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文倉庫
錘基/盾冬主

© 夜藤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Be Young Man -04

010203

Steve迅速拿起盾牌,護在身前,爆炸的震波重重砸在盾面上,把他整個人彈飛了出去。
『偽』美國隊長的處境和Steve相同,他們倆一大一小,同時被半圓弧狀的氣場給彈開,身體越過甲板右側的護欄扶手,雙雙飛向海洋。

「上帝,」Tony的聲音在復仇者共用的頻道中響起,「我剛才看見了什麼,兩塊法蘭西餅乾,一個大塊一個小塊,從船邊飛出去掉進海裡。小塊的那個是不是Steve?Steve,伙計、老頭、孩子?你聽得見我說話嗎?」
「我猜Steve的耳機掉了,」Natasha說,她的背景傳出不少雜音,聽起來像是她正疾速移行中,時不時還有拳頭砸進肉體的聲響,「Tony,你現在別靠近甲板,船尾有易爆氣體外洩,你的離子炮和光束槍簡直是最佳助燃物。」
「我想走也走不開啊,這幾隻大鳥太迷戀我,巴不得一口吞了我。」從Tony的音頻中傳來此起彼落的機槍轟炸聲響,與船上的背景聲相互呼應。所幸,氣爆只延伸到倒數第二個貨艙就停止了,貨艙的建材都是防火材質,然而船尾的船舶已開始起火燃燒,焰腳沿著木頭製的甲板一路竄升,直奔船首。
「這裡的火球很快也要把我們吞掉了。」Clint邊說邊就近用他的箭矢捅向其中一名九頭蛇的頸窩,再迴身射穿另一人的眉心,這是制止敵方再胡亂開槍的不二法門。
「我需要你再掩護飛船幾分鐘,Tony,讓我把船員全部送進機艙,辦得到嗎?」Sam拍下胸甲前的按鈕,啟動獵鷹裝,他攔腰抱住甲板上的一名船員,鼓動翅膀將對方送上天空,因為神盾局飛船的繩梯在幾秒鐘之前被子彈打斷了。
「如果你們高喊『Hail Stark!』我就能辦到。」
「去死吧Stark(Hell Stark)!」
「閉嘴。」
「幹正事。」
「嘿,說好的隊友情都到哪兒去了?還有那支落海冰棍打算怎麼處置?」
「等我擰掉剩餘的幾隻蛇頭就下去找Steve,這批人活像敢死隊,子彈不用錢的亂打,想自殺還要拖整船的人陪葬。」Natasha說。
「附議,不過下海這項工作交給我吧Nat,妳的識水性沒我好。」Clint說。
「還是讓我來,等我護送完最後幾名人質。隊長會同意我這樣做。」Sam說。
Bucky什麼話也沒說,他跨步走向護欄,朝海面俯瞰一眼,隨即雙手往欄杆一撐,傾身跳進大海。

Steve似乎聽見Bucky喊他的聲音。
事實上他什麼也聽不見,他塞在右耳裡的通訊器在爆炸第一時間就被震飛了,當Steve仰面栽進海洋時,大量的鹹水灌進他的耳朵,徹底阻絕掉聽覺。
於是他拼命睜大眼睛,渴望看清甲板上的光景。巨型氣船像一片樹葉飄浮在頭頂上,葉片是漆黑的,海面則像一大塊透明的水晶,陽光透過水晶橫切面一一照進海底,卻照不亮Steve的視野。
他手裡還握著盾牌,汎合金的重量和浮力讓他懸滯在三尺的水深處,他奮力划動雙手,細瘦的胳膊能產生的抗阻力卻很有限。他該感謝爆炸震波把他震得夠遠,有數團黑影跟著Steve一起砸進海中,目測是同樣被波及的九頭蛇爪牙,他們還來不及游離船身,就被船底下的渦輪漿片給捲進去,腥紅色的血液隨即在暗綠色海底瀰漫開來。

他的伙伴肯定不在那兒。Steve心想,他的視線追逐著陽光。
Bucky一定不會在那兒。因為Bucky是游泳好手,在水中就像隻海豚那樣活躍,即使對方落海,也有能力在最短的時間內脫困。Steve很慶幸自己跟來了這裡,哪怕遭到所有人的反對,反對的人也包括Coulson在內。
『我的同伴,你最信賴的那群人,他們有銳利的目光、清晰的感官、精準的敏度和優秀的戰鬥力,他們有的人甚至能飛上天。』出發之前,Steve曾對Coulson這麼說。
一道似鳥的黑影從正上方的天空划過去,那是Sam和他的翅膀,Steve認得出來。金色與紅色的光芒交錯著在海平面閃爍,伴隨時不時響起的引擎作動聲,那是Tony與他的盔甲。
『可是他們依然需要向心力。如你所說,缺乏信念的人當不了贏家,信念是一劑強力膠,能把七零八落的心志牢牢黏合在一起。』
沒有接連的爆炸聲,也沒有更多人的身體像炮彈砸入海中。Steve鬆了一口氣,氣船下方的漿片在海底刮起一條長長的漩渦,渦輪正中心就像張大嘴的鯨魚,等著更多的糧食投餵。Steve不需要他的伙伴以身犯險,他能靠自己的力量掙脫困境,他一翻身,轉變成頭上腳下的姿態,他雙腳在身下猛踢,抵抗著強大的水壓。Steve對自己在水底生存的能力有信心,因為教他學會游泳的人正是Bucky。
『眼下的我沒有強壯的身軀,沒有以一搏十的怪力,我也不會飛,甚至沒有一件適合我穿的制服。』
Steve極力游向上方,他的腦袋一冒出海平面,水面折射出的光線扎疼了他的眼睛,數十枚機槍射出的子彈則像雨點一般落下,Steve立刻舉起盾牌格檔,彈頭在他的頭頂敲出刺耳的叮咚聲響,把紅白藍的烤漆擦出一條條焦黑的刮痕,廢棄了的彈殼盡數落入海中。
『然而一旦有我在場,復仇者的任務就不僅止是殺敵,他們會撥出一部分的心思來守護隊友,守護的意念比什麼都來得重要。』

Steve左張右望,他在尋找造成這一切的元凶。在斜前方約百尺外的海面上,Steve看見了另一塊紅白藍圓盾,它的盾身出現了一大片三角型的裂縫,就像被切碎了的蛋糕,摻入雜質的合金終究做不到無堅不摧,那面殘破的盾牌隨著起伏的浪花恣意飄浮,乏人問津。
順著盾牌的落點,Steve移動目光,隨後他看到了那名偽造者,『偽』美國隊長的身體裹著濕答答的緊身衣,金髮也濕透了,有一台敵機貼得離海面特別近,對方的手攀到了機艙扔下來的繩梯,機尾的引擎大力催動,『偽』美國隊長跟隨機體向上爬升,打算逃跑。
Steve轉頭望了泊在遠處的船隻一眼,他看見火焰幾乎佔據了船身的一半,五枚球狀貨艙有兩枚被火勢吞沒,艙體尚未爆炸,卻也是時間早晚的問題。Steve敲了敲右耳,嘗試呼叫,卻發現他怎樣也聽不到從耳內傳來的回音,他的耳機應該是遺落了。
突然間,一股怒意有如火舌從Steve的胸腔蔓延至大腦,他感受不到海水的冰涼,炙熱感囤積在他的四肢百駭。Steve使勁將手上的盾牌擲出,破空的圓盾高速旋轉,逕直飛向敵機垂降的繩梯,並且割斷了繩子,原本掛在梯面上的『偽』美國隊長來不及往上爬,壯碩的身體便連同斷落的繩索直直下墜,掉回了海裡。

Steve把盾牌嵌在身後的揹帶,彎身鑽進水面,朝海底游去,和另一個自己扭打在一塊兒。
這個男人並不在乎同伴的生死,Steve心想。他把一大口氧氣憋在肺葉裡,嘴中只吐露細小的泡沫,相對地,斯庫魯人吐出的氣泡就和他的身體划出的水花一樣驚人,外太空缺乏水份,沒有海洋,這裡不是斯庫魯人適應的戰場,他終究還是怕死的,卻罔顧其他人的性命。
Steve雙手雙腳都纏在『偽』美國隊長身前,他們拉扯著對方的衣服,Steve在水底也聽得見強化橡料被一一撕裂的聲音。斯庫魯人非常完美地模仿了美國隊長,他有Steve變小之前的結實肌肉,強而有力的肢體和拳頭,但他揮出的每一拳都無法對Steve構成傷害,水的浮力弱化了這些力量。
在這片水底,力量和生命都是平等的。Steve很高興自己來到了這兒,他最初把自己推向戰場時並不是要避免遭遇這類的事,而是要避免成為這樣的人。
無論強大與弱小,恃強凌弱都違反了Steve的信念。
斯庫魯人各別擊破的策略終究有其效用,復仇者為了救人而被分化了集中力,並無暇顧及在各個角落衍生的小細節。Steve無法想象,如果他沒有提出警告,他的伙伴會落入什麼樣的境地,那些自衛用的槍彈很可能回過頭來,反噬救援者的性命。
Steve想象了Bucky在爆破中粉身碎骨的模樣。
他不認為自己能承受這個。

從Steve嘴裡吐出來的氣泡越來越多了,他的對手發現他的難纏,死命地想要將他擺脫掉,『偽』美國隊長抱住Steve的小腦袋,用膝蓋頂進他的腹部,即使在水壓與浮力的抵銷下,這一記還是令Steve吃疼,他的雙手才稍一鬆開,『偽』美國隊長就朝他狠踹一腳,把Steve踢得離自己更遠,接著奮力向上方游去。
Steve眼前一陣發黑,他的身體跟隨身後的盾牌下沉,隱隱約約的雷聲透過海水滲進他的耳膜,令人聯想到世界崩塌的聲音。這時,有一道銀光竄進海平面,與雷擊帶來的壓迫感相反,銀色的光芒柔和地在晦暗中擴散開來,它湧向Steve的周身,一股溫暖堅實的力道環抱住他並將他向上方托,這樣的觸感對Steve而言無比熟悉。
當Steve的腦袋重新浮出水面時,從雲間灑落的陽光在他頭頂舖成一片光譜,若隱若現的雷聲仍在持續,Steve將它解讀成是自己的耳鳴。在他正前方,他看見了那道銀光的動向,Bucky就在Steve眼前,左手臂從碎裂的袖子中露出來,那正是光源的起始。Bucky正划動他的左臂和右臂朝『偽』美國隊長游去,一如Steve所說的,他的動作在水裡靈活得像條魚,Bucky三兩下就追趕到敵軍身後,他伸出左手圈住對方脖子,從Bucky勒緊的力道看來,他下一秒就能擰斷對方的頸骨。

「慢著!」Steve大喊,他的喉嚨灌進了不少飽含鹽份的水,聲音因此顯得沙啞,就像是剛踏進變聲期的少年。『Bucky』這個字幾乎要滑出Steve的舌尖又飛快被他嚥回嘴裡,他不會再犯同樣的錯。
Bucky聞言,他抓著『偽』美國隊長的身體轉過半圈,正面面向Steve,他勒在對方脖子上的手仍未鬆開。Steve以最快的速度游向兩人,他看向被Bucky箝制的『自己』,心說這幕畫面真奇妙,Steve深信自己和Bucky一輩子都不會再落入這樣的敵對模式,他知道Bucky和他有相同的想法。
Steve湊近另一個自己,後者像是Steve在鏡中見到的模樣,此時卻流露出一絲早先沒有的驚恐,那同樣是Steve鮮少出現的表情。
「嘿,我是Steve Rogers,」Steve對假面皮底下的斯庫魯人說,「你弄錯了盾牌的使用方法。」
Steve將手伸到背後,抽起他的汎合金盾牌,對準『偽』美國隊長的腦門敲下去,這一下剛好讓對方陷入昏迷又沒有徹底要了對方的命,復仇者需要可以一個問訊的活口。

『偽』美國隊長卸下了Steve的面容,變回斯庫魯人頁岩般的皮膚,對方緊閉著眼睛,下垂的眼皮像兩隻金魚堆積在眼臉上。Bucky一手拖著對方笨重的身軀,另一手伸向Steve,同一時間Steve也張開雙手把Bucky抱住,兩個人的額頭和胸部狠狠地撞在一塊兒。
「你這個渾蛋!」Bucky說,他的手摟得Steve太緊,幾乎讓Steve喘不過氣來,「無賴,」Steve悶悶地說,他貼在Bucky的胸口上,聽見對方清晰有力的心跳聲一陣陣傳來,嘴角堆滿了笑意,「我沒淹死也快被你給勒死了,給我作個人工呼吸?」
Bucky將手順著Steve的腰際往下滑,在水底捏了一把Steve的屁股,他的下巴接著上揚,「那裡有觀眾。」

Steve順延Bucky的視線往頭頂看,距離他們最近的是神盾局的飛船,它的外殼已經滿目瘡痍,防禦系統也隨著動能的銳減而漸漸消退。單憑Tony一個人的護航顯得欲振乏力,儘管鋼鐵人的核融爐能不斷供給新能量,包裹在盔甲中的依然是血肉之軀的凡人。
Sam正好將最後一名船員送進機艙內,他的翅膀就和身體一樣傷痕累累,這時,意想不到的援軍出現了。九頭蛇的敵機呈現三角形的陣式將神盾局飛船鎖死在正中央,讓它無處可躲,在最前方那一架敵機的機翼卻站了一個人,他的身形高大無比,火紅色的披風與金色長髮隨風飄揚,他腳底把機身踩穿了一個大洞,手裡握著的Mjolnir與天空中閃動的雷電交織牽引。
「老天,是Thor,」Steve驚呼道,原來早先他聽見的雷聲不是幻覺。他下意識地去摸自己的右耳,這才想起他搞丟了通訊器,Bucky見狀,不等Steve開口,他便拔下自己的通訊器交給Steve,Steve立刻將它接過來,對著麥克風喊話,「Natasha、Clint,你們還在船上嗎?」
「小不點,你終於上線啦?」Clint隨即搭腔,「你自己回頭看看,這艘船差不多變成了烤箱,很快就要進化成自爆的微波爐。船上的人員已經全數撤離,你發問得真是時候,我和Nat正準備花式入水。」
「不,那太危險,水底的渦輪馬力太強,你現在也沒有時間回駕駛艙降低轉速。Sam,你聽得見我的聲音嗎?你是否還有力氣接一趟Clint和Natasha?」
「那有什麼問題,隊長,我還能順道帶上你和Bucky。」Sam邊答話邊從機艙門前折返,重新朝甲板的方向飛去。
「你聽起來比你表現的更疲憊,Bucky和我會另外想辦法。Tony,請你飛到Thor身邊,告訴他落雷儘量不要打在船隻上,Thor沒有通訊器,這件事拜託你了。」
「還用你說?你以為雷神至今沒有把俄羅斯船炸成旗魚串是誰的功勞?不過我想距離這一幕的發生也不遠了,LNG船的防火塑料就算有5VB的等級也扛不住長時間的高溫烘烤,這艘船我們是註定要賠給俄羅斯人了,賠款金額就交給國防部的那些禿頂老頭去傷腦筋。」
「你說的對,現在我們能做的就是逮住始作俑者,還有把損害比率降到最低。Bruce,你在線上嗎?」
「你們總算想到要把我加進公用頻道了,隊長,」Bruce久暌的聲音響起,他聽上去既焦慮又無奈,「還以為你們壓根兒忘記我也在這架飛機上。」
「親愛的,你必須理解我們的苦心,稍早那場大混戰沒讓你加入是為了你的心理衛生著想。」Tony說。
「難道我就不會用自己的眼睛看?」
「好了,通通別吵,」Steve用半變聲的童腔發號嚴正的施令,「Tony和Thor,你們負責破壞敵機的動力來源。Sam,把Clint和Natasha送回機艙後你們就關上艙門,別再離開機身半步。Bruce,你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
「放心,」Bruce說,「綠色的大傢伙等著出場很久了。」
「需要我等等唱首安眠曲嗎?博士?」Natasha問。

火勢將偌大的LNG船身全數吞沒,被焰舌包圍的貨艙開始溶化,大量甲烷從中洩出,與周遭的惰性氣體結合,空氣組成分子瀕臨易爆的最高點,一觸即發。
Thor如實遵守Steve的指示,他甩動錘柄,在三架敵機之間來回飛竄,由Mjolnir召喚而來的閃電一一貫穿機翼與作動中的引擎,儘管飛機駕駛將機槍瞄準了雷神瘋狂掃射,子彈打在神祇的鎧甲和軀殼上卻都不經用。
第一架敵機因之墜毀,在機身下墜的過程中,駕駛啟動了迫降模式,將機座的防護罩掀開,座椅連同座椅上的人一併彈出,卻在半空中被鋼鐵人攔截,Tony逮住了敵機的正駕駛並把對方拖回神盾局的機艙內,另一個偵訊對象取得。
第二架、第三架敵機繼而殞落,人類的科技造物在神祇與大自然的力量面前顯得不堪一擊。在不遠處的海域仍有其它船隻出沒,儘管復仇者擊落敵機的地點避開了這些船隻,但雷電與炮擊在空氣中擦出的熱能和大量火花,已經到達了天然氣可承受的飽和程度。

於是,LNG船上的貨艙爆炸,第一個、第二個、第三個……引爆有如骨牌效應般接二連三地發生,直到全船陷入火海。
Bruce在這時拉開艙門,算準了間距,縱身跳出。他的凡人之軀在半空中變化成Hulk,巨大的綠色身體俯壓在船身上,不偏不倚。
Hulk的體重將整艘船往下壓,最後一顆貨艙因而在海底爆破,海中的魚兒們因為突如其來的巨大震波四散奔逃,海平面也同樣產生劇烈的晃動,大部分的爆炸威力卻都被Hulk的身軀給擋了下來,就像在悶燒鍋底下爆開的玉米粒。

爆炸的餘波逐漸散去,在海面上左搖右晃的船隻也一一趨於平穩,除了船員們抱著船艙內的馬桶吐得亂七八糟,基本上沒造成什麼過大的傷害。
從『偽』美國隊長打回原形的斯庫魯人,他的巨大身軀起了很好的作用,他仰躺著飄浮在海面,形成一具天然的獨木舟,小Steve跨坐在斯庫魯人的肚子上,他的盾牌翻轉過來作了現成的浮板,Bucky抓著盾緣在Steve身旁打水。當Tony和Sam一人一邊從天而降時,他們說他們還以為Steve和Bucky在演泰坦尼號,但Steve和Bucky都沒看過這部電影,不確定Tony和Sam是什麼意思。
最強壯的地球人則由最強壯的神祇作出援救。Thor甩著他的Mjolnir飛向海面,嘗試把Hulk托起來,即便是力大無窮的雷神,要移動Hulk卻也倍感吃力,幸好這次Hulk在黑寡婦還沒開口唱歌前就恢復了人類之軀,因為他累壞了,Hulk在被Thor拖曳到半空中時就變回Bruce的身體,吸進過多有害物質令Bruce徹底陷入昏迷,他需要回飛機上好好睡一覺。

「Thor,能在這裡看到你讓我們很驚訝,」替Bruce拉上棉被後,Natasha檢視了在另一張床上呼呼大睡的Sam的點滴,確定瓶中的葡萄糖有在正常流動,她才從休息室裡走出來,「應該說是驚喜。」
高大的金髮神祇彎身站在休息室門口,這個機艙對他來說實在太小了,更正確一點地說,對所有人都太小了,因為機艙內擠滿了二十名俄羅斯籍船員,外加三個九頭蛇飛機駕駛還有一個斯庫魯人,幾乎超出它的負載上限,若它能順利飛回美國本土就該謝天謝地。
復仇者已向Coulson作出匯報。同樣以復仇為名,斯庫魯人與九頭蛇內心所想的只有單純的殺戮,毫無團結意向,註定要打輸這場仗。
「朋友有難時出手相救是我的榮幸。」雷神謙遜地表示。
「大恩不言謝,猛男,晚點兒你跟我們回Stark大樓,我上個月請朋友帶了十桶德國艾丁格白啤酒回紐約,它的蜂蜜香氣可能有點類似你提過的金宮蜜酒,但我肯定要比那更加美味。當然了,這些啤酒不會有納粹的份,這是正義人士獨享的優惠。」Tony說,他已經脫下他的鋼鐵戰甲,儘管有打在盔甲上的諸多彈孔替他透氣,他仍然悶出了滿身大汗,現在正坐在冷氣出風口納涼。
「我想Thor除了如天神一般化解了地球的另一場危機外,應該也帶來了好消息?」Clint邊問邊朝Steve的方向擠眼睛。
「呃。」Steve面露尷尬,他不否認他很關心這件事的進度,但把私人問題擺在公事面前向來不是他的作風。
「感謝你的熱情款待,Tony,我很樂意和你喝上幾杯。Clint,你說得對,我這趟來米爾嘉德確實捎帶了一份口信,這份信息當然和Steve有關。」

語畢,Thor就著Steve的座位前方蹲下,如此一來他正好與對方視線平行。Steve身上的制服被扯得破破爛爛的,左邊的袖子還整隻被拽掉,寬大的領子一路從肩膀下滑到胸口,實在不怎麼雅觀。
Bucky就坐在Steve身旁,Thor的目光輪流在兩人之間巡視,接著他面露深沉的歉疚,「造成你們這段日子的不便,我替Loki致上最大的歉意。」
「這份歉意肯定不是來自Loki本人。」Clint抱著手臂在一旁說。
「我同意,不然我就張嘴把啤酒桶吞進去。」Tony附和。
「你們能讓Thor好好把話說完嗎?」Natasha表示。
「這不要緊,說真的,戰爭中什麼事都會發生。我只想知道Loki對這項魔法的解除與否有什麼說法?」Steve拍了拍金髮神祇的臂膀,露出鼓勵的笑。
「Loki說,這不是時間的魔法,再強大的術士,要作到時光逆轉也有難度。這是一項心靈的魔法,你此刻的模樣正反應了你內心的期望。」
「啥?」在場所有人口徑一致道。

Thor面有難色,Bucky迅速轉頭看向Steve,其他三人的目光也和Bucky集中在同一處,Steve本人則是在視線焦點之中笑容僵化,他抬手揉了揉眉心,「等等……Thor,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其實我也不明白,Loki的話語總是詭辯難測。我想他所指的是,這項法術會針對不同的被施予者而發揮不同的作用。」
「你的意思是,如果今天Loki的魔法光束打到的不是Steve而是你,你就會變成一個外帶全家桶?」Tony說。
「那是什麼東西?」Thor不解地問。
「別理Tony,我心裡想的是,Loki既然提供了這麼高深莫測的說詞,應該也有便於常人理解的版本吧?我不相信你都能從他嘴裡套出這番話,他還能放過話癆的好機會?」
「妳是對的,Natasha,當我向Loki提出相同的疑問時,他給了我這個。」Thor像是驀地想起什麼似的,他解開腰帶上的束袋,從中掏出來一個小瓶子,瓶身是透明的,內裡盛裝著翡綠色的液體,顏色讓人想起Loki的瞳孔。
「這又是什麼?」眾人齊聲問。
「Loki解釋過它的成份,但內容有些複雜,我並未一一記住。它大致的功能是,如果Steve覺得他現在的身體無法負荷他的願望,那他只要喝下這個,問題就能迎刃而解。」
「我覺得剛才那段和心靈有關的好懂一點。」Clint說。
「你的記憶一定有差錯,Thor,應該是『慾望』不是『願望』。」Tony說。
「整件事的順序都出了差錯,你一開始把這瓶藥水拿出來不就結了?」Natasha不受控的翻白眼。
Steve低頭看向那瓶藥水,感覺Loki透過它狡黠的朝他眨眼睛,「Thor,你確定──呃,Bucky,你去哪兒?」
坐在Steve身旁的Bucky突然站起來,朝機艙末尾走去,Steve回頭看了看Bucky的背影,又轉過來望向Thor,他的眼珠子飛快地轉動,就和他的雙腳一樣無法拿捏去向,「等我一下。」

Steve把盾牌擱在腳邊,決定起身去找Bucky。他一離開座位,其他人就像螞蟻湧向甜點一樣圍住Thor,研究起他手中的那瓶成分和配色都很可疑的藥水。
「你是怎麼搞到這瓶藥水的?從實招來。」Natasha按著Thor的肩頭。高大神祇被她的力道固定在地面,一時無法動彈,能轉動的只有金色腦袋和散發疑惑的藍色瞳孔。
「那頭麋鹿不可能這麼好心,你是不是也和他那啥了?」Tony說。
「那啥是什麼?」Thor眨著眼問。
「就是Steve喝了藥水後會和Bucky幹出的事。」Clint解答。

機艙尾端,左側是休息室,精疲力盡的Bruce和Sam都在那兒睡覺。右側是備用間,大部分非復仇者的成員都擠在那兒。最盡頭是儲藏室,裡面堆滿各式各樣的存糧和乾淨的飲用水。
Bucky站在一個小型冰箱前面,看向鑲在機尾的那扇圓型窗戶,Steve躡手躡腳走到Bucky身後,從他的高度看不見Bucky映在玻璃窗上的表情,所以他乾脆繞到了Bucky正前方,擠在Bucky和冰箱的中間,以他的體型來說一點也不難辦到。
Bucky低頭瞥了Steve一眼,隨即轉身,打算向機艙前方走,Steve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回到Bucky面前,有如跟著磁石打轉的指南針,堵住對方的去路,他左邊的衣服已經從胸口滑到了腰際,幾乎和半裸沒兩樣,但他沒時間在意這些小事。
「Buck,你在生氣?」Steve仰高了脖子問。剛才Thor說的關於魔法的那段話,Bucky一字不漏地聽在耳裡。Steve無法說自己毫不心虛,然而他覺得這件事有很大的解釋空間,Bucky不能連一點機會都不給他。
Bucky拿不依不饒的Steve永遠沒辦法,他嘆了口氣,「回家說。」

评论 ( 25 )
热度 ( 1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