模仿Clint的動作,把George架在自己肩膀上,左手托穩屁股,這個不難,關鍵點在另一隻慣用手。Clint說,大人的手勁太強,不能直接用手掌拍,要將手做出抓取東西的樣子,就像捧著紅蘋果,或者一顆小小的稚嫩心臟。
Steve嘗試按照Clint說的,他右手的手指拱起來,像一只火雞的爪子,只用指腹小力地往男嬰背上一拍──
熟睡的George咬著個奶嘴,Steve拍下去的那瞬間,奶嘴就從George的嘴裡噴出來,飛向正前方的窗戶。
窗戶上照出Bucky的臉,他瞪著Steve,與此同時,又有另外兩道人影映照在玻璃前,他們並不是從交誼廳正門走進來,而是憑空出現。眾人目瞪口呆地轉頭,就看見金髮藍眼的高大神祇站在那兒,他的腰間別著雷神之錘,手臂環住另一個黑髮綠眼的男人。
那是復仇者第一次正式和Loki打照面,他懷裡抱了一個嬰孩,背後的布巾又裹著另一個。就在眾人還來不及開口說話,Bucky也沒空對Steve發火時,Loki抬手打了個響指,那個尚未落到地面的奶嘴浮了起來,它從窗戶的方向慢慢往回飄,一路拖曳出亮晶晶的綠光,宛如在夜空中飛舞的螢火蟲。奶嘴飄到George嘴前,伴隨細碎的光芒進入溫暖的口腔,George面露滿足地吸吮它,甚至沒有醒來。

這是一場真正的魔術,或許也能說明為什麼惡作劇之神在復仇者大樓的日子如魚得水。雖然Steve口頭上不承認,Bucky知道,Loki當下打的圓場,他內心還是感謝的,只是這也更堅定Steve日後都要親手拍出George每一下奶嗝的決心,實情是反覆的練習下,這位新手爸爸的動作變得熟練許多,成功率也大大提升,在Steve沒有任務的時候是如此,至於眼下,本棟樓一半以上的復仇者都出外勤時,這份艱鉅的任務自然就落到Bucky頭上。
「把他給我吧。」Loki說,不知何時他已經吃完雪糕,他把木棍和包裝紙塞進Bucky手裡,再將George抱到自己身上。
Bucky一陣慒然,Loki的語調和舉止彷彿都有魔力,讓人無法抵抗,等Bucky回神時,他己經接下對方塞給他的垃圾,融化的黏膩奶水沾了他一手,George則從他的視野中越離越遠,Bucky想要伸手把George抱回來,卻被Loki制止。
「噓,」Loki按住Bucky的手,另一手穩穩托住男嬰的身體,「你不會真的以為,那兩個孩子睡著是Thor一個人的功勞?」

Loki住進復仇者大樓以來,這是他第一次抱George,男嬰趴在他肩膀上,意識朦朧,不鬧也不哭。這讓Bucky感到吃驚,George很好動,卻也怕生,從不會像這樣乖乖讓一個陌生人抱著。
交誼廳裡的電視沒關,上面正在播放一群矮個子的人拯救一個中土世界的電影,這部片重播過了無數次,所以沒有人的視線真正放在液晶螢幕上。影片中,有些高大的人也擁有魔法,他們有的穿白色長袍、有的穿灰袍、褐袍……這些人施法時都使用一根長長的魔杖,但Loki不需要,他在踏進這棟建築的第一天,就把身上唯一附有魔力的小盒子交給大樓主人去研究,自此之後,他的魔法源都來自他本身。
不過那不包括現在,Bucky看著Loki,Loki抱著George,他的手勢很熟練,就像他無時無刻不這麼做,George乖巧地待在他的臂彎裡,Bucky知道這不是魔法造成的,因為周遭沒有出現任何綠色光芒,此地唯一的綠是Loki眼睛和睡袍的顏色。
越過Loki的肩膀,George的眼皮一眨、一眨……他這個表情非常像Steve,小時候的Steve,George的睫毛也和Steve一樣,既長又密,每次在眨動時都讓Bucky擔心它會刺傷眼球。
四周的空氣沉靜了下來,只有電視裡的窸窣雜聲不止。從Loki的喉嚨裡傳出低鳴的、像溪水滑過谷間般的沉吟聲,那不是人類的語言,至少Bucky認不出它是哪種語言,他覺得那是一道歌聲,不難聽,若凝神聆聽越久,意識還會越不自主被旋律牽著走。
也好,這說明伴隨Roxanne和Vind入眠的不只是如雷的鼾聲。

「你在唱什麼?」Bucky忍不住問。
Loki搖搖頭,示意對方不要說話,他拍撫著George的背,細長的手指每一下都彷彿流洩出看不見的力量,George眨眼睛的速度越來越慢,呼嚕聲也變小了。此刻,他靠在Loki肩上,歪著頭看向Bucky,表情專注又呆滯。
Bucky想起兩小時前,他才和Steve通過電話,他們打開視頻功能,透過網路,Steve不停地朝George做鬼臉,那時George也用差不多的神情看向他的父親,說不出是思念還是茫然。Steve所在的地點和Bucky沒有時差,但他的背景色是一大片橘紅色的亮光,就像太陽永不西沉的白晝,事實上那是炸彈引爆時產生的火光,為此,Bucky不能讓電話講得太久,他和Steve都習慣那樣的場景,他們卻不想讓George那麼早就熟悉它。
所以Bucky和Steve說了晚安,掛上電話,獨自孤軍奮戰到現在。比起拍一個奶嗝,拆一枚炸彈還更容易些。不過目前事態有漸入佳境的趨勢,在Loki的肩上,在一個陌生人的懷裡,小George的眼睛居然閉起來了。
Loki這時把George還給Bucky,後者抱起男嬰,枕回自己身前,他手裡黏答答的木棍和包裝紙不曉得什麼時候不見了,一切就像是著了魔,聽著George規律的吐納聲,Bucky突然間不記得自己為什麼把他交給Loki,甚至忘記了為什麼他們坐在這兒。

「那首歌真不錯,」Bucky問,「誰教會你的?」
「我母親,」Loki回答,這個答案嚇了Bucky一跳,也嚇他自己一跳,於是他很快地說,「你的母親小時候不會像這樣哄你睡覺?」
Bucky陷入思索,有什麼東西在腦海中沉寂,又在同時甦醒,它像嬰孩眨動的雙眼,像飄忽不定的螢綠光芒,當你想抓住它時,光芒就消失在一片漆黑之中,「也許有,也許沒有,我不記得了。」
「無妨,」Loki說,他抓起Bucky的手掌,領它摸向George的背,「記憶也是魔法。」
熱度滲進Bucky的掌心,他閉著眼,思路在空氣之中流轉,他想像了一下曾經撫摸在自己背部的那隻手,那麼輕柔,充滿溫暖的呵護。那和Steve擁抱他的手不一樣,它也不是劈開大地的雷電,卻具有更無以名狀的力量。

就在這時,George的柔軟臉頰往前一傾,『嗝』,從他小小的嘴裡吐出溫熱無比的氣息,灑滿Bucky的脖子,溢了一鼻子奶香。
Bucky呆坐在原地,George靠著他完全地睡著了。Loki從Bucky身旁站起來,對他露出微笑,「晚安。」

评论 ( 34 )
热度 ( 246 )
  1. Graymalkin夜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