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文倉庫
錘基/盾冬主

© 夜藤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On Thin Ice -06

0102030405
◎過渡章,論Fury如何賣Stucky安利

神盾局三曲翼大樓的一到三十樓已經改建成普通的辦公樓層,三十樓以下是一般探員的辦公室,三十樓以上供高層主管使用,地下樓層則是完全關閉,因為再也不需要挪出那麼大的秘密空間來藏匿萬惡的洞見母艦了。
名義上神盾局已經轉為地下組織,為了低調行事,探員們都穿著公務員的西裝和套裝上班,在大樓門口的三鷹標誌也拆掉換成普通的立牌,上面寫著各個樓層的部門名稱,還有一層樓專賣各類飲品美食。
Steve穿著卡吉長褲和無領POLO衫,騎著哈雷來到他個人專用的停車格,把車泊好,然後直接進入大樓搭電梯到四十五樓,Fury的新辦公室就在那兒,Steve出了電梯右轉,沿著長廊走到最底端,在辦公室門口叩了兩下,推門進去。

坐在辦公椅上的Fury原本面對窗外,聽見訪客到來,他將椅子轉了半圈,正面面向Steve,自從Fury把舊眼罩跟著皮大衣一起燒掉後,他的打扮風格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他頭上戴著一頂無沿呢帽(現在是六月,沒人曉得大熱天他為什麼戴呢帽,可能是室內冷氣開得太強),黑底T恤前方有一道惹眼的亮紅噴漆圖案,Steve猜想他看不見的下半身應該是一件多功能工作褲。
Fury的新眼罩也配合著他的金屬混搭嘻哈風格,上面鑲了一圈細小的銀色鉚釘,他十指交握靠著椅背,用完好的那隻眼睛看向Steve,「你在電話裡說的是真的嗎?」
「是的,」儘管兩人的穿著都亂不正經,Steve還是將雙手背在身後,正經八百地回答,「我要加入冰原計劃。」
「兩年前我就問過你的意願,當時你拒絕了這項提案,如今這件事執行的難度又比之前更高,我不認為你對此有透徹的了解。」
兩年前,那時Steve還忙著籌備婚禮,當然沒空參加這個操蛋的計劃,但現在他有空了,「我知道神盾局一直沒放棄追蹤紅骷髏的下落,有很多信息都指出他還活著,當年你們在北極圈撈到我和那架飛船,跟著我一起墜落的是宇宙魔方,不過你們早就找到魔方了,也知道裡面藏著一顆無限寶石,目前已經現世的寶石有四顆,藍色的在魔方裡,紅色的跟乙太一起被收藏者保管,紫色在新星軍團手上,黃色在Loki的權杖中,橘色跟綠色的則還沒找到。」

Fury把五隻指頭放下來,另一手仍扶著下巴,好吧,Steve Rogers了解的資訊比他認為得再詳細一點,他以為這個男人結了婚之後腦袋裡就只裝得下購物清單而不是定月簡報內容。
神盾局確實在找那兩顆寶石,他們認為紅骷髏當初很可能把其它未知的力量帶在身上,掉入異次元,那些力量讓他活了下來,跟Steve和Bucky一樣來到二十一世紀,讓兩枚老冰棍(Fury也知道復仇者間的愛用暱稱,沒什麼事瞞得過他)活著的是超級士兵血清,至於紅骷髏,誰曉得他拿剩下的那些無限寶石幹出什麼無從想象的勾當?雖然沒有明確事實證明寶石在他手中,但橘色寶石代表的力量是時間,綠色則是靈魂,前者能讓紅骷髏順利穿越,後者則用來控制他人心神,兩者都很符合九頭蛇歷年來的劣跡。

「我可以告訴你北冰洋的搜索活動還在進行,不過近年來除了北極八國,其他國家也很想在航道上參一腳,因為可以爭奪的資源實在太多了,於是北極理事會的限制也越來越嚴苛,洞見計劃的失敗更讓他們覺得神盾局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所以我們派去的人力大多數時間只能跟氣象觀察員待在一起,偶爾才能悄悄繞著白令海峽打撈,進度很遲緩,目前找得到的飛船殘駭也沒有什麼可用價值。」
「殘駭可能漂流到了波弗特海或東西伯利亞海,也可能卡在阿拉斯加跟俄羅斯中間的峽灣,另外,你們不也懷疑紅骷髏若活著,基地有很大的機率會設在俄羅斯境內或格陵蘭島嗎?」
「正確,所以我們除了得跟囉哩叭嗦的理事會打交道,還要三不五時和俄羅斯人爭地權,從美國境內派去極地的駐紮員進去了就沒那麼容易出來,就算我們會不定時更換人力,但駐守的時間短則三個月,長則半年。」
「我明白,」,Steve維持著手擺身後的筆挺站姿,「我接受。」

現在Fury十根手指頭都放下來了,改擱在桌面上,他背部離開椅背,身體前傾,「聽著Rogers,雖然我有權限,但我對八卦消息向來不抱興趣,我只想了解你的私人生活是否出了什麼我不知道的問題?這將影響工作表現,所以很重要。」
「沒有問題,只是按照你的安排,假裝我跟我的伴侶是一對沒有法定婚配關係的好朋友。」
「你表達過你對這件事的不滿了,我也再度重申我的立場:隱藏樹葉最好的地方是樹林,偶一為之的緋聞只是替你和Barnes的婚姻打煙霧彈,就算你們倆在許多場合的舉止明目張膽,人們只會看到他們想看的事。」
「請定義明目張膽?」
「在大賣場牽手,在地下停車室接吻,在夜間的公園進行自以為無人知曉的妨害風化之事……我不打算一一列舉,再次提醒你,神盾局是情報單位,我瞎了一眼不代表整個組織都是瞎的。」
Steve定格在原地不動,他深切地肯定在自己和Bucky的生活周遭充滿了十三號探員。

「反正這一切暫告歇止了,接下來至少有三個月,你的眼線會很清閒,北冰洋的行動則因為有美國隊長的加入而將有所進展,別忘了他是從那裡被撈出來的。」
「站在組織的立場,我很高興聽見這則好消息,站在上級和個人立場,我覺得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件事,輿論的風向球正在轉動,我知道你對秘婚的安排很不滿,但也許這層遮罩能比預期中的還早撤除。」
Steve挑起眉毛,「什麼意思?」
把Fury的話翻譯成白話文,就是神盾局說不定會讓美國隊長跟前冬兵提早出櫃,但這怎麼可能呢?

「我說過了,我們是情報單位,除了不分日夜地進行各種複雜又乏味的信息攔截和解碼外,偶爾也有些探員在上班時間打混摸魚,託他們的福,某些藏匿在網路世界夾縫中的寶貴資訊就是這麼被挖掘的,」Fury彎身拉開桌前抽屉,從裡面拿出一份文件,內容大約十來張紙,他將它們遞給Steve,「目前在網路上很流行的一種次文化叫作『Slash Fanfiction』。」
Steve接過紙張,「那是什麼東西?」
「你自己看吧,簡單來講,就是某個特定的族群在網路平台上進行的各種創作,有些人透過繪畫,有些透過文字,根據了解,若用你和Barnes的名字作為關鍵字搜尋,在目前你看見的這個互動平台上能查詢到的相關作品已經超過兩萬篇,這些作品的千萬瀏覽人次都支持你和Barnes是一對情侶,上述的統計數字還僅限於英語系國家。」
Steve正在翻閱Fury給他的紙張,聽到這兒,他抬起頭來,瞠目結舌的望向眼前這名資深前間諜和現任神盾局首腦,他不確定自己聽見了什麼,「你說我……Bucky……他們……」
「不要結巴,有機會你也該多了解民意所向Rogers,雖然這不足以代表全民意見,卻也說明了開放的觀念正在世界的各個角落以我們看不見的速度蔓延,因此你可以期待有朝一日自由黨的聲音蓋過保守黨。我承諾你,屆時神盾局會替你們舉辦二次婚禮,我以顧問的名義當主婚人。」

Steve再度低頭看向手裡那疊紙,這顯然是從Fury所說的網頁打印下來的內容,前幾張紙頁上印滿了密密麻麻的小字,Steve用優秀的動態視力飛快掃過一遍,那大致寫的是他和冬兵在洞見計劃之後如何戲劇性地在布魯克林市重逢,他又是如何陪伴冬兵經過漫長的心理復健找回記憶,讓冬兵重新變回他的Bucky,接著他們確認彼此的心意,故事在兩人互訂終生承諾之下圓滿告終。Steve得承認,就算只是靠瞎猜,文中有很多細節居然符合了大部分的事實。
他又持續翻開紙張,在下面的紙頁上看見一張全彩圖片,它看起來是用電腦著色的,繪工相當精細,那是他和Bucky各自穿了藍白紅相間的背心去大街上參加同志遊行,在他們身後還飄揚著一幅鮮豔的彩虹旗幟;這張圖還在可接受範圍,排在下面的另一張圖,是兩人打著上身赤膊,Bucky泡在浴缸裡,Steve坐在浴缸外的一張小板凳上幫他洗頭髮,白色泡泡搓得Bucky滿頭都是;再下面的一張圖是兩人躺在床上接吻,他們的身上裹著一條棉被,棉被底下的身體曲線很明顯是赤裸的;再下面……
Steve倏地把紙蓋起來,滿臉通紅,他不曉得Fury是怎麼做到臉不紅氣不喘地向他解釋這項文化。他把那疊紙對折,原本想將它們還給Fury(紙面上的網址他已經默背起來了),他的手停在半空中猶豫了幾秒,最後又把紙收回去,折疊成更小份塞進褲子口袋。

「還是確定要去北極?」Fury問。Steve立正站回原來的地方,目光越過Fury的帽子頂端看向外面的窗景,「是。」
「好吧,我會讓Hill把行程表另外傳給你,它們沒有印在剛才那些紙上。另外,我看見你左手上沒戴戒指,它去了哪兒了?」
Steve看著從Fury頭頂飄過的一片雲朵,雲絮抽成一絲一絲的像是棉花糖,他將視線再轉回Fury身上時,想象了一下對方穿著鉚釘背心拿貝斯在婚禮上演奏的畫面,然後他憋住了笑,「熱漲冷縮的原理,我怕到了阿拉斯加時戒指會黏在我手上,拔不下來,所以先交給我丈夫保管。Nick,別忘了你的承諾。」

评论 ( 23 )
热度 ( 1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