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文倉庫
錘基/盾冬主

© 夜藤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On Thin Ice -04

010203
◎小蜘蛛打醬油;亮完紅燈亮綠燈再亮黃燈


收到Jarvis知會的Steve隨即離開拳擊室,前往淋浴室沖澡,半小時後他和Tony跟Pepper打了聲招呼,便走出復仇者大樓,騎上哈雷回家。
在公寓樓下仍有一些記者待在車上留守,一見到Steve出現,其中兩人就奔下車衝了上來,Steve把機車停好,完全不理會圍向他的麥克風(他知道他不屑一顧的側臉可能會登上晚間新聞,那正是他對此事的表態),他直接爬上人行道通往公寓大門的階梯,把頭也不回的背影留給攝影鏡頭。

Bucky就坐在客廳等Steve,兩人見到面以後,先是給了對方一個擁抱,接著是很多個親吻。Steve才剛洗完澡,身上還有肥皂的香味,但Bucky可沒洗,於是兩人又一起進了浴室,在裡面待上足以浪費掉半座游泳池水量的時間。傍晚兩人一致決定叫外賣來當晚餐,吃完晚餐後他們早早進了臥室,在床上耗到半夜。
Steve的十顆指骨和指節上都有被沙袋磨出來的擦傷,過程中Bucky不時用舌頭舔著它們,Steve則忙著舔他身上的其它部位。他們不習慣在床上談公事,因為Steve總有各種方法堵住Bucky的嘴和榨光對方的體力,他的丈夫也熟悉相同的技倆。
當晚兩人都睡了個好覺,第二天還一起睡過頭。在昏昏沉沉的高潮餘韻之中,人像飄浮在白雲的頂端,覺得一伸手就能摘到星星,世界上沒什麼事難得倒他們。婚姻,就是靠這種飄飄欲仙的幻覺走過無數夜晚,再在第二天清醒的時候從天堂降落回地面,反覆思考著相同的難題:今天早餐該吃什麼好呢?

這是Steve每天早上醒來時想到的第一件事,基於好友Sam的建言,他開始減輕自己的強迫症,他還是很早起,只是睜開眼睛後他試著躺在原地賴一下床,轉頭看看窗外的天氣,判別在樹上吱吱叫的是哪一種鳥叫聲。Steve放鬆的情緒能讓身旁的人睡得更好,等Bucky也跟著醒來,他揉揉惺忪的睡眼,頂著一頭亂髮向Steve微笑,泛在他臉上的是真正健康的紅潤,那讓Steve不自覺地湊上去吻它們,然後他們可能就埋進被窩裡耗掉一整個上午,連早餐都沒吃,一餐不吃餓不死兩個超級士兵。
同樣悠閒的生活步調綿延到下半天,一整天,一整個星期,一個月。Tony說的沒錯,一個月之後已經沒人在管上個月的今天美國隊長鬧出了什麼緋聞,人們的記憶老早就被更多的新事件覆蓋。Bucky折衷聽取Steve的建議,他們儘量不在大白天一起出門,晚上能幹的事反而更多,例如有一天過了九點,兩人在把晚餐的餐盤放進洗碗機後,心血來潮決定騎車去兜風。那天Steve讓Bucky坐前座,他知道對方覬覦他的大馬力很久了。Bucky前傾趴在油箱上,聽著被油門催出的1200c.c.引擎聲興奮不已,Steve則從後方摟住他的腰,在夜間晦暗的視野中肆無忌憚地吃豆腐,等他們騎到曼哈頓和布朗克斯的交界處,Bucky在一座鄰近河岸的公園旁熄火,他仍待在前座,讓後座的Steve把手伸到更下面的地方。

這樣的好日子過了快兩個月,然後,新的任務下來了。
Steve對此早有心理準備,太陽出久了偶爾得下點雨,不然全球會鬧乾旱。這次要出遠門的人換成了Bucky,而且,緋聞不能總是只有美國隊長一個人扛,和他同居的Barnes中士若沒有久久一次的桃花運,也相當令人生疑。
Bucky被安排前往的是義大利(哦,多麼詩情畫意、容易拈花惹草的國家!復仇者們知道消息後私下表示,當然他們只敢在Steve聽不見的地方嚼舌根),這一趟沒有武裝行動,計劃內容是Bucky和一名女探員喬裝成一對夫妻,用神盾局提供的偽造邀請函混進羅馬市的一場募款酒會,那兒隱藏著某些不法金源流通的管道,他們得想辦法從酒客口中套出一些有用的話。做這件事對目前的Bucky來說沒有太大難度,也許他記不起所有的事,但睜眼說瞎話的功力張口就來。

和Bucky一起出任務的女探員名叫Linda,她和神盾局大多數的探員一樣,並不曉得Bucky已婚的身份,Sharon則是少數知情並願意配合作戲的那一方。於是最令Steve糾結的時刻來了,Bucky出門前把自己的婚戒交給了Steve保管——基於Bucky的特殊情形,他的婚戒一般不戴在左手,而是用一條金鍊子把戒指串起來掛在脖子上,大多數出武裝任務的時刻他和Steve一樣不會拔戒指,Steve的戒指好端端地隱藏在皮手套底下,Bucky的鍊戒則被捂在戰鬥服下方,伴隨著他的心臟跳動。
只是這一回,為了連同伴的耳目都瞞過,兩人再三考慮之下,還是決定讓Bucky把戒指留在家裡。他和Linda扮演的是夫妻,自然也有偽裝用的婚戒,Bucky的冬兵身份在神盾局裡廣為人知,Linda向來擁護冬兵無罪論,美國隊長和Barnes中士擁有的支持者比重雖然有點失衡,但Linda正好是後者的忠實粉絲,所以她才會成為此趟任務的人員首選,因為她絕不會扯Bucky的後腿,還會極力掩護他是冬兵的事實,她將亮晃晃的婚戒戴在右手無名指上,而Bucky,為了行動方便,Tony在很早以前就受神盾局委託製作了擬真度極高的人造皮膚,讓Bucky出任務時套住他的整隻左手。兩個月前,幸好Bucky下樓倒垃圾時也套著假皮,逮住他問話的記者才沒有察覺到他的左臂是金屬製的。

Steve低頭看向Bucky膚色的左手,對方無名指上套著一個指圍大了整整一號的假戒指,款式還醜得要命。Steve握著那隻手,表情像一條垂下耳朵的大型犬,Bucky揉揉他頭頂的金毛,把串著戒指的項鍊放進他的掌心,「我愛你。猛男。」
「我愛你。一路順風。」
他們先親吻對方的臉,然後把吻移到嘴唇上。這句我愛你至少要支撐半個月的量,所以說得特別久。
然後Steve跟小學的訓導處主任一樣,檢查Bucky的行裝就像檢查他隨身攜帶的手帕跟水壺,等Bucky踏出公寓大門並且坐上停在街邊等的計程車,車門砰地一聲關上後,Steve貼在門邊,腦袋裡盤旋著一張長長的計劃表,那是他接下來半個月要做的事,感謝Sam提前打的預防針,Steve又想起了那個傘兵的故事,雖然他此刻完完全全能體會對方的心情,但既然對方是個反面教材,Steve無論如何不能步其後塵。

※※※

今天是復仇者的電影之夜,Steve錯過了一季,這次終於又跟上大部隊的腳步。這半個月來Steve在Stark大樓頻繁出入,儘管他不是有意為之,但這讓他再度像團隊的一份子,而不是結婚後就神隱的家庭主夫。
撇開出任務的時間,Steve偶爾會坐在電腦室用視訊和Bruce聊天,聆聽對方做拙火瑜珈的心得,Sam在晨跑時會被突然出現在身旁的『在你左邊』嚇一大跳(Steve和Bucky有自己的跑步路線,而Sam很高興他和兩人的路線沒有重疊,Bucky出差時例外)。有一回大樓天台的磁磚裂開,Steve親自扛著水泥桶和防水膠去補,因為該平台被反派降落的次數實在太多了,Steve砌磚時隨手把盾牌擱在一旁,他表示這麼做能同時幫Tony省下一筆小錢和達到對反派的嚇阻作用,一舉兩得。
Thor這段期間剛好又回金宮去了,宇宙間的分合平衡以一種悄然的規律在運行,沒人摸得準。Natasha和Clint因為任務的繁雜性不常出現在Stark大樓,但舉凡出現的時刻,他們至少會撞見一兩次Steve窩在牆角講手機的場合,羅馬跟紐約的時差是六小時,所以Steve的手機通常在下午響起,他在這半個月內做足了功課,他連一封簡訊都沒傳給Bucky過,都是由對方主動聯繫他,畢竟Bucky進行的是臥底工作,無預警響起的簡訊提示音或內容都可能曝露行蹤,再者,Steve也不願意讓自己無謂的擔心干擾對方的任務進度。

Steve正面的作法獲得良好的反饋,Bucky雖然一天最多只能打一通電話給他,但時間都非常固定,顯然Bucky在大西洋的另一端也擬出自己的一套步調。當兩人懷抱期待在電話接通的那一刻聽見對方的聲音時,他們滿心愉悅,思念之情溢於言表,Steve已經努力把音量壓到最小聲,可是他拿手機倚著牆走來走去,露出一臉的傻笑,任誰都能看出他跟Bucky在講電話,對話內容是什麼也不難猜,從牆邊不斷傳送過來的磁波讓人坐立難安,覺得自己像個偷窺狂,於是眾人紛紛拿起啤酒或洋芋片移動到別處。

今天播放的電影是死神來了(Final Destination)第六集,這也是系列之作,片子要傳達的主旨非常簡單:人類會因為各種詭異的方式死於非命。它的第一集堪稱經典,第二和第三集也算傳承了精神,但由於第四集爛到人神共憤而一度被復仇者扔進片單黑洞,直到第五集恢復水準後才又把它撿回來。
然而歷經數年,本片在系列作的風潮下跟著重新開機,死神對於人類的整治推翻再重來,截至目前為止的創意乏善可陳。片子才播到一半,Tony就在沒按暫停鍵的情況下去了兩趟廁所,Natasha和Clint各自斜倚在沙發的一角,面無表情地吃爆米花,Steve則兩眼發直地看著片子裡的主角們變著花樣的各種死法,他沒看過前幾集,這類主題在他眼裡還是很驚悚,加上Steve的動態視力是一般人的四倍,他連雪佛蘭變成大黃蜂的每一格畫格都能看得出來,所以那些血肉齊飛的畫面對他的視覺根本是一種虐待,但人類奇妙之處就在於看見越獵奇的事物就越是移不開目光。

Peter Parker是復仇者的新成員,他還是個年輕的高中生,卻因為自身的某些特殊才能獲得Fury的青睞,他去年才正式加入團隊,跟大部分的人都處得不錯,在Steve眼裡他是個完全沒有心眼的好孩子(真的是孩子,Steve的年紀可以當他的曾祖父了)。不過根據保密機制,Peter能接觸到的高層信息很有限,他當然也不曉得Steve和Bucky秘密成婚的事,他只知道他們倆的感情非常好。Peter自從加入復仇者以後從來沒錯過電影之夜,但Steve和Bucky一起缺席了好幾場,每當Peter問起他們的下落,得到的回答都是:冰棍在融化。這似乎是什麼復仇者通用的暗語,所以Peter也聽過就算,他對Steve和Bucky所知的最親切的資訊就是兩人的綽號叫老冰棍。
終結站系列對Peter這種年輕人來說缺乏新鮮感,他打了個呵欠,用抽水馬達從一個人的屁眼吸掉腸子的死法在第四集就用過了,但這正是螢幕上那位倒楣老兄在發生的事。Peter環顧交誼廳一圈,他發現Tony又去上廁所了,Clint走到吧台往冰箱裡撈啤酒,Natasha和Steve還坐在沙發上,那條從排水孔吸進去又噴出來的大腸飛過Steve眼前,他看起來快要吐了,為了轉移這個可憐老人家的注意力,Peter一手拍了下膝蓋,把他突然想到的某件事說出來分享,「嘿,我今天來這裡的路上看見了Bucky!」

他這句話非常成功地吸引了Steve的注意力,Steve轉過頭看向Peter,「什麼?」「Bucky不是還在羅——曼蒂克地進行私人約會嗎?」從吧台走回客廳的Clint拿著兩罐啤酒,他將其中一罐扔給Natasha時被她瞪了一眼,他隨即想到Bucky去羅馬是第五層級的秘密行動,Peter並不知情,於是他立刻改口,隨便扯了個說法,殊不知他的烏鴉嘴靈驗了。
「沒錯啊,我在兩條街外的StarBucks看到他和一個女生坐在一起,那女的長得很漂亮,頭髮長長鬈鬈的,她和中士各點了一杯咖啡,兩個人不知道在聊什麼笑得很開心,她還抓著Bucky的左手翻來覆去地看,我以為她是Bucky新交的女朋友?你們認識她嗎?」
Peter一臉天真地將視線轉向在場和Bucky最熟的Steve,Steve愣在原地,過了幾秒鐘,他回答,「我想我認識。」Linda留著一頭長鬈髮,她也確實很漂亮。
這時Peter才發現Steve的臉色不太好,更正,是全交誼廳的人臉色都變得很不好。今天Sam有事晚到了,他坐電梯上頂樓,在途中遇見從廁所回來的Tony,兩人一起進來,才踏進門口就被Peter這則爆炸性的消息釘住腳步。

前方有武裝預警。Sam和Tony看向坐在沙發上的Steve,腦袋裡同時浮出這則警訊,同樣的警鈴聲也在Natasha和Clint腦內大作,唯一狀況外的只有Peter一個人。接下來,大家佯裝無事地各自入座,影片繼續播放,但已經沒有人在認真看電影了。
知情的人都注意到今天下午Steve的手機並沒有響,也許今天是電影之夜,Bucky和他早有約定不打電話,或者有別的原因,沒人曉得,也沒人敢問,至少在把Peter揍出去以前這件事不可能被拿出來當面討論。
Tony正在盤算是否要用無聲加群的方式叫大家上網商量對策時,Steve從座椅前站了起來,「抱歉……各位,這片子有點血腥,我看得不太舒服,得先走了。」
這時電影演到一個中年人的大衣被火車門夾住,整個人被捲進軌道下方,鮮血跟碎肉噴得鏡頭都是。Peter抬頭看向Steve,「啊,你要離開了嗎?」
「去買咖啡?」Natasha警戒地問。
「不,不是,」Steve兩手插進口袋,給了沙發前的Sam一個眼神,示意對方不用跟著起身,「只是回家而已。」

接著Steve就走了,他前腳一踏出交誼廳門口,Tony立刻站起來走到Peter面前,拎著他的衣領讓他坐到沙發最中間,「屁孩,過來,今天得給你上新的一課。」
「……我是不是說錯什麼話啦?隊長他看起來很不開心。」Peter整理好領子後左張右望,在場每個人射向他的眼神都說明了肯定的答案,Peter不清楚細節,但就連他也能看得出來,冰棍在剛剛那一刻凍結了。
「在復仇者大樓裡你得遵守三件事,」Tony豎起三根手指,「一、不要在Steve面前主動提Bucky,二、不要在Bucky面前主動提Steve,三、不要在他們兩人面前主動提他們兩個。」

评论 ( 22 )
热度 ( 16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