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文倉庫
錘基/盾冬主

© 夜藤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Be Young Man -03

0102
◎字數......先被電腦蓋檔4000字,一怒之下爆成9000字,說好的三章完結都是騙人的Orz 請大家湊和看吧,預計要到5話完結了(但願)

看見一個小不點站在偌大的甲板上,四名復仇者和冬兵一片噤聲,他們甚至連面面相覷都做不到,因為五雙目光全部黏在Steve身前,沒人移得開。
Tony是先打破沉默的那一個,他待在堅固的盔甲中,貌似很安全。
『呃,誰來告訴我這只是一場幻覺,只有我看得到?』
「Tony,我聽得見你講話,」Steve比了比自己的右耳,「我有戴對講機。」
「哦狗屎!」Tony拍開頭盔前的擋板露出整張臉,「你他媽在搞什麼飛機?」
「我想他沒有搞了飛機,他搭飛機跟我們一起來的,」Clint像支筆直的箭矢杵在原地,似乎還沒完全從震驚中回神,「重點是,他怎麼辦得到?」
「這還用問嗎?肯定是Coulson,代價說不定真的是美國隊長迷你版整組套卡,你們看Steve連現成的制服都有了。」Natasha雙臂環胸,撇去最初驚訝的幾秒,她已經恢復成一副見怪不怪的模樣。
「隊長……」除了這個單詞,Sam再也擠不出任何多餘的話來。
冬兵與縮小版的美國隊長四目交視,前者的視線少說向下傾斜了四十五度角。Bucky沉默不語,他的眼神卻能殺死一整連士兵,見狀,Steve心虛地偏過頭,看向位於眾人身後的船艙,「好了,我們進去吧,如果情報來源屬實,被挾持的船員全被關在裡面。」

語畢,Steve便跨出一大步,意欲往前走,全副武裝的Tony立刻一橫身擋住他的去路,「慢著Steve,你不是在開玩笑吧?聽著,我定期都有捐錢給童子軍,他們賣的餅乾很好吃,但那不代表我支持他們上戰場扮家家酒!」
「我脫離未成年快要一個世紀了。」Steve嘆道。
「說到餅乾,我想起一件事。剛才在機艙時,我走到後方的儲藏室去拿洋芋片,那時我看見了一小團踡伏在角落的黑影,當下我沒有多想,我還以為它是什麼不可測的神袐力量……為什麼我沒有發現那就是Steve呢?」
「因為你們根本沒打算發現我,Clint。」
「這可不是鬧著玩的,你真的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嗎?」紅髮女特工俯視著比她矮了半顆頭的金髮男人,她尊敬他,此刻也沒什麼調侃對方的心思,然而基於職業道德與戰友情誼,她覺得自己有必要扮黑臉。
「隊長,你明白我敬重也關心你,如果有必要,我可以帶你飛回正上方的機艙。」Sam邊說邊將一手繞向胸前束帶,隨時準備按下啟動翅膀的開關。
「謝謝你,Sam,我怕你拖不動我,我早餐吃得非常飽。還有Natasha,放心,我們是來這兒完成任務而不是扯彼此後腿的。」

結束這場對話後,小小的Steve便一馬當先,抄起盾牌朝船艙的方向直奔而去,他越過Bucky的身旁,後者依舊一句話也沒說。沒人來得及攔住Steve,先不論體型大小,Steve的腳程確實很快,就像一隻移行時速超過二十公里的彩色鬣蜥。
這艘船在大海中航行,眾人的雙腳全部踏在甲板上,飛行能力在此地全然派不上用處,鋼鐵人和獵鷹無言以對,只能轉身跟上Steve的步伐。鷹眼與黑寡婦尾隨其後,地面作戰對兩名資深特工來說不成問題,他們卻覺得自己挑起了前所未有的重擔。

「『我們不是來扯彼此後腿的。』他剛才是這麼說對嗎?我沒聽錯吧?他是不是腦殼跟著縮小還是得了聽不見自己講話的毛病?」Tony邊跑步邊碎嘴。
「我從來沒有邊出任務邊當保姆的經驗,在神盾局工作,跟隨Coulson的腳步,我感覺自己的能力又向上躍升了一個層級。」Clint接話。
「男士們,我聽得見你們的聲音。」Steve的娃娃音再度響遍所有人的耳朵。
「都閉上嘴!你們全部。」Natasha喪失了耐性。
「我講最後一句話就好。隊長,只要你開口,我隨時當你的飛行器!」Sam忠誠地表示。
Bucky緊臨在Steve身後,比所有人都距離對方更近。他的眉頭跟嘴唇一樣鎖死了,他看著Steve的背影,凝望那個緊實的小屁股裹在橡製的貼身褲裡左搖右晃的畫面,Bucky巴不得狠狠抽它一頓,但現在時機不對。

這艘LNG船產自歐洲,除了位於船首的艙房供員工活動和居住外,後方是一字排開的五個半球體大型貨艙。由於該船已處於回港階段,所以大部份的液化天然氣都完成了氣化與冷卻的流程,簡言之,這些充飽了甲烷的貨艙就像一個個遇熱則燃的易爆彈。
根據神盾局取得的資料,包含船長在內,船上一共有二十人,船員們的行動全數受限,統一被拘禁在船艙的地下室。當復仇者們從船艙的一樓潛入時,他們看見了那幫『偽』復仇者。
憑良心說,這些山寨星人當真作足了功課,從表面看上去,他們可說是把正牌的外貌仿效了十成十。他們一定有認真研讀過和復仇者有關的報章雜誌。
事實上,『偽』黑寡婦現在也還在看報紙,她坐在駕駛室內的一張鐵板凳上,左腿翹起來枕著右腿,婀娜與不羈的姿態都像極了本尊。她手裡拿的是俄文報紙,而她正以一目十行的速度翻閱它,這是一種複製的過程,復仇者不認為斯庫魯人在決定侵略地球時會那麼勤奮地學習多國語言,對方所作的是來到這艘俄藉船上惡補。在『偽』黑寡婦眼前的俄文是全然陌生的語言,於是她先強行將它們背進腦海,一旦發生了相應的情境,例如有人扔出一枚手榴彈,另外有人大聲用俄語喊出:手榴彈!那她就能將這個單詞學起來並了解它的涵義,如果她還沒被炸死的話。

所以,不要和斯庫魯人交談。在潛進船艙之前,Steve曾經這樣交待他的伙伴。復仇者有理由相信,既然Thanos鎖定他們為報復目標,勢必讓斯庫魯人學會了一點復仇者使用的語言,也就是英語,然而對方能夠理解的範疇有限,所以復仇者提供的線索越少,就越能將任務簡化,避免不必要的節外生枝。
他們來此的目的就是以正版打擊山寨,救出被挾持的船員,把船隻歸還給俄羅斯人,接著打道回府。至於劫船烏龍事件再讓兩國政府私下去釐清溝通。
但是把簡單的事複雜化也是復仇者的特長之一。

Tony進入了駕駛室,當他一踏進這個空間,位在內裡的斯庫魯人就注意到他了。『偽』黑寡婦立刻折起報紙將它扔向腳邊,她從椅子上站起來,瞪視著Tony,後者卻逕直穿越整個房間,走向駕駛座,那裡站著一個山寨版的Tony,對方同樣身穿紅金色相間的盔甲,他正把船長按在儀表板前,逼迫對方開船,船長邊操作著儀表板上的按鍵邊朝對講機丟出一長串俄文,似乎在向港口作近況匯報。
『偽』鋼鐵人舉著右手,將它抵在船長的頸背後方,只要他啟動衝擊光束,就能把船長的腦袋轟成稀巴爛。Tony走到『偽』鋼鐵人身後拍拍他的肩膀,「嘿,我的光束砲不是給你這樣用的。」
聞言,船長嚇了一大跳,『偽』鋼鐵人則是即時轉身,用手掌朝Tony發射了一記脈衝光,Tony飛快向右側閃,光束擦過他的左邊肩頭,直接砸向正後方的牆壁,把它打穿了一個大洞。
「哦,火力十足,」Tony回頭看了一眼那個被溶成焦鐵的洞口,它正冒出嗆鼻的黑煙來,「不過你穿的這件是Mark-22型對吧?不瞞你說,你的資訊有點過時,這個型號兩年前就被我的實驗室回收了,我敢打賭你面罩摘下來也沒我長得帥。」
要求一個話癆症者少講話,這怎麼可能呢?
鋼鐵人和『偽』鋼鐵人同時舉平雙手,在他們開火之前,Tony朝駕駛座的方位喊了一句『借過!』,俄籍船長還能聽懂這句英文,他連忙跑到一旁的桌子底下躲著,目瞪口呆地愣望兩個長得一模一樣的復仇者用光束砲猛轟對方。

至於『偽』黑寡婦,在她扔下報紙的那一刻,就被本尊給盯上了。Natasha知道船艙內部很快會變成科技狂的戰場,所以她把她的敵人引向外頭,她先朝山寨版的自己拋出一條彈簧線,勒住對方脖子,彈簧線雖然細卻極富延展性,無法使用單純的蠻力將其破壞。
『偽』黑寡婦被拖到了門外,踏出門口時,她以腦袋為支點翻了個前筋斗,擺脫掉箝制住她的細線。如今黑寡婦和『偽』黑寡婦雙雙站在戶外的甲板上,強大的海風將兩人的紅髮吹颱得一片凌亂。
Natasha俯下身使出一個掃堂,卻被『偽』黑寡婦閃過了,對方側手翻到了兩尺外的外置,接著單手撐在地面上,凶狠地與她對視。Natasha心想,這名敵人將她的動作模仿也研究得很仔細,這不難理解,紐約大戰與索科維亞一役,黑寡婦與敵軍的近身戰不計其數,只要有心人士將這些畫面側錄下來,一再反覆觀看,便能摸清她的格鬥路數。
然而斯庫魯人也有他們的致命傷,Natasha抱定了這層想法,她往後疾奔兩步後凌空跳起,一腳踢向甲板旁的扶手杆,以反作用力躍向她的敵人,『偽』黑寡婦見狀趕緊倒退,她站定腳步後向後翻轉,用全身的體重將兩腳砸向Natasha,這正是Natasha的意圖,斯庫魯人現學現賣的能力出類拔萃,只可惜欠缺了地球人活絡狡詐的小心思。
黑寡婦教給『偽』黑寡婦的動作正是她自身的軟肋,Natasha知道自己在空翻時容易曝露出上身的破綻,她將計就計,她先閃過了『偽』黑寡婦的攻勢,再跑向對方左側,繞了一百八十度的半圈後原地起跳,跳到了與『偽』黑寡婦等高的位置並跨騎在對方肩頭上,再用兩邊大腿剪住對方頭部,讓對方失去整體重心,步伐踉蹌地向旁跌去。
『偽』黑寡婦摔落地面時,她的脖子發出了清脆的咔一聲響,Natasha用膝蓋骨擰碎了對方的頸骨,無論來自哪個星球的任何種族,一旦連接頸椎和大腦的中樞神經被破壞掉,就什麼都玩完了。『偽』黑寡婦美麗的臉孔在Natasha的兩腿中間慢慢失去血色,嬌小的身軀變回巨大的斯庫魯人體型,猙獰的模樣凍結在黃褐色的臉孔上,對方睜圓牛羚般的兩眼,不動了。

『偽』鷹眼從一開始就固守在船艙外圍,『偽』獵鷹則負責在地下室看守人質,所以Clint和Sam分頭行動。當Clint看見山寨版的自己穿著無袖皮質背心、身上揹著箭筒(筒內的箭矢數量還和他的相同,真專業)、手裡拿著他心愛的科技反曲弓複刻品,在貨艙四周來回晃蕩時,Clint暗暗告訴自己,如果沒把這個大混帳射成刺蝟,他就跟對方姓。
Steve指示過,不要輕易破壞貨艙,因為從艙內流洩出來的甲烷一旦與空氣中的氧份結合,引爆的危險度便大大提升。所以Clint在發現『偽』鷹眼後,他先是喊了對方一聲,再在對方回頭時迅速躲到其中一個貨艙後方,一支箭矢隨即朝他的方向疾駛而來,箭頭擦過紅色的貨艙,好幾撮油漆和一小片鐵塊應聲落下。Clint由此確定,山寨星人連一點防爆的基本概念都沒有。
Clint沿著半球狀的貨艙表面往上跑,他站在球體尖端拉出背後的一支箭,上弓後蹻正準心,『偽』鷹眼很快地發現了他,並且站在與Clint十尺外的距離做出和他一模一樣的動作,兩人面對面活像照鏡子。
十尺的箭程很短,對Clint來說根本不可能失準,但他刻意將第一箭射偏,只讓它從山寨星人耳邊擦過去,直直飛向海洋,達到下馬威的功效。而『偽』鷹眼朝Clint射來的箭則是直接瞄準他的左眼球,下足了殺心。箭矢在射出的那零點零一秒Clint就看準了它的路徑,於是他向後下腰,箭矢從他正上方的天空飛了過去,連他一根頭髮都沒沾到。
Clint嘖著嘴,他從一顆球頂跳到另一顆球頂,山寨版的他則是站在下方觀望,跟隨他的動作打轉,試圖出箭卻難以抓住準心。這說明了這名山寨星人的動作遠不及正版來得靈活輕巧,畢竟對方的本體是個大塊頭,Clint看過資料照片。
正版鷹眼打算速戰速決。當他跳到倒數第四顆球體上方,『偽』鷹眼也及時回頭的當下,他朝海面射出一支箭矢,由於他瞄準的是和敵人完全相反的方向,『偽』鷹眼露出滿臉困惑,他的右耳滴下了一顆血珠,它是剛才Clint那一箭擦出來的小傷口,完全構不成威脅,但『偽』鷹眼不知道的是帶來威脅的不是傷口本身,而是箭頭掠過時黏在他耳垂上的那枚微型追蹤器。
於是,那支飛向大海的箭矢瞬間又繞回來找他,箭矢前端的紅點在發亮,與追蹤器相互呼應。這次Clint對準了『偽』鷹眼的腦袋,啪地一聲,箭頭正中『偽』鷹眼的眉心,不偏不倚。
在『偽』鷹眼還來不及看清楚發生什麼事之前,他的視野已陷入一片黑暗,他砰地一聲往後倒,在甲板上砸出重重聲響。Clint從貨艙上方跳回地面,『偽』鷹眼在他腳邊變回了原本的大塊頭模樣。
「你一定不曉得自己站在順風處吧?」Clint對聽不見的敵人說。

『偽』獵鷹聽見了上方的騷動,他來到地下室門口,迎面撞上了正版獵鷹,兩人立刻大打出手。然而山寨版所沒有料到的是,正版身後還跟了個冬兵,於是不到一分鐘之內,『偽』獵鷹就被前退伍軍人與前蘇聯頂尖殺手放倒,Sam看著橫躺在地、臉頰跟身上的骨頭都被揍到移位的斯庫魯人,對方背在身後的獵鷹裝備就像是毫無用武之地的裝飾品,Sam幾乎要同情起對方來了。
情報消息無誤,十九名船員清一色被繩索綑住了手和腳,全部的人集合起來坐在艙房角落。船員們看見闖進艙門的Sam和Bucky時自然嚇得不輕,但他們親眼目睹兩人將『偽』獵鷹打退,接著又跑來替眾人割斷手上和腳上的麻繩,這才稍稍放鬆了警戒心。
然而替十九個人鬆綁也是一項浩大工程,Bucky在內心暗自讀秒,他望了望頭頂的天花板,聽見上頭傳來的咚、咚腳步聲,他明白甲板上的戰事尚未結束。
「這裡交給你,」Bucky把手裡的德式獵刀交給Sam,它比Sam的軍用刀更加鋒利,「我去找Steve。」

在所有的『偽』復仇者中,美國隊長是最後一個現身的。
或該說,最後一個被找到。他一直都待在船隻尾端的船舶旁,靜候液化天然氣在內裡完成化學作用,再傳輸進貨艙。在斯庫魯人接管這艘船時,他們當然得確保自身的安全,然而一旦敵人出現──或該說斯庫魯人試圖引誘的復仇者如實現身時,他們的戰略就改變了。
一如Tony所說,斯庫魯人空有學習能力,資訊更新速度卻明顯不足,美國隊長被惡作劇之神的法術變小這件事在復仇者之中是個大笑話,但他們的笑聲怎樣也不可能傳到遙遠的齊塔瑞星。所以,在船舶處見到小小的Steve時,『偽』美國隊長愣在了原地,他看著Steve身穿和自己相仿的紅白藍制服,手裡也拿著同色系的圓盾,兩人的體型卻天差地遠。

『偽』美國隊長不禁爆出一聲大笑。
對方的反應在Steve意料之中,他沒有笑,站在原地不動不跑。若要說正牌與山寨版的美國隊長身上有什麼東西的尺寸是相同的,那就是他們手裡的盾牌了。
「犰狳。」『偽』美國隊長指著Steve,嘴裡吐出這一個動物名。
Steve有點驚訝,他轉念一想,好吧,這位斯庫魯人顯然是動腦派的,不然對方不會成為隊伍的領袖,也許對方在抵達地球的短短幾天內看了不少電視節目,從國家地理頻道或動物星球習得了這麼冷僻的單字。
覆蓋在Steve身上的制服確實很像鱗甲,他看了看手中的盾牌,半圓弧狀的盾面幾乎包覆住他半個身體,所以『偽』美國隊長會產生這樣的聯想也很正常。但,對方說錯了一件事。
犰狳生性膽怯,Steve恰恰相反。

Steve並沒有擲出盾牌,甲板上矗立著高聳的貨艙,以及大型船舶,處處充滿了死角,再者,不破壞貨艙是他給隊友們的指示,也是他堅守的原則。他一轉身,背對著『偽』美國隊長奔跑,一轉眼溜進了對方看不見的角落,Steve有自信他的敵人會追上來而不是杵在原地不動,因為Steve前往的是對方最在意的地點,也就是駕駛艙。
方才,駕駛艙的天花板被撞破了一個洞,兩名鋼鐵人的戰場已經從室內衍生到室外,肉搏戰並非Tony的專長,狹小的室間對他而言施展不開身手,再加上他得避免衝擊光束波及艙房外的貨艙,引發爆炸,所以他把『偽』鋼鐵人引到了天空。
於是現在駕駛權又落回俄籍船長的手裡,Steve猜想『偽』美國隊長應該對此很生氣,因為顧守駕駛艙是他兩名隊友的責任,『偽』鋼鐵人卻中了激將法,為了追著Tony滿天跑而擅離職守(此時Steve就得感謝Tony激怒他人的功力),至於『偽』黑寡婦則早就在正牌黑寡婦的大腿夾殺下魂歸西天。

Steve在數個貨艙之間蛇行,他的個頭小、速度快,腳步聲相當輕盈敏捷,難以捕捉。但他的敵人沒有那麼多耐性陪他玩捉迷藏,當Steve的身影晃現在下一個轉折處時,逮到這麼零點幾秒的空檔,『偽』美國隊長甩出手裡的盾牌,它直直往Steve身後飛去,Steve聽見破風聲響,隨即轉身,用盾牌護在身前,他成功地擋下了這一記攻擊,卻也被對方巨大的拋擲力道撞擊得往後飛去。
山寨版的盾牌在半空中迴旋,轉回『偽』美國隊長的手中,他邁開大步朝Steve走來,Steve跌坐在地面上,掙扎著準備爬起,他的動作像極了七十幾年前在暗巷裡的模樣,無論手裡拿著汎合金盾牌或垃圾筒蓋,他總是相信自己能以小搏大,這項固執的信念至今仍未變迭。
「你真的是那個Steve Rogers嗎?」從『偽』美國隊長嘴中擠出生硬的英文,它一個字一個字敲進Steve的耳膜內,就像高大的敵人踩在木板上的腳步聲,帶來震耳不已的迴響。在『偽』美國隊長的臉上同時咧出一個獰笑,那是Steve本人不曾有過的笑法,看著一張和自己一模一樣的臉做出這樣的表情,感覺真的很奇妙。
Steve重新站起身,他抓穩盾牌,準備作出下一波應戰,『偽』美國隊長來到他的跟前,伸長手臂打算抓他的肩膀,對方的拳頭卻在半空中被擋了下來。
『偽』美國隊長抬頭看,在他的正前方,也就是Steve的正後方不知何時多出了一個男人,這人並不在斯庫魯人的資料名單內,對方眼神中滿是殺意,一頭棕黑色長髮在狂風中四散飛舞。他用自己的左手接下『偽』美國隊長的右手,他的手指是金屬材質的,力道大得出奇,「你怎麼不挑個和你一樣尺寸的打?」他冷冷說。

「Bucky!」在Steve喊出聲的同時,『偽』美國隊長被Bucky的左臂一推,往後彈開了將近三尺。當Steve出口後才驚覺自己違反了規則,他不該當著敵人的面喊Bucky的名字,但Bucky顧慮的另有其事,「該撤了,他們有援軍。」
Bucky拍了拍Steve的肩膀,另一手指向上方,Steve順著Bucky的手勢抬頭察看,他發現神盾局的飛船周遭驀地多出了幾團烏黑的巨影,它們正朝船隻的上空逼近。與此同時,Natasha和Sam正把船艙內部的人質引導到甲板上,Clint則是前往了駕駛室。
「Steve,你聽得見嗎?」Natasha的聲音這時從耳機內傳來。
「可以,」Steve回答,他緊盯站在眼前的『偽』美國隊長,對方也看見了頂頭的支援部隊,內心似乎另有盤算,「天空那些新出現的飛機不屬於神盾局、也並非俄國官方派出來的機種,對嗎?」
「對,Coulson說,那些是非官方授意的飛行工具,他們還在和俄羅斯政府確認對方的身份。」
『偽』美國隊長這時一轉身,再度往船舶的方向跑,Steve與Bucky見狀飛快追了上去,Bucky邊前進邊試圖把Steve擋在身後,Steve則是邊推擠Bucky的手邊持續朝麥克風發話,「我猜是九頭蛇,」Steve說,他的餘光瞥見身旁的Bucky眉毛動了一下,「偽裝成我的人,他拿的不是純汎合金盾牌,盾身卻也混進了振金的材質,據我所知Zemo男爵從非洲那兒打劫了不少振金囤在自己的武器庫。另外能在非官方授權的情況下派出那麼多飛機闖進俄羅斯人的領空,除了九頭蛇外我想不出誰敢那麼囂張。」
「又是這幫兔崽子?他們愛我們愛得如此深切,我都不好意思拒絕了,」Tony在對話頻道中說,「給我兩分鐘解決我的另一半。」
「隊長,有個不妙的消息要告訴你,這艘船在海面逗留的時間太長,天然氣燃料早就不夠用了,現在船長把動力轉換到柴油槽,但是柴油的餘量大概沒辦法支撐這艘船開回港口。」Clint站在駕駛室的儀表板前作出上述回報。
Steve思考了幾秒鐘,「我知道了,Clint,請切換成自動駕駛模式,再帶船長離開駕駛室,到甲板和其他人會合。Natasha和Sam,請你們協助這艘船上所有的人進入神盾局的機艙。」
「收到。」Clint說。
「收到。」Natasha和Sam覆述。

Steve和Bucky來到船隻末端。在前端,所有的船員連同船長都登上了甲板,Sam啟動飛行器,他聯繫飛機的駕駛將機身拉低,儘量貼近船身並放下救生梯,好讓船員們一個個爬上去。
Sam則是飛到半空中支援Tony,因為侵入領空的敵軍飛機目測共有三架,他怕Tony一個人忙不過來,同時也擔心敵機攻擊神盾局的飛船。前一項擔心似乎是多餘的,因為當Sam抵達百尺的高空時,他看見Tony正以驚人的時速追趕著『偽』鋼鐵人,從Tony腳底流洩出的火箭升空器能量依舊充沛,反之,山寨版的那位則疲態盡現。
「嗨,伙計,需要幫手嗎?」Sam飛到Tony的身邊問。
「感謝你的體貼,小棉襖,我搞得定,我想你更得留意上面那幾具大怪鳥,」Tony朝疑似九頭蛇的敵機昂了昂脖子,「他們看起來隨時會開砲。」

Tony的話才說完,幾柄機槍就從那些敵機的尾翼由豎轉橫,它們瞄準了神盾局的飛船,射擊出一連串子彈,飛船的駕駛連忙操控機身閃躲,從空中垂向船支的縄梯跟著劇烈搖晃,幾個攀在上面的船員險些掉進海底。
見狀,Sam立即轉換航道,他先飛往縄梯處穩住梯身,讓那些船員順利爬進機艙,接著再飛回甲板。由敵機機槍射出的子彈不斷竄過他身旁,造成大小不一的擦傷。神盾局的飛船也有武力裝置,駕駛邊避開攻擊邊轉動機尾的槍柄發射連擊,然而在一對多的情況下應戰倍顯吃力。
復仇者試著把船上的人員送上飛機,敵機的人則開始空降到船上,他們不是斯庫魯人,而是一般的地球人,然而從這些人的黑衣束裝以及所持的武器裝備看來,Steve的猜測沒錯,他們八九不離十是九頭蛇派來的人馬。
於是,甲板上的另一場激戰展開了,Natasha、Clint和Bucky,三名擅長近身戰的高手與這些臨空而降的不速之客展開搏鬥,沒過多久Sam也返回甲板上,跳入了這場戰局。

「遊戲到此為止,甜心,你對我的心意我很感謝,但我無法回應你,因為我有心上人了。」Tony說,他閃過一枚從敵機射出來的尾彈,接著朝對方送上一記離子砲,敵機尾翼被他打壞了三分之一,他還得再接再厲,但他必須先解決掉既有的對手才能專心應付更大規模的空戰。
從『偽』鋼鐵人腳底噴出來的火焰漸漸在減少,不管對方身上的盔甲是Thanos的恩賜、地球人的造物、還是斯庫魯人自行物化出來的仿製品,它無論如何無法和本尊的某些優勢相比,那就是Tony掌握了永續能源的技術,對方沒有。再者,一旦進入空中,『偽』鋼鐵人的導航和視物能力就變得比在陸地上差,大氣壓力的變化以及能見度有限的濃密雲霧之間,對方的飛行航道不斷碰壁,有好幾回他甚至差點撞上自家的飛機尾巴。
Tony實在看不下去了,他迅速整頓盔甲內的程式,重新召喚出一批能量,他伸出兩隻手掌,把脈衝光的頻波開到最大,瞄準『偽』鋼鐵人的後方發射。兩道光束在空中劃出紅色與金色的流雲,直接打爆對方的頭盔,當那名斯庫魯人往正下方墜落時,他身上的盔甲盡數幻化成粉末,只留下一具沒了腦袋的身體掉進大海。
「你把Mark-22造得挺像,我很佩服,但是你沒有我的副駕駛Jarvis,抱歉啦!」Tony向海面比了個鞠躬的手勢,在Jarvis清晰的導航下,他接著去追其中一艘敵機的屁股。

當Steve趕到船尾的時候,他正好看見『偽』美國隊長用手中的盾牌砸向船舶。
他大吃一驚,船舶一旦被破壞,半氣化的液態天然氣將會大量溢散到空氣中,不穩定的成份與氧氣結合,帶來的結果不堪設想。斯庫魯人顯然和復仇者有一樣的計劃,他們打算棄船了,不管這艘船上還有多少他們的同伙。
『偽』美國隊長對著Steve站立的位置微笑,那笑意令人不寒而慄,Steve知道自己一輩子也無法做出這樣的事,露出相同的表情,可是看著這一幕畫面,他仍接收到了某種警訊。

「Natasha、Bucky,別開槍!」Steve朝對講機大喊,因為不久前他才聽見兩名前蘇聯特務對敵人扣下的好幾次扳機聲,冬兵和黑寡婦都是一流的槍手,也習慣用子彈應付戰鬥,然而一聽見Steve的警告,甲板上的兩人立即鬆開扣在扳機前的食指,「甲烷洩露到了艙外,現在只要空氣中一有火花,很容易就會引爆──」
Steve話還沒說完,爆炸聲就在所有人的耳機頻道中響起。
他的警告聲只傳進復仇者耳內,卻不能阻止九頭蛇的人開槍,有一枚子彈正好從其中一名九頭蛇的槍管中射出,沒順利命中任何人,卻觸動了空氣中的甲烷,Steve所在的位置最接近甲烷的儲存地,於是,他腳底下的那片甲板被炸開了。


隨手P了張芽盾兵人,大家感受一下

评论 ( 33 )
热度 ( 1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