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文倉庫
錘基/盾冬主

© 夜藤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Bucky is Hunting(下)

上篇中篇AO3全文
◎抱歉留言回到一半,明天補完回覆!那啥的部分超過長微博單張圖的字數上限,所以最後一段直接上文字啦冏 若想觀看(下)章的AO3請點此

[前文連結請點此]

我騎哈雷把Bucky載到Stark大樓。交誼廳在頂樓,再往下就是簡報室。
由於Bucky出的是個人任務,匯報也必須一對一,我把他單獨留給Fury之後,就坐電梯到樓上等他。現在是九點零五分,我們很準時,Fury也沒有囉嗦,我心想事情應該很快就能結束了,等我到了交誼廳,卻發現一切沒那麼簡單。
除了Bruce和Thor不在(前者去教課,後者回阿斯嘉德處理家務事),其他人都在場,Natasha、Clint跟Sam坐在客廳看電視,桌几前擺著早餐不應有的啤酒罐和洋芋片筒。最出人意料的是,就連Tony也醒著,這種時間他多半還在睡覺。

一見到我,四人就像見到蛋糕的螞蟻,拿著手上的各種食物朝我湧近。
「怎麼樣?」Natasha問。
我有點兒心虛,「什麼怎麼樣?」
Bucky沒上樓來,復仇者們還沒機會見到他。昨天晚上我做了個實驗,我想試試除了酒精以外的其它東西是否也沒那麼快在Bucky體內代謝,這有助於我日後的各項門禁評估。實驗的結果是肯定的,我在Bucky脖子上吸出的一個吻痕到今天早上還沒消失,這很失態,我曉得,現在我只希望Fury對此視而不見。
「你們睡了沒有??」Tony暴躁地說,從他的黑眼圈看來,他似乎一夜沒睡。
而我開始認真思考這個問題的定義,「我跟Bucky每天都睡在一起,你們指的是……我們做了嗎?」

Clint跟Sam瞳孔睜得老大,就和身旁的Tony一樣,不過他們隨即回復常態,或試著表現如此,「對。」Sam說,「正確的問題是,做了幾次?」Clint補充。
「呃,」我在腦袋裡計算了一下,確認自己沒有任何遺漏,在美好的經歷中,人的記憶偶爾會出現疏失,醉鬼或清醒之人都是一樣的,「把早上那次算進去的話是五次。」
Natasha吹了一聲口哨,Clint的洋芉片從手裡滑落,卻又在落地前接住了,Sam目瞪口呆,他一手搔著其實沒有長度的頭髮,另一手不曉得該往哪兒擺。Tony仰天發出怪叫,Jarvis的聲音接著有禮地提醒,這道聲音的分貝可能會大到傳去樓下,Tony這才降低了一些音量(雖然我聽不出其中的差異),「混帳東西!我再也不相信什麼酒後亂性了!說酒精會謀殺精蟲的人都是騙子!」
……酒精會殺精?這種說法和酒後亂性一樣我都是頭一次聽說,情報來源還來自同一批人的嘴裡,所以這些人早先到底是抱著什麼心態在向我獻策的?也罷,那不是此刻要討論的重點。
「真要說,我傾向酒後助性這項理論,」我邊說邊轉頭打量身後的吧台,「謝謝你提供的酒,Tony,它們真的很管用,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還想多帶幾瓶回去,可以嗎?」


這只是裝置藝術

评论 ( 26 )
热度 ( 17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