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文倉庫
錘基/盾冬主

© 夜藤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On Thin Ice -11

01020304050607080910
◎療程高能憋笑


「Beck!抱歉打擾,我跟Steve碰到了一點麻煩,我需要借助你的專業知識!」Bucky一打通醫官的電話立刻對著手機吶喊,他原本擔心海上的信號接收不良,謝天謝地。
「怎麼回事?發生什麼事了?你慢慢說。」話筒那端的Beck聽起來也很緊張。
「我們在東北角找到了那座基地,它是九頭蛇的巢,搜索行動進行到一半時對方的人折返,他們在冰原上追了我們一陣,Steve跟我成功甩掉對方了,但是碰上了裂冰,我們不小心掉進湖裡泡了一會兒。」
「老天爺,你們在水裡待了多久?你們現在人在哪兒?你跟Steve都還好嗎?」
「冷靜點老媽……我沒事,但Steve有點不妙。我們目前在基地西南方約五公里的地方,因為Mary跟Nandi的腿被九頭蛇的雪橇犬咬傷了,牠們得休息,所以我們暫時回不了駐紮區。這裡看起來像是臨時避難屋,應該很久沒有人使用了,沒水沒電沒瓦斯。」

David把Beck的手機撈過來,「Bucky你的手機保持開機別關!我正在搜尋你們的座標。」
「找到了也不用麻煩,你們從海上回陸地少說要花上幾小時的時間吧?等確認座標後傳給Fury,讓他決定該怎麼做。我擔心的是Steve,剛才我給他量了腋溫,他的體溫降到了三十四度。」
「你自己呢?」Beck又重新接手電話。
「我三十五度半,在正常範圍,因為我只在水裡待了不到半分鐘,Steve為了救我整個人跳進冰湖裡,他至少在水底待了一分鐘,所以失溫情況比我嚴重多了,他現在的意識不是很清楚……」
「……天吶Bucky,你說隊長為了救你跳進了冰湖,這是真的嗎?」電話中突然出現Lily的聲音。
「沒錯,我的腳被對方雪橇上的挽具纏住了,Steve鑽進水底下幫我解困──等一下Lily,妳在哭嗎?」
「她只是有點激動,」現在聲音又換成Jessica了,「中士,你剛才提到你們那裡沒水沒電也沒有瓦斯,所以你沒辦法燒水,暖氣也開不了對吧?那你們能找到乾衣服、睡袋和毛毯之類的保暖物嗎?」
「有的,我們在雪橇上多準備了一套備用的衣物,剛才一進屋子裡Steve跟我就把濕衣服脫了換上乾衣服,屋裡有方型睡袋跟毯子,我應該把Steve裹進睡袋裡嗎?」

話筒那端傳來一陣騷動,聽起來像是好幾雙手在搶電話。
「現在還不能讓Steve躺進睡袋!他──」David的聲音。
「得先想辦法讓他回溫,你剛才說你們脫了衣服──」Lily的聲音。
「如果你們沒有熱水袋可以用,如果你的體溫正常的話──」Jessica的聲音。
「通通閉嘴!我才是醫生,我來講!」好好先生Beck終於發飆了,背景從無比嘈雜變成一片寧靜,「Bucky,他們說的是對的,Steve的體溫還沒恢復正常,你不能給他覆蓋加溫物,那是火包寒,反而會令情況惡化,你也先別替他搓揉手腳──你應該還沒這麼幹吧?」
「還沒,在和你們確認指令前我什麼也不敢幹。」Bucky乖巧得像一隻雞。
「很好,Steve有超級血清,但他現在血液循環變慢,所以無法那麼快自行回溫也很正常,你搓揉他的四肢只會讓帶寒的血液在身體裡亂竄,造成反效果,你必須先把他身體裡的寒氣往外送。在我給你們的配給裡應該有鋁箔墊?」
Bucky把手機夾在脖子旁,低頭翻找急救包,屋內沒有燈光,他打開了一隻強效手電筒擱在腳邊照明,「有。」
「你應該也能看到打火機跟蠟燭。」
「有……接下來我們要把Steve做成烤蝦嗎?」
「你還有功夫開玩笑表示你真的沒事,我太欣慰了。聽著Bucky,你去找幾張不要用的紙,把紙塞在Steve的皮膚跟乾衣服中間,再在他身體最外圍包上鋁箔紙,記得銀面向內。最後,這聽起來很蠢,但你得照辦,你讓Steve靠牆蹲著,兩腿張開,再點一根蠟燭放在他的胯下。」

Forum / Discussion / Personal
【Hydra Naughty?】

#1 Tony Stark
收到線報了,九頭章魚出沒在阿拉斯加冰原?

#2 Sam Wilson
Fury讓我們按兵不動,Steve和Bucky你們還好吧??

#3 Clint Barton
我已經熱好引擎了,隨時能開飛。

#4 Tony Stark
浣熊?活著的話就吱個聲吧?

#5 Steve Rogers
Bucky在忙

#6 Sam Wilson
隊長!!!!!

#7 Tony Stark
居然是Steve,你不是正凍結成一根冰棍嗎?

#8 Natasha Romanoff
我看過簡報了,你目前比標準體溫低了至少兩度,還能打字?

#9 Steve Rogers

#10 Tony Stark
目測是平均速度降到五十秒打一個字。

#11 Clint Barton
其實也跟隊長平常的打字速度差不多。

#12 Sam Wilson
你們安靜,有點同理心!失溫的人血液循環和行動力都會變得遲緩,給隊長一點時間組織語言。






#13 Tony Stark
一分鐘過去了,我能講話了嗎?我就想關心一下現在到底什麼情況?

#14 Sam Wilson
好吧我也很擔心,隊長,請在能力所及的範圍簡單描述現狀,看見你上線我們都鬆了一口氣,Fury丟來的資訊太少了,估計他也只了解大概。

#15 Steve Rogers
鋁箔紙

#16 Clint Barton
啥?

#17 Steve Rogers
蠟燭

#18 Sam Wilson
隊長你還好嗎?你的神智還清醒嗎?

#19 Bruce Banner
我沒猜錯的話是去寒法吧?那是一種寒隨汗出的民間療程。

#20 Natasha Romanoff
這種方法我聽過,俄羅斯人不太信這一套,但還是有人使用。在失溫者的皮膚和衣物中間墊入乾紙,體外再包上一層保暖鋁箔睡墊,把體內的冷汗逼出來。

#21 Tony Stark
就像擺在烤盤上的玉米或者大蝦?那蠟燭又是用來幹嘛的?

#22 Steve Rogers
胯下有火

#23 Sam Wilson
……Steve你現在不太適合討論這種事情吧?

#24 Bruce Banner
我想他指的是在尻下點火,那能將熱源自孔洞導入,帶動血液流通。

#25 Clint Barton
老天,隊長你的馬步得紮穩一點,不然一個不小心就要火燒屁股了。

#26 Natasha Romanoff
你說Barnes在忙,他幹什麼去了?

──────────────────────────────

Bucky蹲在避難屋門口生火,這附近也有小片林區,他撿了一些木柴回來,但是它們被雪水浸潤得十分潮濕,所以很難點燃,Bucky很後悔他們沒有帶小型瓦斯爐或者點火器出門,唯一令人慶幸的是外頭已不再下雪。
當他好不容易生起一小叢火苗時,他立刻把一支針管懸在上方,以一種安全的距離將其加熱,針管裡裝的是葡萄糖液。這時,Bucky的手機響起來,他一手握住針管,另一手接通電話。
「我是Beck,現在情況怎麼樣了?」話筒另一端的風聲很大,看來Beck和剛才Bucky打過去時一樣開了擴音,全體隊員都很掛心他們隊長的安危。
「我照你的話做,將Steve包在鋁箔紙裡等著變熟,五分鐘以後我會過去檢查。現在我正在加熱一管營養液,你說要給他注射多少劑量?」
「加溫到四十度以後,先給他注入250c.c.,如果沒有排斥現象的話可達300c.c.」
「知道了老媽,我真應該聽你的話把熱水袋帶出門。」Bucky語帶懊惱的說,他為了減少雪橇重量而把熱水袋和瓦斯爐都從裝備袋裡卸下來,對此Steve也沒有表示反對,如今現世報來了。

對面又是一陣騷動,幾名組員似乎在進行什麼重要且密切的討論,Bucky邊注意火候邊和趴在身旁的哈士奇們對望,牠們的眼睛有藍有棕,也有深邃的黝黑色,公的三隻正用嘴拱著身上的皮毛,掃掉雪珠,母的有兩隻瞇起眼打盹,一隻帶著警覺的神色四處張望。
Mary和Nandi都醒著,兩隻領頭犬的瞳孔裡有火球在跳躍,Bucky先是看了看她們的腳傷,再用唇語跟她們說『勇敢的女孩們』,這大概是他和這兩位情敵間做過最和平的一次交流。
「咳咳中士,等一下你再給隊長量一次腋溫,如果溫度有稍稍回升,你就能進行第二階段的療程:給他按摩身體,從最輕的力道開始,一點一滴觀察體溫復甦的情形,若他還盜汗反胃,你就得再換一趟吸汗紙,若他適應良好──」
Beck說到一半就被Jessica抓過手機接話,「若他適應良好,在沒有其它熱源可以加溫的情況下,你就要進行第三階段的療程。」
「什麼是第三階段?我聽著呢。」一陣風吹來,把火焰吹偏了位置,Bucky連忙用下巴夾住手機,空出手來撿起一根乾樹枝去撥動柴火。
「你剛才不是說那兒有睡袋和毛毯?」
「對。」Bucky說,他聽見Lily在一旁偷哭還是偷笑的聲音,他分辨不出來。
「人體加溫也是一種方法。你把睡袋攤平,和隊長躺在一起,再用毛毯同時蓋住你們的全身,只留口鼻露在外面。你要用手加壓在隊長的脖子、腋下和鼠蹊部,這些地方都有大動脈,能夠有效地回溫回血。」
手機從Bucky脖子前滑了下來,他在它落地前飛快接住它,「妳是當真的嗎??」
「……是的Bucky,這方法雖然老土了點,但確實可行。」Beck尷尬的鼻音從揚聲器裡傳來。

──────────────────────────────

#27 Steve Rogers
Bucky是火(Bucky is fire)

#28 Clint Barton
呃?我知道他很火,但你想表達的是──

#29 Natasha Romanoff
我想他要說的是Bucky在生火(Bucky is making a fire),只是少打了幾個字。

#30 Steve Rogers
他我溫暖

#31 Sam Wilson
請大家體諒隊長現在的組辭能力,自由腦補克漏字吧!

#32 Thor Odinson
可惜Loki不在那兒,不然他就能變出一團最溫暖的火焰,Steve和Bucky就不會那麼受罪了。

#33 Natasha Romanoff
你弟弟在的地方所有人都受罪,也許你是例外。

#34 Tony Stark
不,我認為Thor才是最大受難者,只是他的腎很強壯。

#35 Peter Parker
隊長我有個好方法,你可以讓Bucky嘴對嘴輸氧氣給你,有點類似人工呼吸但又不太一樣,那是把有溫度跟濕度的空氣傳給你讓你不在呼吸之中喪失熱量的好方法,真的!我不是在鬼扯淡!

#36 Steve Rogers
謝謝Peter,Bucky做了

#37 Clint Barton
隊長甚至沒懷疑Peter為什麼在這兒,他的情況真的不太妙。

#38 Tony Stark
這串對話記錄一定要留下來等Steve清醒後回頭看。

#39 Steve Rogers
我想他

#40 Tony Stark
誰?浣熊?他不是正跟你待在一塊兒?振作一點!

#41 Steve Rogers
我愛他

#42 Peter Parker
|0|

#43 Sam Wilson
……我想隊長已經沒事了。

#44 Clint Barton
沒想到文字也能這麼有殺傷力。

#45 Natasha Romanoff
原來讓Steve開竅就是往他的七孔裡灌冰水,我記住了。

──────────────────────────────

Steve把手機放下來,讓它滑落到毛毯上。Bucky推開避難屋的門,把它從身後關緊,阻絕掉風聲,再走進屋內,他一手端著一個碗,另一手拿著注滿透明液體的針筒。
他走到Steve身邊,把碗放下,用手掌摸了摸Steve的額頭,表情從眉頭緊蹙轉變成些許的滿意,根據Steve自身的感受,他們都在彼此身上找回了一些溫度,他同樣對Bucky右掌心透出的溫度滿意不已。
Bucky小心翼翼拿開Steve胯間的蠟燭,把它吹熄,在兩人中間的圓形橘光消失,只留下手電筒帶來的冷白光線。Bucky調整了手電筒的角度,接著將針筒平放在地上,伸手去剝Steve身上的鋁箔紙,他邊剝邊笑,大概覺得Steve很像一隻等著被人食用的烤蝦,只是Steve的皮膚沒變得紅通通的,若真的變成紅色那可就太好了。

可惜的是,Steve的膚色在冷光照映下還是顯得蒼白,雖然面色已比稍早時來得好轉。Bucky把鋁箔折疊放好,接著將一手探進Steve的衣服底下,摸了摸內裡的紙張,再把墊在對方胸前的那張抽出來,他把紙映著燈光看,發現它被汗浸成了透明色。
「原來真的有用!Beck不是在誆我。」Bucky邊說邊從Steve衣服裡抽出更多的紙,在那上面印了密密麻麻的數據,都被水漬暈染開來,部分字體變得模糊不清。這些紙正是Steve從九頭蛇基地偷出來的那疊文件,因為Bucky在屋子裡實在找不到其它乾燥的紙,只好物盡其用。他在將紙張塞進Steve身體裡時曾經詢問過對方,獲得的是Steve的一個點頭,然而當時的Steve意識不清,Bucky只希望自己沒毀了重要的資料,對他來說世界上沒什麼比Steve的命更重要。

「它們不重要,」Steve斜倚在牆邊,他目不轉睛看著Bucky,眼神還有些渙散,「你才重要。」
看來Steve確實在慢慢復原中,雖然咬字不清晰,卻已經開始甜言蜜語了。Bucky抽出最後一張濕紙後把紙張隨意攤開在地面,只要等它們風乾,也許還能辨讀出一定程度的內容,其實Bucky不怎麼在意上面寫了什麼,但Beck說陪伴失溫者聊天能幫助活絡對方的腦思路,於是他問,「這些紙上寫了什麼?」
「二代超級士兵計劃。」
「哦?」這下子Bucky有些被勾起興趣,不只是因為Steve完整地說出一串專有名詞,也因為九頭蛇的故計重施令人咋舌,「他們又想再搞出一個不受教的冬兵嗎?」
「他們無法得逞,」Steve說,「有我在。」
Bucky望向Steve,他知道,這是一場漫長的戰役,他聽說過是什麼讓Steve成為了第一位復仇者。雖然實情是這些紙面資料只是冰山一角,既然九頭蛇從未放棄超級士兵計劃,他們一定還有許多相關的電子存檔,砍掉一顆頭就會生出兩顆。不過Bucky的責任不是刺激病患而是安撫對方,他摸摸Steve的臉頰,「你擺平了一切,九頭蛇的詭計被美國隊長的汗水給化開了。」

說完,Bucky便拿起一旁的溫度計,夾進Steve的左邊腋下,他則握起Steve的右手,將對方袖子捲到一半,再用掌背在肘臂上拍打,尋找可以下針的地方。當其中一根粗大的血管浮出來時,Bucky叫Steve吸氣吐氣,他將針頭扎進對方的皮膚再把活塞緩緩向前推,儘管Bucky在救治方面的知識少得可憐,這種小事還難不倒他,在他記得或記不得的過往時刻曾替自己扎過無數次針,有時是注射微量嗎啡,有時是腎上腺素,無一不是為了更完美地執行任務。
「狗還好嗎?」Steve問。
「很好,我餵了大家乾飼料,也包紮了Mary和Nandi的傷口,你能相信嗎?我替她們上藥時她們居然沒咬我。」
隨著針筒內的葡葡糖液消失,Steve的皮膚恢復了一點血色,當Bucky再抬頭時,他發現Steve看著自己的眼神也比剛才找回更多焦距,他不禁在內心自我贊揚了一番,但他的工作還沒結束,他把空針筒放下,「現在來揉揉你的小肚子。」
Bucky邊說邊捲起長袖,他的口氣簡直像在哄嬰孩,但他很確信自己不是第一次說類似的話,Steve沒有反駁他,無論是出於體力不足或內心默許,Steve安份地坐在原地,讓Bucky撩起他的上衣將手探進去,Bucky的掌心貼住Steve的腹部,按照Beck說的用十分輕柔的力道順時針轉兩圈,再逆時針轉一圈,重覆進行了幾次之後,他眨了眨眼睛,「會覺得想吐嗎?」
Steve搖頭,「舒服。」
這下子Bucky更得意了,他從來沒想過自己也有當醫生的本事,他不了解這些照護的細節,卻對它們如此熟悉。空氣中開始飄散不存在的消毒藥水、紗布,甚至是少許嘔吐物的氣味,Bucky放縱鼻翼去吸吮它們,回憶的觸手伸過來擁抱他,細軟得像是棉花糖,一絲一絲鑽進肺部的都是甜膩香氣。

「看樣子你可以喝點湯了。」Bucky停下按摩,他的手離開Steve的身體,轉過身想去拿擱在旁邊的碗,Steve卻把Bucky的兩手抓住,將對方轉正重新面對他,「我不喝湯,」Steve搖頭,「讓我抱抱你。」
Steve說話的口吻同樣像小孩,可是天曉得,Bucky喜歡極了,從來都是Steve在照顧他,他不曉得被對方依賴是什麼感覺,然而這事一旦發生,Bucky便打從心底確認它從很古老的年代就已存在,只是他們很久沒有重溫。Bucky坐正了身體,讓Steve用不怎麼強的力道將他拖進懷中,他不敢太使勁,只是繃直了上半身將腦袋貼在Steve胸前,他順勢把溫度計從Steve腋下拿出來,瞄了一眼上方的刻度,三十四度八,這是個好的進展,但還不夠好,Bucky想起Jessica給他的建議,他的手悄悄地往Steve脖前移動,然後他的指尖觸碰到一個東西。

Bucky有點疑惑,他從Steve身前抬起頭,他們倆坐在一張打開的毛毯上,纖維帶來的熱度從褲子底下慢慢滲進來,但Steve脖子上的東西是冰涼的,這讓Bucky下意識想將它移開,以免剛才的療程前功盡棄。Steve坐在背光位置,Bucky的目光移向Steve的鎖骨,指尖撫摸對方掛著的鍊狀物,他剛才一直沒看見它(在寒地裡,他們始終包裹著層層衣物,他們很久都沒見過對方的裸體了,剛才他們脫掉濕衣服換上乾衣服時也背對著彼此,在此之前他們打死都不相信這輩子還會為了這種場合難為情),他將它從Steve的上衣裡拉出來。
那條鍊子是由許多銀珠串連成的,當它脫離了Steve的衣領,兩塊長方型的金屬物在半空中碰撞,發出清脆的喀噠、喀噠聲響。
Bucky愣望著那兩塊金屬,他一眼就看出前面那一塊上面刻了Steve的名字,正下方還有一串九位數的號碼,那是一塊軍牌,他認得它的模樣。
至於下面的那一塊,Steve主動抓起Bucky的手,將它擺正在他掌心裡。
James B. Barnes
32557038……

Bucky目瞪口呆。這不是贋品,他對它上面的汙漬和凹痕有印象。
「你……你是什麼時候找到這個的??」
「兩個月前,」Steve牽起嘴角,「是個驚喜。」
Steve的瞳孔在背向的光源中閃閃發亮,阿拉斯加尚未脫離永夜,Bucky在Steve眼裡看見了好久不見的藍天。Steve的面部肌肉還沒恢復正常運作,但他笑得很好看,反倒是Bucky快哭了,他絕不想承認自己的淚腺功能變得那麼發達,他憋住眼眶的熱量,整張臉變得漲紅,Steve抬起一手手背去蹭Bucky的臉頰,他的手跟著感染溫暖,也許是Bucky的錯覺,他覺得Steve的臉似乎也變紅了。
Bucky可以接著追問,他知道Steve的軍牌一直留著,它陪著Steve墜入北冰洋,被史密森尼學會很好地保管下來,等Steve甦醒後再將它領回去。但Bucky的呢?它在什麼地方又是為什麼被找到?很可能是九頭蛇有收藏戰利品的習慣,或者它單純地和冬兵其它的遺骸(例如切下來的左臂白骨)一起被留存作研究,這話題能做出無止境的延伸,可是此時此刻的Bucky一點都不在乎問題的答案。

他在乎的只有一件事,Steve把他們兩人的名字帶在身上,他也有。Bucky微微將Steve往前推,向後倒退幾吋,「我也有驚喜要給你。」
Bucky說,他跪在毛毯上,當著Steve的面將自己的衣服脫掉,露出赤裸裸的上半身,映著白光,掛在他脖子上的金鍊子清晰可見,鍊底掛著他和Steve兩人的戒指。

※※※

下章完結,預計在端午假期更,和Mirror終章與Mate新章一起

评论 ( 40 )
热度 ( 15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