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文倉庫
錘基/盾冬主

© 夜藤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Be Young Man -01

◎給  @晓之部屋 的點梗,TAG:隊長身體稚齡化,心智不變
◎大意:因為Loki的一個惡作劇,Steve的身體變成了十二、三歲的模樣,心智則保持成年人狀態,這樣一個悲慘又逗逼的故事


事情就這麼發生了。
Steve坐在吧桌前,他的胸部頂著桌沿,鎖骨幾乎和桌面平行。這張桌子對他來說明顯太高,他卻堅決不肯調整吧椅的高度,這裡是復仇者大廈的交誼廳,只要不是待在自己的公寓,Steve幾乎都會在這個吧台前吃早餐,為什麼要為了某個愚蠢的因素而改變?

「早安Romeo,你想吃牛奶加全口味的水果穀片嗎?」若要說這整起愚蠢事件帶來了什麼正面影響,那就是,Tony甚至為了取笑Steve而願意早起了,他越過吧桌推過來一個碗,恰好停在Steve面前,加了八分滿的牛奶裡浸泡著五顏六色的圓型圈圈,它們漂浮在冒著泡泡的白色液體上,每個圓洞都像一隻小眼睛盯著Steve瞧。
Steve瞪了那個碗一眼,再抬頭瞪向Tony,凶狠的表情讓他整張小臉皺成一團,看起來完全喪失了說服力。
「不,Tony,吃太多甜對發育中的孩子不好,你會害他長不高,他只需要牛奶、牛奶,和更多的牛奶。」Clint坐在吧台的彎折處,他趴在桌上與Steve平視,在他手邊的碗裡泡了整整兩倍的彩色穀片,反正他老早就過了發育的年紀。
在成年人的標準裡,Tony和Clint都算是小不點,此刻兩人卻用看小不點的眼神看著Steve,Steve決定拿起他的盤子和叉子離開吧台,走去客廳。
從吧椅跳到地面的距離比以前遠很多,雙腳落地時,Steve發出嘖的一聲。

沙發上坐著Natasha、Bruce和Sam,三人已經吃完了早餐,正在看晨間新聞。
一見到Steve出現,他們立刻讓出一個對方根本不需要的大大的空位,Steve卻繞過長沙發,直接走向單人沙發座。他坐下來,努力調整好臉上的表情後,低頭繼續吃他的煎蛋。
「……隊長,」Sam像是鼓起極大的勇氣開口,「我覺得你該去買件童裝。」
「閉嘴,Sam。」陷在巨大的沙發墊內讓Steve顯得更渺小,他頭也不抬,寬鬆的領口幾乎埋去他半張臉。
「是啊,大兵,你怎麼這麼說話。聽我說,小甜心,等會兒吃完你盤子裡的蛋,姐姐帶你去逛大賣場,你喜歡什麼新款的衣服我都買給你,上面有米老鼠或黃色小人的那些很不錯,印著紅白藍盾牌的就太老土了……噢,不就是你身上穿的那一件?我能從袖口把你整個人看光光。」
Natasha側頭抱胸,音調輕快又迷人。Steve戳破了他的蛋黃,黃色汁液流滿盤面,Steve盯著圓型的盤底看,像是能用目光把它鑿出個洞來。冷靜,Steve Rogers,你必須冷靜。美國隊長在今天早晨第三十七遍告訴自己。
「隊長,如果你需要讓自己冷靜下來的方法,我想我能幫上忙。」
Bruce終於說了比較像人話的句子,Steve抬起頭,正想答覆對方的好意時,復仇者大樓預設的警鈴聲突然響了起來。

「怎麼回事?Jarvis?又有外星人降落在我的陽台嗎?」Tony望向天花板,他的語調聽上去一點都不緊張。
『不,Sir,別擔心,只是Barnes中士來訪。』
復仇者們同時露出鬆了口氣的模樣,彷彿他們真的有提高過警覺似的。基本上Bucky的金屬臂每次通過門口安檢時都會觸動警報,為了整棟大樓的安全,警報機制不可能撤除,因此Jarvis貼心地設置了一道專用警鈴聲,僅供Bucky個人使用。所以方才一聽見那道獨特的鈴音,Steve就知道是Bucky來了,他露出今早的第一個微笑。
但是復仇者沒有打算讓Steve的笑容懸掛太久。

「Romeo,我有沒有看錯?你剛才從沙發椅上移動了嗎?我看見你的小屁股離開了椅墊兩公分,不要輕舉妄動,就算外星人真的打來了你也不能就這樣衝出去,他們多半都很高大,會踩扁你的!」
「話不能這麼說,小兵也能立大功,雖然我有點害怕Steve擲盾牌的時候會跟著他的盾一起飛出去。」
Tony和Clint邊說話邊從吧台移往客廳,空了的碗盤被兩人遺留在吧桌上,他們手裡只拿著咖啡和柳橙汁。
見狀,Steve又端起他的盤子從客廳走回吧台,他的小屁股一分一秒都不想待在那張沙發椅上了。他與Clint擦肩而過,迅速竄向流理台,把餐具放進水槽。
「太沒禮貌了,你們兩個都是。事實上我持相反的看法,如今Steve可說是增強了兩倍以上的戰力,既然他的高度是之前的一半,只要蹲低身體,敵人的子彈全都會射在盾牌上,根本打不到他。」Natasha用一種就事論事的口吻說。
「或該說,他直接隱形了,我們有了一個隱形俠。」Bruce也忍不住加入戰局,他保持冷靜的方式之一或許是讓別人加倍的不冷靜。
「這真是以小制大的最佳戰略,除了蟻人外只有你能辦得到隊長——等等,隊長去了哪兒?」Sam一轉頭,發現原本站在流理台旁的Steve不見了。
「他應該去找Barnes了吧。」
Natasha完全沒把目光轉向吧台,她逕直盯著電視,作出精簡結論。在她身旁的眾男士則是輪流又往吧桌和室內巡了一回,直到確定Steve已經徹底從這個房間裡消失了。
「我們甚至察覺不到他的移動!」男人們感嘆道。

※※※

Steve在電梯門口碰到Bucky,對方正好抵達交誼廳的樓層,電梯門一打開,他就撞見了正打算衝進來的Steve,Bucky絕不會用『氣呼呼』來形容站在他面前的……小不點,那無疑是火上澆油。
於是Bucky又跟著Steve一起搭電梯返回一樓。關於在交誼廳發生的事,Steve臉上的表情寫得清清楚楚:不要問。事實上Bucky也不打算多嘴,他並非擔心再次激怒Steve,而是一旦他了解原委,他八成會衝上樓把坐在客廳裡的人全部揍一頓。
『別那麼做,Buck,』兩天前,Steve曾經這麼勸過他的同居人,『沒事的,他們都是好伙伴,沒有人有惡意,他們只是工作壓力太大了。』
如今,這番話恐怕也勸服不了Steve本人,他顯然還有比工作以外的更大壓力要解決,例如親自把交誼廳裡的每一個人撕成碎片,前提是他有足夠粗的胳膊。

離開復仇者大樓時,金屬感測器又嗡嗡地響起,彷彿是一種歡快的告別。聽完Jarvis有禮的那句『祝你們有愉快的一天,先生們』之後,Steve應了聲謝,接著頭也不回地跟著Bucky步出大門,來到戶外的街上。
太陽很大,Steve的金髮折射出一片炫目的燦白色,Bucky一轉頭,這團光芒就撞進他的視網膜,他站在原地等了兩秒,讓Steve跟上他的腳步。並非Steve走路的速度變慢了,而是他們兩人的步伐產生令人傷感的差距。
遲疑一陣後,Bucky問,「Thor還是沒回來嗎?」
「沒有。」
好了,這個話題就此打住。Bucky很確定,既然唯一有建設性的問句也無法獲得正面的解答,不會再有什麼延伸性的交談讓Steve的心情變得更好。

Bucky的想法是對的,Steve跟著眼前的人行走,從Bucky身後拖出的長長影子把他完全包圍住,Steve將紅磚道上的一顆小石頭踢飛得老遠。
是的,復仇者裡唯一不會也不敢說風涼話的人,更正,是神,目前甚至不在這個星球上。三天前,在一場隸屬Odinson兄弟的私人恩怨之中,Thor和Loki打了起來,Loki相當會挑時間,當時復仇者正好忙著對付一批毀滅機器人,它們是末日博士送來陪他們度假的小禮物。
從Loki現身的時機點看來,他和末日博士套招的嫌疑非常之大,開戰地點就在復仇者大樓那多災多難的天台,Thor才用Mjolnir將三隻張牙舞爪的黑色機器人轟向天際,煙霧瀰漫的空中,惡作劇之神翩然降臨。
Loki手裡拿著前些日子才從Tony的實驗室偷走的權杖,根據他本人的說法,這只不過是物歸原主,但Thor和他的養弟持完全相反的意見,所以兩人在天台的一小角另闢戰場。
在肉搏戰吃了無數次虧的Loki早已學乖,完全不與Thor近身搏鬥,魔法才是他的強項,毀滅機器人與權杖的雙重護航更讓他如魚得水。
Loki所不知道的是Thor也創造了自己的優勢,他不再是拿著雷神之錘胡亂揮舞的那個莽夫了,混亂之際,Steve也撥出一部分的戰力前來支援Thor,他將剛剛回收的圓盾拋往Thor的方位,Thor再用神錘將盾牌擊出,形成雙倍的殺傷力,帶著高速風壓的漩渦朝Loki迎面襲來時他不得不閃躲,魔法因而失了準頭。
這樣的挑釁嚴重激怒自尊心甚高的惡作劇之神,在某個關鍵的時刻,一道暗綠色的炫光從權杖尖端射出,它的速度比閃電更快,直直逼近Thor眼前。
然而,當時Steve的盾牌正好從一具被砸爛的毀滅機器人身上折回,它橫越了Thor和綠色光芒之間,形成一道天然屏障,造成的結果就是綠光砸在了盾面上,造成光線的折射,而那道折射的角度不偏不倚地指向Steve。

當綠色的光暈盡數散去,毀滅機器人軍團跟著肇事的惡作劇之神一起逃逸無蹤,Thor跪在七零八落的地磚上,望著面前的景象目瞪口呆。他仗義的好朋友突然間變小了,從原本和Thor一樣壯碩的身體變成一個瘦骨如柴的小鬼,Steve站在原地瞪著自己的身體,那些原本應該是緊身衣的布料現在像極了一大團皺巴巴的包裝紙,幾乎將半個Steve淹沒。
Loki對我做了什麼?!Steve問Thor,但後者無法給他答案,其他聞風而來並且笑得東倒西歪的復仇者顯然也沒辦法。復仇者個個神通廣大卻對魔法一竅不通,更何況這還是惡作劇之神的惡作劇。

「Thor說完他這輩子說過的最多次『抱歉』後,就飛出去找Loki了,他不曉得Loki會在九界的哪個地方,所以,給他點時間吧。」Steve對Bucky解釋的同時也對自己說。
「嗯,」Bucky回答,現在Steve追平了他的速度,來到他身邊,Bucky知道Steve不喜歡自己刻意放慢腳步配合他,但Bucky很難不這麼做,「若當時我也在場,就不會變成這樣了。」
「不Bucky,這件事我們討論過了,記得嗎?你有你的任務,我有我的,我們不可能時時刻刻看著彼此,再說了我很高興變小了的人是我不是你。」
前半段Steve說的是違心之論,後半段卻很真心。基於Bucky的特殊身份,他沒辦法編入正式的復仇者一員,所以目前Bucky替半退休的Fury工作,執行一些地下勤務,就像他過去一直擅長的那樣。Steve和復仇者則仍由神盾局管轄,新接任的局長是Phil Coulson,所以Steve和Bucky的工作內容分別向不同的上司匯報,這就是為什麼今天早上Bucky沒有加入交誼廳的餐會,他先在Fury那兒完成了簡報才繞過來復仇者大樓。
然後就在電梯口碰到氣呼呼的小不點Steve。

Bucky轉頭,此刻他與Steve並肩而行,不,更正確一點的說法是,Steve的頭頂挨著他的肩膀。這種感覺似曾相識,在Bucky稀薄的印象中,他也曾經用這樣的視角看著Steve,看了很多很多年,雖然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街頭來來往往的行人數量比平日來得少,今天是周六,人們有權力在被窩裡賴上更長一點的時間。儘管如此,Bucky仍感到彆扭,與他本人無關,他穿著黑色的薄連帽外套,帽子拉起來蓋住長髮,長袖也完全遮掩掉金屬左臂,他的鬍子刮得很乾淨,看起來就像個普通的三十歲出頭的青年。
可是站在Steve旁邊卻讓Bucky感覺自己活像誘拐兒童的怪大叔,眼前Steve的身體狀態目測是十二、十三歲的年紀,那道綠光砸中Steve的胸部而不是大腦,所以影響的只有他的外在而非心智。自從Steve中招後,他的稱號就從Rogers變成了Romeo,Tony特別愛這樣怪里怪氣地叫他。Bucky私下詢問Natasha誰是Romeo,然後被後者科普了一部電影,原來Romeo是一個帥氣的金髮小夥子,愛上自己不該愛的女孩而英年早逝。電影裡飾演Romeo的演員非常俊美,但Bucky覺得Steve更好看一些,只是他現在看上去實在是太小了,他甚至還沒變聲,跟Bucky說出的每一句話都是稚嫩異常的童音。
脫離冬兵的身份後,Bucky頭一遭擔心被警察盯上,為了截然不同的理由。

「Steve,」Bucky轉移話題,讓自己停止胡思亂想,「我們回公寓前先去Costco吧。」
「為什麼?」Steve問,他們上星期才在Costco購買了半個月份量的家用品。
「你需要買合身的衣服。」
「哦,上帝,別連你也來這套!我才剛從Sam跟Natasha那裡逃出來。」
「我是說真的,你的褲子都拖地了。」
Steve低頭看,好吧,Bucky說的對,他的卡吉色長褲翻了兩摺後褲腳還是蓋過鞋跟,淺色褲子踩髒了很難洗,這是Steve的考量。Bucky的考量則是,Steve裹在這一堆不合身的大尺寸衣服裡讓他更像是被Bucky拐帶跑的失蹤兒童了。

他們在賣場買了四套衣服,兩套日用、兩套睡衣,因為沒有人能確定Thor什麼時候才找到Loki,找到之後是否又能順利地讓對方解除魔法,但Steve和Bucky儘量保持樂觀態度。
Steve直接在更衣室換上了其中一套日用服,他的鞋子也不合腳,所以Bucky又給他挑了一雙兒童休閒鞋。十二歲的尺寸對於眼下的Steve來說依然太大,因為注射血清以前的Steve長年處於發育不良狀態,可是沒準兒魔法尚未解除的這段期間他還會長大呢?所以兩人拿了十二歲尺寸的童裝和鞋子去櫃檯結帳。

穿著合身的Steve走在Bucky身旁,一切就顯得沒那麼怪異了,如果他手裡拿支甜筒一路蹦蹦跳跳,事情看上去就更順理成章,就像叔叔帶著侄子出門逛街。
可惜Steve倒退的只有生理而非心理,他纖細的少年軀殼內裝著家庭主夫的炙熱靈魂,由於賣場正好在舉行蔬果特價拍賣會,熟食區的糕點也很便宜,所以雖然家裡的東西夠用,兩人最終還是提了大包小包離開賣場。
礙於Steve目前的身高,他手裡的購物袋直接拖到了地面,袋底磨擦著硬石子路會有破掉的危險,達成共識之後,Steve答應把購物袋交給人高馬大的Bucky,他自己只抱了一個塞滿麵包和鹹派的牛皮紙袋。
但,那個牛皮紙袋和從袋口伸出來的法國長棍仍然擋住Steve的視線,所以Bucky把兩只購物袋都移到一手,用另一手圈住Steve的肩膀,引導對方前進轉彎,從賣場到回家的路上都是如此。這麼一來彆扭的人就換成了Steve,他不只一次提出抗議,叫Bucky別把他當成小孩,Bucky表示他沒把Steve當小孩,他只是在做他熟悉的事。

稍晚,Bucky就印證了這項說法,他們遭遇到一個青少年才會有的尷尬窘境。
兩人先吃了午餐,這幾天準備伙食的工作變得比以往輕鬆,因為Steve的胃口只剩下二分之一,他的胃袋跟著身材一起縮小了。早餐的培根和蛋還沒消化完畢,Steve甚至覺得他吃不下中午的義大利麵,可是他得逼自己攝取澱粉,要不因此長不高就完蛋了──他甚至產生這種可怕的想法。
假日沒有任務,也沒有惱人的反派或外星人來襲。飯後,Steve和Bucky暫時沒別的事做,索性躺上床睡午覺。床舖是Steve唯一能敞開心胸依賴Bucky的地方,雖然他倚靠的方法從抵住對方的額頭變成了踡縮在對方胸前。
這也沒什麼不好,Bucky心想,他們小時候也是這樣過,只是眼下,他和Steve的關係又變得複雜了許多。但Bucky依然記得照顧Steve的感覺,過往那種保護慾又湧上來襲捲他的全身,他一手摟住Steve瘦小的肩頭,另一手枕著自己的腦袋睡覺,卻沒能睡著。
Steve身上穿著其中一套新買的睡衣,他在Bucky的懷裡睡得很香,睡褲卻才剛換上就被弄髒了。Bucky聽著Steve輕巧規律的鼻息聲,感覺有個硬硬的東西抵著他的肚子,他低頭看,對方的睡褲被撐起鼓鼓的一塊,前方的布料一片潮濕,不用想也知道發生了什麼。


蘇芽盾(圖片來源

评论 ( 37 )
热度 ( 17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