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文倉庫
錘基/盾冬主

© 夜藤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On Thin Ice -08

01020304050607 
◎前趟更新時漏了標記,這是給 @客人4 的點梗(點梗原話:stucky! They go ice-fishing in the middle of nowhere !)本文篇名也由此而來


掛著降落傘的木箱在半空中減速,像一朵蒲公英似地飄下來。Steve靜靜目睹這一幕,這五個月來他收過好幾趟補給,對此見怪不怪,雖然以往的空投員多半會把木箱投在駐紮站,但這個月初搜索隊才搬遷了駐守地點,給神盾局的座標還沒更新,通訊器就和基地台失聯,所以投錯位置也很正常。
但不正常的事隨即來了,當箱子距離Steve越來越近,他發現了異於以往的情形:有個人趴在木箱正上方,雙手牢牢抓住箱緣,那人跟Steve一樣穿著防風大衣跟防水褲,冬天的巴羅鎮平均溫度是零下負25度,所以兩人在內裡還多套了兩層棉褲棉衣,外在腫得像頭熊。
那人臉朝下趴在箱蓋上,強風把他的帽子吹起來罩住整顆腦袋,Steve一時看不出來對方的長相,他只是吃驚地望著這一幕反常的畫面。

等補給箱『喀』地落至地面,在冰層上製造出沉重的壓痕,降落傘也跟著垂下來蓋住那個人的全身,Steve發現對方沒有動靜,便放下手裡的釣竿,準備走上前察看,這時,那人突然掀開降落傘,從木箱上跳下來,空投用的直升機還在天空轉圈圈,那人抬頭朝上方飆出一大串髒話,但直升機幾秒鐘之後就開走了,所有的怒吼聲都被捲進高速旋轉的尾翼。
換作平時,Steve會很想規範這些髒話內容,可是當他看見站在前方的人,聽見對方熟悉的聲音,他愣住了,「Bucky?」
那些豐富的髒字辭庫,以及對方講話時上揚的尾音和捲舌產生的氣音,站在Steve面前的是Bucky沒錯,Bucky的兜帽掉了下來,露出戴在裡面的毛線帽,帽沿往下滑遮住他一半的眼睛,所以他把帽子直接扯掉,亂糟糟的棕髮跟隨著靜電往外炸開,看起來更像蒲公英了。
「……嗨。」Bucky抓著毛帽杵在原地,和Steve中間隔著一個冰洞,他不曉得要說什麼,他搔搔頭頂,想了半天只擠出一聲嗨。
Steve把護目鏡摘下來,他打量Bucky的全身上下,再瞄了一眼旁邊的補給箱,接著爆笑出聲,「老天爺!你怎麼會在這裡?」

有一種居家常見的狀況是這樣的,老公坐在家中,看見老婆提著大包小包撞進門來,他放下翹著的二郎腿和手上的報紙,慢吞吞地說了一句:妳回來啦?
雖然是出於本能反應,但人類確實在不知不覺中說了很多不必要的廢話。如果這位老公看見的不是回家的老婆難道他看見的是鬼魂嗎?這是此刻出現在Bucky內心的咆哮,但他隨便吸進一口空氣,冰凍感就鎮住了他的肺,他罵人的力氣在剛剛全用完了,所以他只能一手叉腰,另一手用力拍木箱,「如同你所看見的,我跟著你的補給品一起被扔下來了。」
「你也是我的補給品之一嗎?」
Bucky停頓了一下,雖然他沒料到自己的命運,但眼下的境況又未嘗不可,「你說呢?」
「要我說,你來得不是時候,」Steve這句話讓Bucky揚起眉毛,他見狀笑了笑,曝露在空氣中的白牙從八顆變成十二顆,他走上前去拉Bucky的手,領著對方小心翼翼地繞過地上的圓洞,「剛才原本有隻魚咬住了我的餌,現在牠溜掉了。」
所以現在我的地位已經不如一條魚了?Bucky暗自咬牙,他望向地面,腳步跟隨Steve轉了半圈,兩人離開木箱旁站到另外一側,「那條魚是你的午餐嗎?如果是真對不起,補給箱裡有很多魚罐頭。當然啦,若現在打開箱子拿出裡面的改良版StarkPhone,還來得及把直升機叫回來,坐在上面的人有良心的話說不定會把我拎回去。」
「我想他們不會……不,我不是說他們沒有良心,」Steve抬頭望了上方一眼,直升機的尾巴已經變成了一個小圓點,和掛在藍色天空中閃爍的星星混在一起,「來吧,既然你都到這兒了。」
隔著厚實的手套,Steve把Bucky牽到他身旁,後者完全感覺不到Steve的體溫,他們的手指是兩團圓球,可是Bucky聽得見自己心跳的聲音在層層衣服底下加快,「我們現在要幹嘛?」
「當然是坐下來繼續釣魚。」

冷空氣會拖垮人的思考能力,可能連智商值都跟著降低了。Bucky非常肯定這個事實,Steve從一旁的雪橇拿出另一個水桶,將它倒扣過來讓Bucky坐,他自己則坐回原來的那個水桶,重新串魚餌。看著對方一連串的舉動,Bucky覺得像是坐在客廳沙發觀看國家地理頻道之類的節目,但那張沙發距離他有幾千哩遠,他屁股下面的也不是鬆軟的椅墊而是一個硬得要命的塑膠桶,他張開嘴,想說的話卻都變成在空氣中結冰的白霧,Bucky確信自己曾經擅長對付這種惡劣的地理天候,只是他暫時回想不起來相關的事,他只能將注意力集中在眼前的最小單位,他盯著Steve串上魚鈎的粉色肉塊,「這是什麼東西?」
「是蝦子,有浸過糖水的,」Steve將鈎子舉在Bucky面前晃了晃,他的釣竿很陽春,也不過就是一根小木桿繫著一條釣線,能抓得到魚才有鬼,Bucky心想,但Steve一臉的興高采烈,「魚兒喜歡這個。」

然後Steve就將線垂進洞裡,認真地等待。Bucky愣坐在一旁,他發現每經過幾十秒鐘,Steve就會晃動一下釣竿,他問他在幹什麼,Steve解釋這樣會營造釣餌還活著的假象,魚更容易上鈎。見Steve說得煞有其事,Bucky也只好繼續陪著他乾耗,一大堆雜念在他腦袋裡打轉,卻勾勒不出一個完整的想法。見到Bucky兩眼放空,百般聊賴,Steve便遞給他一個勺子,讓Bucky幫忙把浮在水面上的碎冰舀掉,Bucky沒有反駁的餘地,只好照做,結果當他把幾匙碎冰舀出來倒在雪地上,正準備第三次將勺子伸進冰洞裡時,Steve的釣竿劇烈地動了起來。
Bucky把勺子扔向旁邊,俯上前去想幫忙,但他也不確定自己能幹什麼,Steve伸出空著的那手攔住他,拿釣竿的那手則懸空靜止了幾秒,和水底的力量抗衡,接著Steve算準時機,手向上一拉,一條魚跟著釣線被扯出了水面。

「哇靠!」Bucky驚叫出聲,「原來世界上真的有人釣得到魚!」
「當然,不然你以為釣魚的人都在變魔術嗎?」Steve笑咧了嘴,他將那條活蹦亂跳的魚舉在Bucky面前,頗有炫耀之意。那魚居然還不小,目測至少有二十公分長,那條魚不停甩著冰涼的水珠,尾巴好幾次差點打到Bucky臉上,Bucky對於要怎麼處置一條釣到的魚毫無概念,他一陣手忙腳亂地往身旁搜尋,「所以我們要用什麼來裝魚,你的鍋蓋嗎?」
「我的什──哦不,當然不是,你在想什麼?」Steve注意到Bucky的目光集中在他擱在一旁的盾牌,他揉揉Bucky的頭髮,催促對方跟著他一起站起來,「我需要你屁股底下的那個水桶。」
Bucky轉身看,頓時恍然大悟,他彎腰拿起桶子交給Steve,後者把魚放了進去,不出一分鐘,魚就停止了躁動,完全靜止下來,在攝氏負30度左右的低溫,魚一下子就被凍結了,跟放進冷凍庫的效果一模一樣。

有了一次成功的經驗,整體氣氛就變得活絡,由於其中一個桶子拿來裝魚,所以Steve把自己坐的水桶讓給了Bucky,他自己繼續蹲在冰洞旁垂釣,顯然他肩負著今天午餐和晚餐的使命,或者接下來的好幾餐。Bucky也目不轉睛地看向洞口,他忘記了自己要跟Steve說的所有話,開始興致勃勃地問起和釣魚有關的事,Steve也樂得一一解釋,有個紅色的像是螺旋電鑽的東西放在雪橇上,Bucky指著問那是什麼,Steve說那是在冰上鑿洞的工具,接著Bucky又問,現在這個洞是Steve自己挖出來的嗎?Steve回答是的,語氣中不無得意,好像在冰上開出一個圓洞外加釣出一條魚是跟得諾貝爾一樣光采的事──在Bucky眼中看來確實如此,他深信自己即使有過在冰天雪地生活的經歷,但是釣魚這種娛樂?經驗值無疑是零,面對眼前的一切,Bucky的知識庫就和這片蒼茫茫的大地一樣空白,為了避免自己表現得像個白痴,於是他繼續丟出更多的問題。

接下來Steve又釣到了四條魚,加上原先那條,共有五條,它們分別是三條圓點鮭魚和兩條鱒魚,桶子的容積被越填越滿。等Steve開始串第六個魚餌時,他的目光無意間從魚鈎移向Bucky,他發現對方從剛才就抱著膝蓋,腳底在發抖,那是一種刻意掩藏也藏不住的顫抖,Steve又飛快看向Bucky的鞋底,接著他抬頭,「你穿的不是厚底防雪靴?」
你這才發現了,Bucky心想,其實他也是到現在才回憶起冰雪的威力,蝕骨涼意像刀子一樣從腳掌一吋吋往上割,普通厚度的橡膠底根本抵擋不住,「我坐直升機來的時候可沒想過自己會被扔到地面上。」Bucky說話時連牙齒都克制不了地上下打顫。
「真是個傻瓜!」Steve說完這句話,下一秒,他就在Bucky跟前了,Bucky還沒看仔細對方手裡的釣竿去了哪兒,他的身體突然懸空,連人帶屁股離開硬梆梆的水桶,Steve把他打橫抱了起來,跨了兩大步路接近雪橇。
雪橇上舖著兩片毛毯,Bucky一坐上去,溫熱感就透過防水褲和棉布源源滲進體內,他看見Steve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釣具,把裝魚的桶子和盾牌都擱到雪橇內,就擺在Bucky的身旁,然後Steve挺直身體,拔掉一邊的手套,將兩指放進嘴巴內吹了兩聲響亮的口哨。
Bucky還不知道Steve會吹口哨,他在此之前從沒聽過。以雪橇為圓心向外劃開,他們所在的地方是一望無際的廣闊平原,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從地平線上出現了數團黑影,它們各自散佈在圓周的幾個點,再從四面八方朝正中央齊聚。
幾秒後Bucky看清楚那些黑影是什麼了,它們是哈士奇,一共有九隻,九隻哈士奇各自頂著厚重漂亮的皮毛往雪橇的方向奔過來,一字排開坐在Steve腳邊,仰起脖子等候他發號施令。

※※※

「原來你就是大名鼎鼎的Barnes中士,幸會、幸會!」
醫務官Beck是個熱情的年輕人,他看起來年紀比Steve和Bucky還要小——純粹指外在。Bucky裹著一條毯子坐在地上,Beck剛剛給他量過體溫,再簡單地做了凍傷處理,現在他用沒拿溫度計的手跟Bucky握手,Bucky的右手跟隨對方上下搖動,納悶著自己究竟做了什麼出名的事?
「Steve一天到晚把你掛在嘴邊,」女探員一號走到Bucky身旁盤腿坐下,這間屋子不大,客廳的地板舖著土種純綿羊毛地毯,所以隊員們不喜歡坐沙發反而喜歡坐在這裡聊天,「我是Lily,很高興見到你,中士。」
Lily把一杯熱水遞給Bucky,他接下了並和她說謝謝,Lily有著細長的瓜子臉和覆臉短髮,不化妝五官也很清秀,這大概就是Clint口中很辣的女探員之一。另外一位更辣的探員從剛剛就待在Bucky身旁,她是Jessica,工作是資料解析,所以她的腳邊堆著厚厚的文件。還有一位年紀大一點的男探員David,他一拿到補給箱送來的新通訊器材之後就出發去基地台了(Steve先用雪橇載著Bucky回駐紮營,把Bucky交給Beck照顧,再和David開車去空投地點載木箱),他是維修技師,在見到Cobham Satcom提供的輕型終端機之後高興得不得了,那上面加裝了強波器,David說若運氣好的話訊號就能穿越磁暴,最慢明天早上可以恢復正常通訊。

「所以Steve都說了我什麼?」Bucky把馬克杯含在唇邊,故作好奇地問。
「他說你是他最好的朋友,啊,這個我們都曉得,我是二戰迷,史密森尼博物館的展覽看板文字我幾乎都會背了。」Beck的原子筆別在耳後,他手上還握著另一隻筆,飛快地書寫一張記事板上的數據,那是團員每天的血壓和體溫記錄。
「隊長還說你身手矯健,反應靈敏,是個神槍手,好幾次保護了他的生命安全。」Lily看著Bucky的眼神充滿崇拜之意,她很年輕,如果不把Steve算進去的話,這個隊伍的平均年齡大概不超過三十歲。Bucky很訝異這個年紀的女孩居然也會把美國隊長身旁的小跟班當成偶象。
「他提到你特別有女人緣,中士,這是真的嗎?」Jessica坐得離Bucky最近,她朝他挑著眉毛,不是調情的那種挑法,而是……總之她的表情極富深意,Bucky一時間無法解讀,Jessica明豔動人的長相在他眼裡也扭曲成未知的模樣。

Steve在廚房,他帶回來的五條魚已經放進冰箱,其中一條最大的被拿來當今天的晚餐,因為吃飯的嘴巴多了一張。Bucky往廚房望了一眼,它和客廳之間不過是一牆之隔,兩邊的人都能清晰聽見對方的聲音,於是Bucky稍稍提高了音量,「我的女人緣才不好,男人緣比較好,我十二歲的時候被一個臭小子纏住,之後就再也沒甩開過。」
「那個人就是隊長吧?他總是說他的背後有Barnes中士照看是他最放心的事,你們認識那麼多年到現在還會稱呼對方叫臭小子,好可愛,你們的感情真好!」Lily繼續一臉無邪地說。
「隊長還說你傷透了他的心。」Beck醫生站起來,走到門邊去調整暖氣,到了晚上,室外溫度下滑了少說五度,室內又增加一人份的耗氧量,他將風速調高以加強空氣循環。
「什麼?我有嗎?」Bucky心臟抽筋了一下。
「你們不是住在同一間公寓嗎?隊長說你是個超級破壞王,」Lily說完後又連忙補充一句,「不不,他沒有惡意,這只是另一個更加可愛的說法。」
「聽說你炸掉了你們的微波爐。Steve很心疼啊,那是他另一個好朋友Sam送的禮物。不過這也不是什麼不可饒恕的罪過嘛,我也曾經不小心把生雞蛋放進微波爐裡。」Beck說。
「虧你還是學醫的Beck。」Jessica又把她的細眉挑得高高的。
「術有專攻不代表萬事精通,妳整天泡在數字堆裡,不也是個記帳白痴嗎?」Beck回嘴。
「這個叫女人味,聽懂了沒大醫生,女人味,如果一個女人太精打細算把你的錢看得死死的你才要吃不消!」Lily站在女人國的立場幫腔。

這間屋子的喧囂氛圍很快讓Bucky產生了置身復仇者大樓的錯覺,可是他沒有心情懷舊,他的腦袋還當機在微波爐的話題,「Steve……他怎麼知道這件事的?」
「嗯?難道你不是當著他的面把那個啤酒罐放進微波爐的嗎?還是可樂罐?」Lily問。
「事實上我——」
「你就承認了吧Buck,」Steve的聲音從廚房裡傳來,跟著一起飄出的還有魚湯的香味,「難道你沒做過那件事嗎?還是需要我掀你更多的底?」
Bucky將杯子握在手裡,熱度透過白瓷滲進他的手心,他的腳底還是冰的,身體卻已經跟著室溫暖和了起來,他勾起嘴角,轉頭朝廚房丟話,「你是對的,讓你心碎的可不只是微波爐。」
「我沒說錯吧?還有什麼?」
「還有洗衣機跟烘碗機。」
Steve沒回話,Bucky的說法已經引來眾人嘩然,「你真是人不可貌相啊中士!最厲害的戰士同時也是生活殘障人士,我喜歡這種反差萌。」
Lily眼底的光亮讓人想起天空的那些星星,Bucky還沒機會問『反差萌』是什麼意思(事實上,她說的很多話Bucky都聽不太懂,他深刻地體會到自己老了),Beck就邊搖頭邊繞過他們身旁,朝廚房的方向走,「我去幫Steve煎牛肉,不不,別跟過來中士,我決定千萬不要讓你接近瓦斯爐一步。」

等Beck的背影消失在廚房門口的布簾後,客廳只剩下兩女一男時,Bucky又喝了一口熱水,再將杯子放下,面對他前方的兩位妙齡女子,她們眼中泛出的神采讓他有種莫名的不安。
「我不會給妳們找麻煩的,我保證——」
「我支持你Bucky。」Lily朝Bucky眨眨眼,她的稱呼讓Bucky嚇了一跳,好吧,雖然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是美國隊長的Bucky,但除了Steve和少數幾位復仇者之外,很少有第一次見面的人這樣叫他。
Bucky還想開口講話,在他身旁的Jessica抬起手按著他的肩膀,「我們都支持你和隊長在一起,加油,這是個好機會。」
他回頭看見她長睫毛底下綻放的電力,那當中蘊釀的是另一種截然不同的涵義。這一刻,Bucky覺得自己遭遇了比Natasha更可怕的生物。

 

评论 ( 46 )
热度 ( 16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