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文倉庫
錘基/盾冬主

© 夜藤
Powered by LOFTER

[錘基]Mate -10

01~0506~070809
◎居然也有不用上鏈結的一天好感動!
◎請注意,本章含盾冬成份(Steve! Alpha,Bucky! Omega)和錘基一樣有Mpreg設定,雷者請慎入;復仇者其他人的屬性各別為:Tony! Alpha(伴侶Pepper! Beta),Natasha! Alpha(目前無伴侶),Clint! Beta(已有妻小),Bruce! Omega(目前無伴侶)

這天早晨,復仇者人手一機的StarkPhone上內建的Skype程式響了起來。
最先拿起電話的是Tony,他不是早起,而是根本沒睡,和他一起待在實驗室的Bruce沒將手機帶在身上,所以他放下手裡的數據表,繞過桌子走到Tony旁邊,兩人一同看向螢幕。
在Skype上閃動的是群體對話通知,這是復仇者進行遠端會議專用的視窗,它會亮起來並不稀奇,只要復仇者任何一方認為有團隊集結的必要時,按下那個小小的綠色通話鍵,無論是否能收到全數人的回應,至少如實傳達了需求。
令人詫異的是眼下來電者居然是Thor Odinson。
這名來自阿斯嘉德的北歐神祇,雖然他是復仇者的一員,理當也被配給了一隻StarkPhone,但,Tony甚至懷疑他懂得怎麼上網。

「哈囉,金髮猛男,」Tony按下視訊通話鍵,屬於Thor的視訊鏡頭隨即出現在螢幕正中央,但他把臉貼得太近了,裸麥的膚色一下子佔滿整個畫面,Tony跟旁觀的Bruce同時被嚇得倒退一步,「嘿、嘿,麻煩你距離螢幕遠一點,Thor,不然我只看得見你的鼻孔和臉上的青春痘──不對,你沒有青春痘,真該死,你甚至沒有他媽的黑頭粉刺!好的,對了,就是像現在這樣,當你能看清楚我英俊的正臉時我也能看清楚你。慢著,你身上穿的是什麼?」
畫面中,Thor端正地坐在一張黑色電腦椅上,他使用的是桌機,所處的背景則像是一間比Tony的實驗室更雜亂的地方,他的金髮也同樣亂糟糟的,最可怕的是他的衣服,他穿著一件藍白綠相間的格子襯衫,它不僅皺巴巴還單薄得能看見若隱若現的乳頭,看起來就是丟進洗衣機裡蹂躪過幾百遍也不捨得更換的樣子,至於花色,Tony覺得他只在某些特定的人士身上看過,對了,就像是Steve會去大賣場跳樓減價的花車裡挑選的那種款式。

Thor低頭拉了拉身上的襯衫,彷彿沒察覺到有什麼不對勁,「這是我的好友Erik Selvig借我的衣服。是這樣的,今早凌晨六點我被傳送到英國國王十字車站的地下月台,當時我全身赤裸沒穿衣服,嚇壞了下車的客人,還有幾名女乘客拿手機出來拍照。後來月台的保全把我送到警察局去,他們原本要我做筆錄,結果有警員認出了我是雷神,我沒想到我在米爾嘉德居然那麼出名。」
「那是因為你是復仇者,全世界最偉大的超級英雄團隊成員之一,在便利商店的洋芋片包裝袋上還印滿你的臉──所以你早晨八點打電話來是要講述一個雷神在地球擁有超高人氣的故事嗎?」Tony走到實驗桌旁去拿他的咖啡,順便打了個哈欠。
「不,不,我很抱歉,朋友們,我無意在這樣的時刻打擾你們的睡眠,」Thor離開椅背傾身,向螢幕前的Tony跟Bruce鞠躬,「事實上稍晚我就得回阿斯嘉德去了,金宮不可一日無主。目前我人在格林威治大學,Erik在這兒有間辦公室,當時警員們讓我打一通電話,剛好我記得Erik的手機號碼,他便好心地在天還沒亮時就開車來警局接我。」
「你居然沒在第一時間想到聯絡你的好伙伴,太傷我的心了Thor,」被Thor的鞠躬禮弄得有些不好意思的Tony熱情表示,「既然來了何不多待幾天?如果你沒堅持要和你的天文學家老友敘舊,我晚點可以派一台直升機去英國接你來復仇者大樓,咱們喝兩杯。」
「謝謝,Stark之子,你的友情令人銘感五內,不過我──」
「一大早就想著喝酒,就算Jarvis寵壞了你,Pepper也會把酒櫃鎖起來的。」頻道中出現Natasha的聲音,她的視訊背景像是在一間倉庫,周遭漆黑不已,只有她的紅髮和眼珠子在鏡頭前閃閃發亮。
「邊執行任務還能邊上線,Nat,妳的八卦精神同樣感動美國。」Clint也加入了談話,他貌似正待在一間豪華的旅館房間內,身後躺的枕頭和壁面的掛畫看上去都是高檔品,按理Clint的薪資應該住不起這種五星級的房型,目測他也同樣在執勤當中,還是在一個與美國日夜顛倒的國家。

Tony喝了兩口咖啡後將馬克杯放下,手叉在腰際,裝模作樣地環顧一圈,最後目光又繞回螢幕前的北歐神祇臉上,「現在只剩下老冰棍還沒露臉了,Thor,你打算等Steve上線還是直接切入主題?我的良心建議是後者,等Steve找到通話鍵在哪兒可能是傍晚的事。」
「若被Barnes聽到這種話,他會拆了你的實驗室。」Natasha提醒Tony。
「我才不怕,浣熊現在可不適合輕舉妄動。」
「所以Steve的Omega也進入了發情期?」Thor好奇地問。
「你使用『也』這個字是什麼意思?」Clint展現出加倍的好奇心。
「事情顯而易見,咱們雷神正為了應付某位激情過人的Omega而傷透腦筋,照眼下的情況看來,他們大戰進行到一半,Thor就被光溜溜的扔到地球來了連片遮羞葉都不給。我很想知道哪位女神或者男神有這種能耐,畢竟雷神可是把他的錘子藏在褲襠裡,對了你的錘子有跟著你一起來嗎?還是也插在對方那兒了?」
「安靜點Tony,讓Thor好好地把話說完。」Bruce制止友人的喋喋不休。
「實情是,Tony所說的話雖不中矣不遠矣……」Thor難為情地搔著金色的鬢角,「幾小時前,我還在九界之中的約頓海姆,那裡的氣候有點像米爾嘉德的北極圈,終年覆雪,當然我原先待著的地方很溫暖,那名Omega是一個厲害的魔法師,他的防禦術能夠阻絕寒冷和掩蓋人聲,不過他也使用同樣的力量把我從他的國度傳送到了地球來,這太不可思議了,我原本以為只有彩虹橋和宇宙魔方才能建構蟲洞。」
「看樣子你在英國地鐵月台裸奔的這件事完全不妨礙你對愛人的一片痴心。」Clint說。
Thor落寞地垂下頭,「不,他不是我的愛人。」

眾人在手機的五吋螢幕裡透過視訊互望彼此,有志一同地露出玩味神色。
「什麼不是愛人的角色能讓雷神失魂落魄?」Tony問。
「連衣服跟貞操都失去了,倒是換來Twitter當日頭條王的尊榮。」Clint補充。
「我沒記錯的話Erik Selvig也榮登過一次榜首,那回他裸奔的地點是巨石陣。Thor,你打算聊一聊這是怎麼回事嗎?或者至少告訴我們這位幸運兒是誰?」Natasha在黑暗中俯下腰,她把手機擱在倉庫的地板上,雙手給AK47裝填子彈,表情一反常態的慈愛。
「他是Loki Laufeyson,你們沒有見過他,但或許聽過幾次他的名字。」
「我沒記錯的話他有好幾次出現在你罵人的字串裡,」Tony說,「還記得我教給你的那幾個地球單詞嗎?你可以試試把這個名字夾在中間,念起來感覺很順口:去他的Loki,天殺的Laufeyson!他沒收了我的內褲還扣押了我的大棒錘!」
「根據你的描述,這位Laufeyson先生在你父親手下做事,似乎是一位口才不錯的幕僚,若在米爾嘉德很適合當政客。但你對他從來沒什麼好印象,你去年提到他的時候連續捏碎了兩個啤酒瓶,我們都以為若你逮到時機會把他宰了而不是把他睡了。」Clint表達他的觀點。
「確實如此,不瞞你們說,直到三個月以前我都還這麼想。」Thor終於找到了一個適合的間距,此刻他的臉孔不偏不倚地位於視訊鏡頭的方框中心,面頰微微泛紅起來。
「三個月前發生了什麼改寫你對此人觀感的大事?」Natasha問,她將彈匣重新推進槍柄裡,發出清脆的咔噠聲響。
Thor思忖幾秒,接著將阿斯嘉德地牢內的那場刑訊過程向友人和盤拖出,他的陳述太過鉅細靡遺又不經修飾,等他說到他在Loki的子宮內遺精的那段時全體人員都要求他住口。

「我想我們都足夠了解你和Laufeyson先生可歌可泣的戀愛史了,」Tony一手捂眼睛,另一手對螢幕做出推擠的手勢,「為了大家的聽覺和心理衛生著想,親愛的Thor,直接說出此刻盤旋在你心中的煩惱,好嗎?如果你沒有回金宮的單程車票錢我可以資助你,就算你需要一台太空梭送你上去我也能聯絡NASA,他們的推進器是跟Stark工業買的。」
「不用這麼麻煩,剛才我一直沒機會告訴你們,我沒有遺失雷神之錘,Loki把它直接送到Erik的辦公室裡了,好像他早就預料到我會來這兒。所以我只需要透過Mjolnir呼喊Heimdall,他便能開啟彩虹橋通道讓我回去。」
「等等,Thor,聽到這裡我有個疑問,你說Loki Laufeyso從約頓海姆把你傳送到了地球,而你的住所是阿斯嘉德,言下之意,你專程大老遠地從金宮跑去九界的另一個國度找他?」Natasha說。
Thor又面露侷促地低下頭,「是的,因為Loki三個月前就從金宮的地牢裡脫逃,就在我第一次完成對他的標記後。我不曉得他用了什麼方法,總之他有能力完成遠距離空間傳送,要躲過Heimdall的耳目想必也不是難事。眼下我的父親陷入深眠,我深諳魔法的母親早已逝世,除了我之外沒有人能再壓制Loki,於是我——」
「這真是我聽聞過史上最遠程的約砲。」Clint發出感嘆。
「我的神話史沒讀好,我以為只有希臘神祇才這麼浪漫為懷。」
「你確實不了解神話,Tony,若你知道宙斯對全奧林匹克的女神都幹過什麼好事就會改變想法了。Thor,所以你的困擾是,你擔心一名從金宮逃脫的犯人對你的國家有什麼不良意圖,你追了過去,卻在和對方的對峙中被反將一軍,你和我們聯繫是希望取得復仇者的協助嗎?」Bruce試圖將事情導回正軌,並根據Thor的話語提出有建設性的詢問。
「謝謝你,Banner博士,你是對的,我需要借助各位的意見,不過那無關武力或軍事方面的支援,阿斯嘉德尚有能力應付內憂外患。我想問的是……你們可有處理孕期中的Omega的經驗?」

Thor使用的是Erik的電腦桌(當他全身一絲不掛的時候自然不可能還帶著StarPhone,它被保管在他金宮的寢房裡,哪怕他在那兒根本用不到),在他面前擺著二十吋的液晶螢幕,比手機屏幕的尺寸大得多,Skype程式也是Erik幫忙他登入的,目前畫面上共有三個視訊畫格四張臉,每一個人的臉都整齊劃一地呈現『|0|』的表情。
這時,又有一個新的使用者登入復仇者頻道,帳號名稱顯示Steve Rogers,他的聲音連同視訊畫面一起出現,「老天爺,我錯過了什麼?我看見會議發起人是Thor,這兒出了什麼大事嗎?」鏡頭中的Steve滿臉歉意,音量卻刻意壓得很低。
「喂喂隊長,非禮勿視!」Clint也朝鏡頭比了個矇眼的手勢。出現在眾人面前的Steve只露出頭部和肩膀,但看得出來他肩線以下是全裸的,他和Clint一樣都躺在床上,在Steve身旁還有另一顆腦袋,腦袋的主人沒露臉,從鏡頭裡只看得見對方披在枕頭前的幾撮棕黑色頭髮。
「早安,Steve,很高興再次見到你。」Thor微笑著向螢幕揮手。
「你好,Thor,你是什麼時候來地球的?我很抱歉我遲了幾分鐘上線——」
「不不,你一點都沒遲到,」Tony打斷Steve的話,「事實上你來得正剛好,老冰棍,Thor現在非常需要你的專業意見。」
Steve在畫面另一端環視眾人,好像他們真的繞著他排排站了一圈,「什麼意思?」「Thor的Omega懷孕了,是這樣沒錯吧?Thor,儘管你從剛才到現在都沒機會把重點說出口。而這裡唯一有切身經驗的人正是Steve。」Natasha說。

此刻,驚喜的神情同時出現在兩個金髮藍眼的壯漢身上,他們先是隔著屏幕互相道賀了一番,儘管Thor的震憾事實上遠不及Steve來得大,因為Thor早就知道Steve和Bucky是情感深厚的一對伴侶,傳出這樣的喜訊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相較之下,Steve對好友突如其來的消息感受到的訝異和其他復仇者是相同的。
「我打從心底為你高興,Thor,不過你方便說一說關於你和你的Omega遭遇到的狀況嗎?雖然我沒參與剛才的對談,但我了解我的伙伴,他們的表情說明了這整件事比我想象中要來得複雜。」
「豈止複雜,這簡直是諜戰片和文藝愛情片的完美結合體。他們是敵人,他抓了他,他鄙視他,他操翻了他又放走他,他追他追到天涯海角,現在他到了另一處天涯海角也就是這裡來告訴我們這一段感人肺腑的故事,故事的結局不是那個他懷了他的小孩,這顯然只是個開端。」
「我對於你敘事的能力就和裝潢的品味抱持同樣的懷疑,Tony。不過你可以參考他的故事大綱,Steve,至於細節請私下找Thor向你補充。」Natasha拿起手機靠向牆邊,她的視線投向遠方幾秒又轉回屏幕,似乎危機只出現在她的聽覺內一瞬間又解除。
「實情是Loki的確懷了我的孩子,不僅如此,他懷的還是雙胞胎。」Thor承認這件事時面有難色,獲得的熱烈迴響則是他始料未及。

「一發命中居然還是雙響砲?!真不愧是人中之龍,不,是神中之龍!」Tony無視Bruce扯他衣角的手指鬼吼鬼叫。
「除了恭喜我能說的還是恭喜,Thor,我相信阿斯嘉德不像地球有經濟長年不景氣的問題,就算有,金宮未來的國王一次養兩個小孩應該也不算太要命的負擔。」Clint後腦勺栽進鬆軟的枕墊中,看上去說不準是羨慕還是在為Thor祈福。
「你得加加油了Steve,你家Bucky只懷一個就把你搞到焦頭爛額,若你們打算趕上Thor的進度,似乎得換成你來向他請益。」
聽完Natasha的話,Steve先是飛快望了一眼睡在身邊的人,確定這一連串喧囂的討論聲沒有把對方吵醒,他這才抬起頭,然而在Steve開口之前Thor就搖了搖頭,「剛才我說的那則是好消息,壞消息是……Loki試圖把他的胎兒打掉。」
眾人呆愣了好幾秒,Steve首先發難,「你說什麼?這太不可取了!」
「別激動,隊長。不過我也感到納悶,Thor,你確定你給孩子們選擇的真是一個合格的未來好媽媽?」Tony把手機拿給Bruce,因為他需要雙手抱胸來展現自己的嚴肅。
「他的做法不難理解,都閉嘴,讓我把話說完,」Natasha喝止畫面上的男人們朝她投來的譴責眼光,「你們都聽見Thor之前講了什麼,Loki曾經為金宮重用,現在卻被視為通緝犯,我不管Thor實際上將對方定義成什麼角色,對方肚子裡的孩子存在性都太尷尬了,金宮裡的人知道了會把他們當成什麼?國家未來繼承人一夜風流的產物、和敵軍私通而留下的私生子?無論是哪一種,套用Tony的問句,Thor,先別說你那位是否適合生育,你有想過這兩個孩子的未來嗎?換作是我也會在他們降臨到這個世界受罪之前墮胎。」

身處在不同空間的六個男人都沉默了。Natasha是Alpha體質,她說出來的話卻比一個身歷其境的Omega更有說服力。
確實,撇開談論八卦的心態,Thor帶來的信息除了給復仇者平板乏味的生活(這些人的人生除了被任務包圍外大多數時間是很無聊的)投下震憾彈之外,當人們聽聞這個世界即將有新生命的注入時,本能性的反應總是喜悅和祝福,卻未曾去深思背後的層層隱憂。
身為團隊之首,Steve決定扛起打破這份沉默的職責,「我得再次向你說抱歉,Thor,這次是為了我的失言。Natasha說的沒錯,你和你的Omega……他的名字叫Loki對嗎?你們的處境比我和Bucky複雜多了,一條生命的去留與否固然是非常重要的選擇,但我不能只用自身的標準套用在他人身上,你必須視現狀而定做出能力範圍之內的取捨。」
「我也很抱歉,猛男,我實在不該大驚小怪,說穿了我和Pepper到現在還沒敢有小孩就是為人父母的責任太過龐大,我光想象大半夜得爬起來換尿片和泡牛奶就頭皮發麻,雖然那個時間我多半還醒著搞些有沒的實驗,但人總是有最擅長和最不擅長的事。」
「站在朋友的立場奉勸你一句話,Thor,要是你還沒做好準備當一個父親,那麼就算你的Omega所作所為聽起來像個混蛋,你也得承認他是對的。」Clint說。

聽完友人們的話,Thor眼皮半闔,他濃密的睫毛覆在眼臉上,貌似陷入深沉的思索。復仇者們都見識過雷神在戰場上是如何召喚他的閃電將地球上或外星來的敵人轟成稀巴爛,但除此之外,他們發現自己對這位北歐神祇的了解少得可憐,Thor對地球總是展現無私的關懷和熱忱,必要時也從不吝於守護,並且和他的伙伴們分享甜美的戰果,關於Thor自身的私事和情感生活,他鮮少提及,只是在眾人拿金宮之子的閨房樂事打趣時哈哈大笑地附和。
因此在復仇者的既定印象中,像Thor這樣的Alpha肯定沒有床伴匱乏的問題,他高大英俊,濃郁外露的信息素強而有力,即使看在米爾嘉德人的眼中都佔盡了各方面的優勢,不過眾人也同意沒有固定伴侶能夠綁住Thor的這項事實,因為無論站在神祇或人類的角度看來,他實在太年輕也太有擇偶的本錢了。

「朋友們,你們的觀點我再同意不過……」Thor開口道,「我有欠考慮,事實上我得知這件事的時間不比你們早多少,也就是距今幾小時以前。當下我處於一片茫然,彷彿聚集在Mjolnir前端的能量全數反饋到我身上,我眼前見到了閃電的軌跡,接下來,細節我不多說,總之我們做了愛,在過程之中Loki一如既往,他很清楚自己所想要的,我卻無法再處之泰然。他放手一搏而我綁手綁腳,他的身上背負著另外兩顆心臟的脈動,而我,我看著這個男人,感覺自己同時對三條生命有了責任——」
Tony在這時清了兩聲喉嚨,眾人透過螢幕一致瞪向他,「你接著說,我原本在數你的睫毛有幾根,現在我正細數你心上的皺折。」
「總之,就像你說的,Tony,我不是一個懂得浪漫的人。在來到米爾加德和聯繫你們之前的這段時間,我作出一番自省,長久以來我都以為自己足夠謹慎,然而仔細回想,說不定真的有除了Loki以外的其他Omega,因為我的疏忽而懷孕,他們卻得偷偷摸摸地自行處理掉這件事,單獨承擔負扼殺生命的罪狀。因為正如Natasha所說,背負金宮繼承入的血脈,這樣的包袱實在太沉重了,一旦沒經過正規的迎娶,所有的性交行為都屬於偷情,因而繁衍的後代都會被扣上私生子的不名譽稱號。」
「你的覺悟讓人感到欣慰,不過同時你也命中了要點,Thor,要入主金宮娘娘可不是動動嘴皮子就能成事,我對北歐神的禮數了解得就像Tony一樣貧乏,要是你的Loki是門當戶對的男武神或王子也就算了,偏偏他的身份格外敏感,是個政治犯。」Clint把自己翹在頭頂的幾撮尖髮壓平,它們似乎跟隨主人的腦思路活絡,不一會兒又全部站了起來。
「這些我都明白,同時我也明白為什麼Loki會把我扔過來了,在臨別前我對他說了一些話,如今想想還真是不經大腦,也難怪會惹得他這麼生氣。」
「你說了什麼?」Natasha問。
「我請求他不要打掉肚子裡的胎兒,我還說讓他跟著我回金宮。」
「我說句公道話,不管你對Loki抱什麼想法,他對你肯定是真愛,居然只把你傳送到月台而不是鐵軌上。」Tony說。
「現在我了解自己幹出多麼愚蠢的事了。」Thor像被水澆灌在頭頂的大型長毛犬一樣垂下頭。

在Thor前方的螢幕幾乎擠滿了視訊畫格,屬於Steve的那一格目前有些變動,在Steve枕邊的那顆腦袋動了一下,它往Steve的胸前靠攏,棕髮黏在他鎖骨上,Steve用手指把對方的髮絲撥順,接著親吻了他的額頭,當他再朝向手機發話時聲音更小了,「Thor,如果你希望保有你和Loki共同的孩子——我看得出來你有這份期望,每個人面對這種事的反應都不盡相同,相信我,你肯定不算糟,只是你的Omega又更加強悍了一點。」
「他確實如此,而且我必須很難過地承認,他還不能算是我的Omega。」Thor的目光從屏幕前挪開望向別處,他的視角投得很遠,貌似觀望著一顆遙遠的星星,從他口中道出的是一件對Alpha來說堪稱恥辱的事,但他的語氣和表情居然洋溢著幸福。
「你會說出這一番話,證明了你對這位Omega擁有足夠的尊重,這是大多數的Alpha都做不到的事,」從剛剛到現在鮮少出聲的Bruce將手機轉了方向,鏡頭中Tony的臉也變成他的臉,「有鑑於此,Thor,我認為你踏出了很好的第一步。和其他人的意見不同,我支持你留下這兩個孩子,若你真心想這麼做。誰也不能保證一個時期的決定能帶來下一個好的結果,只要你願意承擔責任,就沒有什麼難關不能度過。」
「是的,我同意Bruce的看法,」Steve接著說,「承續剛才的話題,倘若你打算說服Loki,那你就得有比眼下更好的立論點。當你去約頓海姆找他的時候,他已經放棄墮胎的念頭了嗎?」
「我無法確定,照Loki的表現看來,我打斷了他正在進行中的某些計劃,他在自己國家的邊境囤兵,似乎正籌備著什麼……這是題外話,重點是他熬煮了一鍋打胎藥,而我在不知情的狀況下弄翻了它,進而帶出一連串的真相。這也正是我憂心之處,我想帶Loki回金宮確實瞻前不顧後,但這是我唯一能看好他不讓他再自我傷害的方法。」

畫面上的諸多人臉進入周期性的凝滯,挑起下一輪話頭的人是Natasha,「其實在我看來,你已經說服Loki了,我單指保住胎兒這檔事。只聽你片面描述,很難做出完整的人格側寫,不過依我判斷,一旦Loki堅持要做的事,你能介入時它已經是過去式了。他沒下手就表示那並非他真正的意圖。」
Thor思考了一陣,「妳是對的,Natasha,Loki確實說過他留著胎兒是想引誘我去約頓海姆找他。」
「放長線釣大魚。」Clint吹了聲口哨。
「我越聽越覺得這整件事比看上去的更有希望,再加把勁兒!猛男,喜獲麟兒和抱得美人歸未必是魚與熊掌不能兼得。」Tony又把手機扳正了面向自己。
「引誘之說也未必是真心話,Thor,當我知道Bucky懷了我們孩子的時候,雖然我樂不可支,但他當下的反應也異常冷淡。和你遭遇的情況也許不盡相同,不過換位思考一番,Bucky是個超級士兵,你的Loki如你所說是名優秀的術士,又擅於權謀,他們同樣強悍不已,自尊心也高於常人,孕育一條新生命不僅是極大的重擔,也是對另一半的身心託付。我想,你要讓Loki接受現狀的方式,就是平等地對待他,而不是把他當成附庸。」
「說得很好,隊長,你終於完全睡醒了。我附議上述的每一個字,完成這項建言的前提是,首先你得弄清楚你的Omega真正想要的是什麼。」Natasha說。
「……我認為Loki確實追求平等,」Thor停頓了一陣,他仔細斟酌每個字,不再讓自己犯下輕率失言之過,「除此之外,他也想要掌握自主權,當Odin倒下時,他就選擇出走,因為他認為他失去了蔽蔭,也不想再輕易依附他人。」
「所以你萬萬不能把他勸回金宮,那無非是引狼入室。對你的國家和你的孩子都沒半點好處。」Tony表示。
「我贊成後半句話,至於前半句,我認為Loki根本也不想要阿斯嘉德的王位,不然他就不會把Mjolnir還給我了,他明明有獨佔它的大好機會,就算無法揮舞,也能當作對我的牽制,雖然他已經握有牽制我的最大籌碼了……」

眼見對話又要陷入死胡同,Steve察覺到自己在稍早錯失的那場討論中遺漏掉很重要也是最根本的一個立論點,「Thor,把你送來地球的人是Loki對嗎?」他問。「是的。」Thor點頭。
「他做這件事時沒有先經過你的同意?」
「沒有,Loki他——」
「他把雷神光溜溜地丟到地球上人口密集度數一數二的國王十字月台,只差那麼一步就能扔進哈利波特的魔法學院了。」Tony說。
「Thor還因此進了警局。」Bruce說。
「稍晚刷一下Twitter,我想拍了Thor裸照的地鐵女乘客會第一時間把照片傳上網路。」Clint說。
「而你對此一點也不感到生氣?」Steve再度向Thor發問,在他的認知中,雷神可不是這樣好脾氣的人。
「事實上我……」Thor像被人踩到了腳趾,卻跟雷龍一樣後知後覺感到疼痛,他仰著脖子思考,試圖把自己投入火冒三丈的情緒,那對以往的他而言是家常便飯,他的性格原本就是一點就著的類型,然而如今那份在血液下方衝刺的躁熱卻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股暖意,它溫和地流過每一條大動脈,匯聚到左胸腔內的心臟,心肌搏動的頻率連動著遠方另外三道心跳聲,兩個小的,一個大的,「我即使到現在也提不起生氣的勁來,」Thor坦承,接著他回想起Loki在朝他甩出一道綠光時說的那句話,「大概就像Loki說的,我的腦袋不太正常。」
「以及他沒說的,你愛上他了。」Natasha作出結論。

评论 ( 35 )
热度 ( 59 )
  1. 猫二子夜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