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文倉庫
錘基/盾冬主

© 夜藤
Powered by LOFTER

[錘基]Mate -13

01~0506~07080910111212.1


Thor:Loki,醒著嗎?
Loki:嗯。
Thor::)
Loki:你要幹什麼?
Thor:Roxanne和Vind也醒著嗎?
Loki:我在餵他們吃飯,如果你能不吵我就太好了。
Thor::)
Thor::) :)
Thor:……Loki還在嗎?
Loki:你能不能閉上嘴?
Thor:去找你我能嗎?
Loki:不行。
Thor::(
Loki:我說過了,我在餵Roxanne和Vind,你在這裡會讓他們分心。
Thor:他們吃飽後?
Loki:他們吃飽飯就要睡覺了,到時你更不能出現。
Thor:為什麼?
Loki:因為你很吵。
Thor::(
Thor:……:( :(
Thor:Loki :( :( :(
Loki:煩透了,有話快說。
Thor:我給你看個東西。
Thor:[傳送圖片-George .jpg]
Loki:這是誰?
Thor:Steve和Bucky的小孩 :)
Loki:給我看這個做什麼?
Thor:棕髮,藍綠色眼睛,可愛吧?
Loki:關我什麼事?
Thor:跟Roxanne是一對。
Loki:你做夢。
Thor:我等等去看你和孩子們能嗎?
Loki:滾。
Thor::(

Thor接連又傳了幾封訊息過去,Loki都不再有回應,他嘆了口氣,退出名為『What’s APP』的應用程式,然後將手機遞還給坐在一旁床上的棕髮男人。
「謝謝你,Bucky,」Thor說,「我還不太會用手機,也看不懂很多英文單字,謝謝你教我打字和使用這個叫作APP的玩意兒。」
棕髮男人把手機接過來,「不用謝。」
他手裡抱著一個髮色和自己相同的男嬰孩,嬰孩上周末剛剛滿月,只比Thor的兩個孩子大了五天。男孩是Steve和Bucky的兒子,取名叫George,這名字來自Bucky的父親。原本Bucky希望孩子能採用Steve的父親『Joseph』來命名,但Steve堅持他們的頭生子要和Bucky的生父同名。如果Bucky想用上Joseph這個名字,之後可以再多生一個——Steve樂呵呵地說。
Steve目前不在,他和其他的復仇者外出執勤去了,留下Bucky、Thor,還有忠誠可靠的AI管家Jarvis待在復仇者大廈。Loki和兩個孩子就位在樓上的客房,Thor頭頂的天花板等於客房的地板,金髮神祇望了天花板上的格線一眼,接著低下頭,深深嘆了口氣。
在Thor前方的Bucky面無表情,但這並不代表這個男人很冷漠,他只是不擅長表達情感。Thor知道棕髮男人心情不太好(即使如此他還是幫忙Thor和Loki線上交流,這也說明了男人的善良和耐性,Loki學習語言的速度比Thor快得多,不像Thor只會打錯誤的文法和一堆表情符號),因為對方內心掛念出外勤的Steve,卻無法跟著一同前往,他和Loki一樣都還在產後復癒期間,不可能到處亂跑。在Steve出門之前還為此和自己的Omega起了場小爭執,最後兩人以一個吻結束戰局,這個吻同時落在Bucky的嘴唇和George小小的臉頰上。
真好,Thor當下在一旁觀望這一幕畫面,內心想著,感情如此和睦的一家人,他由衷地感到欣羨。

「只可惜Loki不喜歡George——不,我不是說那種不喜歡。George好極了,他的髮色像你,笑容像Steve,臉型則像你們兩個,他瞳孔的顏色介於天空跟湖水之間,多麼美麗,」Thor慌忙地舞動雙手解釋了一長串,Bucky懷裡的男嬰張大眼睛望著他,滿臉好奇,「只是要讓Loki滿意實在太困難了。」Thor再度失望地垂下頭。
「沒關係,」Bucky拿起放在床頭的一杯溫牛奶,先嘴對嘴餵了George一口,自己再灌進另一口,「我們都鬆了口氣。」
Thor看著棕髮男人用手背抹掉嘴角的白色液體,他知道,對方並無惡意,就是說話直接了點。

※※※

客房裡的燈光調得很暗,Thor靜悄悄地推開門,再躡手躡腳地摸進房內。
當他越過房間中間的一張小床,來到靠近內側的大床時,啪地一聲,擺在床邊的夜燈亮了。
Loki就坐在床邊,他的雙手都盤在胸前,一根手指也沒動,那盞燈就這麼亮了起來,Thor則是像個被大大的探照燈照在臉上的犯人,他兩腳定在原地,前進後退皆不是,顯得無比尷尬。
「我說『閉嘴』,你還繼續講話,我叫你『滾』,你這就摸進房間,所以現在我是不是該請求你好好地活著呢?」Loki說,他的聲音壓得很低,清晰的咬字有如在細窄的山溝中潺潺流動的泉水,它們一一滑進Thor耳中,撓得Thor耳蝸發癢,胸口一陣舒爽沁涼。
Thor搔了搔一頭金髮,他轉頭看向身旁的小床,Roxanne和Vind並排躺在床上,他們都閉著眼睛,兩雙小腳掌後方是高聳的圍欄,圍欄四周包覆著厚實的隔墊,棉製的被單舖展在嬰孩身下,在他們的小腦袋後方是鬆軟不已的枕頭。

Thor彎下腰,高大的身軀折成一隻烤蝦的形狀,他的兩隻胳膊小心翼翼攀在床邊,圍欄是木頭製的,若他一使力就會把它壓垮,所以Thor只能將力道懸空,用艱難的姿勢傾身察看兩個嬰兒。
「他們睡得好熟。」Thor模仿Loki把音量壓到最低,他的句子幾乎是用氣音擠出的,就像在水底吐出一顆顆小氣泡,在Loki聽來似乎仍是如雷貫耳。
「噓,過來這裡。」Loki豎起一根手指,立在嘴唇前,另一手朝Thor招了招,後者又依依不捨地望了床欄中間一眼,接著移動步伐,溜到大床邊,挨著Loki身旁坐下。
Loki身上只穿了一件浴袍,浴袍下方是絲質的睡褲,他應該剛洗完澡,沐浴精和洗髮乳的芳香從他的髮間和皮膚上飄散出來,但Thor明白那當中更多的是Omega的香氣,那可不是任何人工造物能夠比擬的,「你今天還好嗎?」Thor問,他一手繞過Loki的身體摟住對方的腰,臉頰貼近對方的耳邊,這麼一來,他很確定這句話只有他們倆聽得見。
「在你出現之前都好極了。」
Loki的話語在舌尖盤旋,像一粒圓潤的果子,溜轉一圈後又嚥進了喉腔,Thor看著對方起伏的喉結,彷彿聞到果核的馨香從中往外逸散,他露出微笑。如果Thor擅長忠言逆耳,那Loki的絕技就是口不對心,一旦摸清了這點,Thor的小日子就能舒心許多。

為什麼Loki和兩個未足月的孩子會出現在復仇者大樓?這件事得從半個月前說起。
完成剖腹生產後的Loki,在他那座破舊的獸皮帳篷中躺了整整十天,頭三天他甚至沒辦法坐起來,因為創口復原的速度遠比想象中來得遲緩。為了能將兩個胎兒順利取出,並保持他們的呼吸暢通,Veena劃的那一刀相當大膽精準,還是直切,母體和胎兒的命是保住了,帶來的後遺症則是癒合不易。儘管事後Veena試著用魔法修復傷口,但她在術事方面的技能不及醫術,加上Loki的意識恢復清醒後,就再也不願意讓他人輕易接近他的身體,哪怕對方是他和兩個孩子的救命恩人也不例外。
Thor苦勸無果,若他說的話能對Loki管用,事情也不會發展到宛如血案現場的地步。獸毛地毯有一部分已經深深吸飽了濃血,羶腥味再也無法散去,除此之外地面上還到處有可疑的分泌物留下的汙漬,它們從門邊延伸到篷內,從一幕帳面蔓延到另一幕帳面,Thor幾乎能想象Loki是怎樣拖著大腹便便,在坪數不大的空間內來回游走,試著獨自忍耐巨大的痛楚,用魔法修補破掉的羊水,卻力不從心,最後在其中一個牆角倒下,他所倒臥的地方正是鮮血凝聚的中心點。
Veena在第三天就先行返回阿斯嘉德了,一來御醫的副手缺席太久會啟人疑竇,二來,Loki對她的敵意遠勝過感激之情,Thor可以想見Loki不會原諒有人在他意識不清時往自己身上割這麼一刀,換作Thor自己恐怕也難以接受,但Thor分得清事情的輕重緩急,也並非不識好歹之人,這就是他和Loki最大的性格差異,Loki寧願把所有人的好意推得遠遠的,杵立在驕傲中凋零。
若這件事只屬於Thor和Loki的私人情感,Thor或許會容許Loki這麼做,因為強制拉回一塊墜落的殞石不會有好結果,但,今天事情牽扯到兩條稚嫩的生命,一切都不同了。

「我看見Roxy的臉上沾著一撮白奶油,你又餵她吃蛋糕了?」Thor問。一聽見這話的Loki立即想起身,他一向注重儀容整潔,顯然對自己的疏漏很不滿意。Loki的手裡抓著一塊帕巾,Thor知道對方要去做什麼,但他一把拉住Loki將他拖回原處,「放輕鬆,她睡得那麼沉,你讓我別打擾他們的睡眠,那你也試著給自己放個假,把那撮奶油留給Roxy當起床時的甜點也不錯。」
「我不像你是個邋遢鬼,他們也一樣。」Loki瞪向Thor,但,他沒有全力反抗對方的動作。關於Thor的作為,Loki接受了一半,他乖乖坐回原處,不去干擾兩個熟睡中的嬰孩,那塊帕巾繼而從他手裡緩緩向上浮起,它像片羽毛般從半空中飄向嬰兒床,手帕先落到女嬰臉旁,擦掉那塊奶油,然後它又順勢移向一旁的男嬰,往他的小嘴抹了一把,男嬰的嘴唇蠕動了一會兒又閉上,彷彿在夢中咀嚼著什麼可口的食物。完成清潔工作後,那條帕巾宛如功成身退,它靜靜安躺在男嬰身旁,動也不動。
「但他們似乎遺傳到我的食量,我知道地球的食物很美味,不過你餵他們吃下的東西也太驚人了!Roxy才冒出第一顆牙,你就把切片的蘋果放進她嘴裡,Vind在一個晚上長齊了智齒和門牙,我第二天看見他的時候,他抱著顆胡桃嘗試咬開它的殼。」
「這等粗魯的基因,來自誰也昭然若揭。」
「是,你說的一點也沒錯,」Thor用嘴湊向Loki的耳垂,他的手掌沿著對方的衣襟向下滑動,貼住對方的小腹,那裡比他的掌面更加平坦,幾乎是向內凹陷,「其實我想說的是,你把他們照顧得太好了,偶爾也該對自己好一點。」

Loki在這場關係中對自己不夠好,歷經這九個月,Thor終於清楚明白。
表面上,他杜絕著Thor,然而Loki真正虧待的人是自己,從他最初在牢房的表現就能看出。肉體的摧殘對他而言只是最低階的折辱,他能在生理上吃盡苦頭,皮開肉綻鮮血淋漓,甚至與拷問自己的對象交合,Loki並非所有的行徑都依循逃脫生天為準則,Thor相信Loki一度作好了求死的準備,比起向阿薩神族低頭求饒,死亡算不了什麼。
所以Loki單獨離去,懷帶著Thor留給他的生機,金宮繼承人的一次性衝動開啟一個階下囚與兩條新生命的出路,這件事,Thor在當下渾然不察,而Loki有大把的機會讓他得知這項訊息,用宮廷醜聞、用政治恫嚇、用各種挾帶威脅的語言和方式。
Loki卻剔除了上述作法,做出獨一無二的選項。在冰天雪地之中,一個Omega,兩顆蠢蠢欲動的小心臟,他獨力負擔了它們三個月,Thor相信即使沒有自己的干預,Loki也不會在途中誅殺這兩名胎兒,比起尋死,絕處逢生更符合Loki的本質,那和慈悲無關,和與生俱來的韌性有關。

「我吃不慣這裡的食物,這件事我告訴過你了,一等Roxanne和Vind滿月,我就要帶他們離開這個地方。」Loki將Thor的手掌扳開,不確定他是想阻斷這份親密,還是Thor弄痛了他的縫口,無論是哪一項,Thor都順從Loki的意願,他將手掌移開,改用手臂輕輕環抱住Loki的肩膀,對方沒有拒絕。
「等他們滿月後,對食物的需求量會更大,活動力也變得更強,屆時你打算帶著他們上哪兒去,回約頓海姆?不,Loki,那裡沒有人可以照顧你們。」
Thor說的沒有錯,南村的士兵在Loki臨盆半個月前就已撤守據點,因為當時的Loki已沒有足夠的魔法同時控管軍營和餵養胎兒。等雙胞胎呱呱落地後,Loki又花了對等的時間休養生息,在跟著Thor來到地球之前,他始終沒把那支傀儡軍隊再召回來。
「我能照顧好我自己,至於我們的去處,你用不著操煩,反正不會是阿斯嘉德。雖然欣賞十二主神氣得跳腳的畫面有益我的身心,可是讓那幫老頭對著我的孩子們指指點點?我不會好心到提供他們和人民這項娛樂。」
「所以你們會去哪裡呢?我知道,你認為我沒有干涉的權利,事情一向都是如此,我是個管不住生殖器和精液的Alpha,在你眼中我估計就是這麼個存在。沒關係,早先我也說過,我不在乎你對我怎麼想,我只在意你和兩個孩子,你或許沒有善待自己的計劃,可是你的計劃中一直有Roxanne和Vind,你所做的一切都在為他們考慮,不然你也不會答應帶著他們和我來地球。」

Loki沉默不語,剛才Thor說話的音量有些超出分貝,但他難得沒有出聲制止。能把Loki堵得回不了嘴也是Thor少見的功績,雖然Thor並不因此沾沾自喜。
在南村的帳篷裡待到第四天,少了女醫官的照料,糧食短少、環境惡劣,就連最基本的飲水都成問題。因為約頓海姆的降雪夾帶著天邊的霧靄與塵埃,無論九界哪個地帶發生戰事,汙濁的空氣都可能隨著竄動的因子滲入蟲洞,在偌大宇宙中恣意飄流,再被它處的能量給刮捲吸附,形成該國度自身的災害。
這陣子Thor接下來的雪水已經髒到不能喝了,Loki試著用魔法將其淨化,效力也因為術士的體能而受限,兩個大人能接受粗食汙水,但拿這些東西餵進兩個新生兒的嘴裡?這件事別說Thor無法容忍,Loki也不能,他們倆頭一遭在同一件事情上達成前所未見的共識。

Loki不可能再接納來自金宮的外援,Veena的事已經踩了他的貓尾巴,於是,Thor轉而向地球上的伙伴們求助。
『什麼?事態聽起來很嚴重!這種時候你就得給他餵進大量富含膠原蛋白的食物,德國豬腳、海參、魚皮魚翅,如果不介意重口味的話吃一整隻鱉是最補的。』
『Tony,一聽就知道你沒有剖腹生產的經驗。聽我說Thor,既然Loki身上有刀口,還是直切,補充過多膠原蛋白會增生皮膚張力,反而容易留下疤痕。』
『說到處理疤口,Nat絕對經驗豐富,她的腹部和肩膀都有──不不,Steve,我沒有得罪的意思。』
『我再次代替Bucky犯下的過錯致歉,因為他和George在房裡睡覺。Thor,雖然Bucky是自然產,但營養的補充過猶不及,所以到現在我也只給他吃紅肉、雞肉、魚肉,還有豆類和牛奶,攝取最基本的蛋白質和鈣質,我想這樣就足夠了,它們也是Loki目前所欠缺的。最重要的是,絕不能讓孩子挨餓,尤其你的雙胞胎早產了快一個月對吧?請務必讓他們食用大量乾淨的水和奶製品,如果情況許可,我覺得你最好說服Loki帶他們離開約頓海姆,那兒實在不是個照顧孩子的好地方。』
『我是個單身軍人,對於照料妊娠前後的Omega一竅不通,Thor,我想你按照隊長的話去做準沒錯,畢竟他是新手爸爸。』
『我是單身Omega,我想,上述意見都很重要,控管好產後的Omega情緒則比什麼都來得艱難。』

面對伙伴們來自四面八方的建議,Thor只能囫圇吞棗地猛點頭,然後抱著一大堆相關補品從地球折回約頓海姆。
這一趟往返,Thor勞煩的不是Heimdall,他使用了更簡便的方法。助Thor一臂之力的人是Loki,關於這點,Thor感到非常驚訝,他沒有想過Loki會願意與他分享這個秘密,或許如Thor所說,為了兩個孩子,Loki能打破許多原則。
Loki使用的是遠古冬棺,那是約頓海姆的鎮國之寶,其能量幾乎和宇宙魔方與乙太同樣強大。它原本為King Laufey所持有,卻在多年前簽定和平條約時當作交涉禮物送進了金宮的寶藏庫,在Odin看來,Laufey願意放棄那麼重要的一件寶物極其不可置信,或許這和當年約頓海姆的國力衰敗有關,但Odin認為一旦逮到時機,有朝一日King會將它從阿薩神族的手中奪回,Loki的看法和Odin一致,所以,他給自己留了一著暗棋。
Loki當然沒有偷走整個冬棺,那目標太顯著,簡直像安裝個大型追蹤器在身上讓人來抓他,他只是攫取了一小部分的能量,再將那股能量收納在一個更小的、不起眼的容器裡。Loki自行設計了一個金屬盒,它的材質能抑制暗物質的揮發,也能防止外來的窺探,盒子非常的小,平日Loki將它鑲在鍊墜上,配戴在身前,當他被抓進牢裡時,他就將金屬盒塞進最內側的牙洞裡,即使Thor的舌頭往他口腔內翻攪時也搜不出它的存在。
這就是Loki逃出阿斯嘉德的秘密,一小撮暗物質不能偷渡一列軍隊,供他一人逃脫則綽綽有餘。意謂言,只要Loki有心,他隨時都能離開阿斯嘉德,他掖著這個小盒子已經有好幾百年的時間了,為什麼他拖延到Odin深眠時才逃走呢?這件事除了Loki外無人知曉。Loki第一次出走時被金宮的禁衛隊攔截,是因為Odin算準了他逃離的路線,眾神之父對惡作劇之神的把戲洞悉到什麼樣的程度,同樣也只有Odin本人才知曉。但第二次,Loki從地牢內銷聲暱跡,就再也沒人攔得住他,因為這一次栽在他手裡的是Thor Odinson。

運用Heimdall之力,開啟彩虹橋,每次都大費周章,引發過多的動靜與關注。所以,當Thor決定前往地球時,Loki將項鍊拿下來,掛在對方脖前,然後撥弄了一圈鍊墜,Thor隨即被捲入一團高速旋轉的時空渦流,轉瞬再睜眼,他已經站在復仇者大樓的天台。
Tony對於Thor沒再燒焦他的天台地磚或花圃草坪深表感動,諸多補給品中,他無疑是最大的供應者。但Tony還來不及追問Thor是使用什麼彩虹橋以外的能量穿梭蟲洞自如,Thor便再度撥轉鍊墜,風風火火地趕回了被凍結的國度。
有了四個月前那趟杜拜之旅的經歷,對於Thor帶回的地球食物,Loki並非全然陌生,可是每樣東西他都吃了幾口就吐掉,這不是單純的嫌惡,而是源自生理上的排斥,Thor看得出來,他能分辨Loki佯裝鄙夷和真正難受的模樣。
雙胞胎倒是食用得津津有味,他們成長的速度驚人,待在帳篷內的第六天,喝水和餵奶已無法滿足兩副小小的胃袋,第七天,女嬰和男嬰就開始長牙齒,他們像囓齒類的動物,會把每一項抓住手裡的東西放進嘴巴裡啃咬。第八天和第九天,存糧已被消耗了大半,它們一部分進了Thor的胃袋,另一部分被兩張小嘴分食,Loki的胃口則依然差強人意。
於是第十天,Thor再次提出前往地球的建議,可是這回他要Loki帶著孩子和他一起去。因為雙胞胎已經脫離了襁褓,開始滿地亂爬,帳外的雪飄個不停,包裹嬰孩的布巾根本不足以保暖,地面與周遭環境的髒汙也讓兩個小小的身體染上了一絲濁臭味(這是Loki特別不能忍受的一點,Thor心知肚明,尤其這些汙濁還來自Loki本人),來來回回搬運糧水也不是法子,無論從哪個角度看,地球都是更適宜的坐月子場所。
比起兩個孩子,事實上Thor更擔心Loki,有著魔法的護航,雙胞胎相當健康,就像汲取了充足養分後迅速拉拔的樹苗,但埋藏在土壤下日漸乾竭的樹根卻令人憂慮。當然,Thor沒有把自己的顧慮說出口,Loki也罕見地沒有辜負Thor內心的期望,南村已是空城,Loki臨走前什麼也沒收拾,他只收拾了自己的行裝,好讓外在看上去體面一點。Loki讓Thor抱著Vind,他自己則抱著Roxanne,他和Thor的一手同時握住鍊墜,讓它帶領著兩大兩小飛往復仇者大樓的天台。

半個月後的現在,Loki撥開Thor的手,他從床邊站起來,走向嬰兒床。
這張床和這個客房都是大樓主人的饋贈,平白接受饋贈不符合Loki的習性。在Thor帶著Loki和兩個孩子抵達的那一刻,復仇者們剛好都在,眾人聚集在交誼室共度電影之夜。Loki和Tony上一次會面時的場景不怎麼愉快,這回,他一見到Tony,就先主動伸出手和對方握手,Loki把那個透出寶藍色光芒的鍊墜放進Tony的掌心,並表示在他們借住的這段期間,Tony可以在實驗室裡自由地研究這股能量。
可想而知,Tony樂歪了,Loki和兩個孩子則獲得了無限期的客房租用權,租金是迷你冬棺。除此之外,Loki對其他復仇者也展現出異於過往的友好,別說是Thor,其他人也被嚇得不輕,眾人所不知道的是,對惡作劇之神來說,禮儀也是一項武器,在面對不熟悉的環境與人事物時它更是無往不利。沒有人會拒絕一名彬彬有禮的紳士,尤其這名紳士還帶著兩個嗷嗷待哺的幼孩,以及一個搞不清楚狀況的孩子的爸。

「地球人的衣著品味就和他們的食物一樣挑戰我的極限,」Loki說,在他面前的雙胞胎睡得打呼嚕,Roxanne身上穿著藍色碎花小洋裝,Vind則是紅色斑點的連身褲裝,「這不是批評,而是文化差異,就像你習慣了你的鎧甲和披風,讓你成天裹在針織衫和卡吉褲裡,你也彆扭得很。」
Loki的眼睛看著兩個孩子,嘴裡的話卻是對Thor說的,Thor察覺到了這一點,於是他也離開床舖,來到Loki背後站著,此刻他穿的正好是Loki描述的那一身行頭,Thor得承認它們確實束手束腳。
「可是這兩套衣服是Roxy和Vind自己選的,」Thor把下巴輕輕枕在Loki的肩頭上,確定對方沒有抵抗,他才加重力道,「他們看起來喜歡得要命。」
「Natasha和Sam抱他們去童裝部,一把他們放到地面,他們就各自爬向這兩件衣服,因為那裡沒有更多的選擇。」
「也許我們的孩子會比我們更親近地球人。」
「這就是我不想見到的,」Loki遲疑了一陣,「我打算帶他們去華納海姆。」

Thor愣住了,讓他錯愕的有兩個點:第一,Loki居然在透露內心的計劃,這樣的事史無前例,第二個讓Thor吃驚的則是計劃的內容。
「你在華納海姆有落腳處嗎?」
「那是我母親的故鄉。」
Thor再度陷入沉默,這次他的沉默帶著了然。他從來不敢過問Loki生母的事,唯一提起的那回,他光溜溜地被Loki扔到了國王十字火車站,這是Loki頭一遭主動向Thor說起自己的母親,這讓Thor感到欣喜,卻也更加茫然無措。
「所以……你決定放棄在約頓海姆召兵買馬,你不打算與你的父親為敵了?」Thor試探性地問。
Loki的手指原本撫摸著木製圍欄,現在他把手放下來,臂肘俯貼在身側,「Thor,質疑Laufey治國能力的不是只有我,你在南村看見的那些霜巨人,我對他們施的也並非傀儡術,他們心中都有相同的意念,我所做的只是將它們強化罷了,從邊疆村落的貧瘠,你能看出這個國家的主子被困在世代交替的兵權之爭裡,導致民不聊生。南村的霜巨人不聽、不聞、不看,一味埋頭煉冶兵器,那是我封閉了他們的五感,讓他們依存心中意念行事,現在他們作鳥獸散,是我驅趕了他們,短暫性的,當我們前腳踏出約頓海姆的國土,那群霜巨人後腳便重新聚集,回到屬於他們的村莊。有朝一日,如果國內戰事興起,用不著我策動,這些霜巨人也會抓起手邊所有的兵器對抗Laufey,因為中央權力分裂,第一個遭殃的就是邊城人民。」
「Loki,我很感激你對我說了那麼多話,這或許代表你信任我──關於這件事你不用回答,但你同樣也沒回答我的問題,當霜巨人群起反抗Laufey時,你會在哪裡?你把Roxanne和Vind送到華納海姆,屆時你也會和他們待在一塊兒嗎?還是騎在第一匹衝鋒陷陣的戰馬上?」
「做人不要太貪心,」Loki轉身,背倚著床欄,他抓起Thor的雙手,神情柔和地望向對方,每當Loki這麼做時,Thor就知道他又準備轉移話題了,「一次問一個問題就好,而現在發問權落回我手上。我想知道的是,你要繼續站在這兒跟我紙上談兵,還是做點別的實質性舉動?容我給你個暗示,你說話的聲音實在太大了,會吵到孩子。」

Loki嘴帶笑意,目光流轉,語調溫柔得讓人無法抗拒他的任何要求,但Thor很生氣,他氣自己連發怒的勁道都提不起來,因為那確實會吵醒Roxanne和Vind,還會破壞眼前的大好氣氛,他更氣Loki無論對他使出相同的技倆多少回都屢試不爽,只有笨蛋才會在同一顆石頭上跌倒。
Thor咬著牙忍下某些被撩撥的念頭,「你還沒完全康復,我該讓你多休息。你太瘦了,明天早上我去給你買份甜食,你跟Roxy都喜歡這裡的蛋糕,對吧?」
「而Vind喜歡所有的油炸食品,那對他的腸胃很不好,所以,不准再買速食店的東西給他。」
「我看見他留在你衣服上的麵衣了,」Thor伸手拍了拍Loki浴衣的肩線。即使到了這兒,Loki也不作地球人裝扮,顯然除了西裝外沒有任何設計款式能入他的眼,他只穿浴袍,反正他成天也只能待在屋子裡。唯有浴袍和Loki在金宮與約頓海姆的便衣外形相近,平日他也不用地球人流行的嬰兒揹帶,當他需要同時照顧兩個孩子時,他就自行變出一條長長的絲綢,將一個孩子抱在手上,另一個繫在身後,Roxy很黏Loki,成天都讓他抱著,Vind則很多時候都趴在Loki背上睡覺,每睡醒一次就又長大幾吋,Loki的背骨被越拉越彎,衣服上沾滿了Vind的口水和小嘴印上去的油漬,「他們倆都這麼依賴你,幾乎要讓我吃醋了,而我甚至不曉得該吃誰的醋好。」
「等Roxy再長大一點,肯定追著你屁股後面跑,到時你就會懷念現在的日子。」
「你怎能這麼有把握?」
「你這張臉不就是專門用來騙女孩子的麼?」

Thor啞然失笑,倘若這是Loki對他的誇獎,那真是說不出的悅耳。
「那麼,你要做好被Vind死纏爛打的心理準備,」Thor把Loki拖向自己,抵著他耳邊說,「一個像你,一個像我,公平得很。」
「我希望Roxy能比我更有出息點,選個好伴侶。」
「所以我說George很不錯,你看Steve和Bucky是多麼棒的人。」
「你現在就給她物色對象會不會太早了?再者,神族和人類的生命年限有著極大的差異。」
「George還沒滿月,能爬也能坐,下個月搞不好就能站起來跑跳了。他吃進去的食物量也不輸給我們的孩子,我想這是超級士兵的後代優勢,沒準兒George能和神族的後代一樣長壽。」
「你在假設的是一場模糊的未來。」
「未來本就模糊難辨,即使命運三女神也無法將其捕捉。」
「我倒是能準確捕捉一件事。」Loki勾了勾嘴角,一手伸向Thor的褲襠。

评论 ( 20 )
热度 ( 5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