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文倉庫
錘基/盾冬主

© 夜藤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On Thin Ice -02

01
◎給  @penguin-C  的點梗:大盾做飯梗

在紐約市沒有固定住所的復仇者,他們在Stark大樓都有自己的房間。Natasha的房間在九樓,今天是周六,她正好不用值勤,所以待在房裡睡難得的美容覺,可想而之她不會為了當婚姻顧問而特地早起,Bucky只好坐在頂樓的交誼廳看電視,從早上七點等到中午十二點。
Tony和Pepper出門旅遊,Clint在歐洲替Fury辦事,Bruce去了印度參加靈修,Thor回阿斯嘉德和Loki糾纏不清,大樓內只留下Jarvis看家,貼心的AI管家和Bucky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到了將近下午一點時,Natasha起床了。

紅髮女特工進入交誼廳,轉向酒吧,從冰箱拿出兩瓶海尼根,用開瓶器扭開瓶蓋後,走到客廳將其中一瓶海尼根放到Bucky面前的桌子,她自己則在對面的沙發椅坐下,就著玻璃瓶灌了一大口,「說吧,你和Steve怎麼了?房事不合?」
「什麼?」Bucky愣了幾秒,接著他會意過來,「哦,不是,當然不是,我們那方面沒問題,到世界末日應該都不會有問題。」
「那還能有什麼事?你們有人睡覺會搶被子,把腳跨在對方的臉上,還是誰打呼太大聲或者睡到一半會磨牙?」換作平時,Natasha估計有興趣追問房事細節,但她的起床氣不容小覷,現在她只想速戰速決然後睡回籠覺。
「Nat,我跟Steve從小一塊兒長大,打仗時擠在一人寬的壕溝裡睡覺,相信我,再謀殺美感的事我們倆都經歷過。」
「還是你們消化系統運行得太同步沒辦法同時搶到廁所?」Natasha又問,她有無比豐富的質詢經驗,她很清楚會讓同居伴侶吵得不可開交的往往是最雞毛蒜皮的小事,現實是把殺豬刀。
「……我們家有兩間廁所。」
Natasha把右腿擱在左邊大腿上,她又喝了一口酒,抬起睫毛用眼白看向Bucky,後者知道他最好趕快切入主題,「老實跟妳說吧,我想問題出在我身上,我覺得我讓Steve患上了分離焦慮症。」

※※※

「我覺得你患上了分離焦慮症。」在退伍軍人部辦公室的Sam對好友做出相同的結論。
Steve眨眨眼睛,對這個突如其來的名詞表現出疑惑,Sam接著解釋,「也就是和自己親密的人分開時會心生恐慌、焦躁不安,這種情況有時會發生在幼童身上,成人的比例也不少。」
「我想起來了,Sam,上星期你的演講中才有提到,一名退休的傘兵,他和他的妻子在一起生活時,偶爾碰上對方和朋友外出旅遊,他就買大量的食物坐在電視機前面,每隔幾小時就得給妻子打電話,他擔心她在旅途中發生意外,碰上壞人,他也擔心她去的國家有沒有傳染病或天災人禍,有時他甚至擔心妻子是不是背著他外遇,所以當她漏接電話時,他就打給她的朋友求證。」
「沒錯,Steve,你是個好學生,這是成人分離焦慮很典型的案例,這位傘兵在部隊值勤時見過太多生離死別,對人與人的聯繫格外沒有安全感,他的妻子很愛他,也花了相當多心力安撫他戰後的心理創傷,可是最後他們還是離婚了,因為妻子無法忍受完全沒有自己的生活。」

Steve陷入沉思,在他腦子裡回溯著非常多Sam看不見的場景,Sam猜想對方正在一一解析過濾這兩年來他和Bucky相處的細節,擺在Steve面前的三明治一口都沒動,咖啡也涼了。等他再抬起頭時,他的眉頭舒展開來,表情就像迷路的人找到一個前進的方向,「你分析得很有道理,所以我應該怎麼做呢?」
得到美國隊長的請益是一件光榮的事,Sam坐挺身子,使命感又比剛才加重了一些,「首先,建立生活目標是很重要的,如果你有自己的事要忙,基本上情緒就不容易被對方牽著走,能說說你和Bucky平時在家都做些什麼嗎?」

※※※

「早上起來,Steve去慢跑,我起得來就去,起不來就在家睡覺。他回來就開始煮早餐,他多半前一晚就會問我第二天起床想吃些什麼,所以就算有時我想睡到中午──就像妳一樣,在沒有任務的時候賴賴床──也會爬起來和Steve一起吃早餐。餐後我們也會一起洗碗,這時我已經完全醒了,我表示飯是他煮的,洗碗工作該由我來,但他堅持要參與,原因是我的金屬手臂不那麼適合碰水。在我們洗碗時他會問午餐的菜單,洗好碗他就開始準備材料,到了中午同樣的流程再走一遍,等到下午,我們會睡午覺,或者看一部電影,大約三、四點時他又開始問晚餐想吃什麼……」
「停,你可以閉嘴了Barnes,」從Natasha的臉色可以看出她的起床氣在短時間內很難消退,Bucky的描述還有火上加油的趨勢,「聽起來Steve除了把你當一頭大象在餵養沒有別的事幹。」
「他當然有事幹,我說的只是沒出任務時的狀況,」Bucky思考了幾秒鐘,「出任務時是截然不同的互動方式,這又得分為個別任務和群體任務。」
「我知道,半年前有一次你被分配到跟我去莫斯科,Steve發給你的簡訊內容加起來可以出一本指環王。當時我能理解他的焦慮,畢竟那裡曾是九頭蛇的老巢,他擔心你再落入對方手裡也很正常。三個月前那次群體任務就有點超出我的忍耐極限。」

Bucky摸摸鼻子,想起那一次,他也倍感心虛,因為有疑似打振金主意的混蛋在東非作亂,身份不確定是九頭蛇餘黨還是新興勢力,面對不熟悉的國家和敵人,幾乎所有的復仇者都追了過去。結果作亂的對象是Zemo男爵和CrossBones,他們在那裡盜採振金打造武器,兩幫人馬在裂谷附近的基地打起來,各自都有些損傷,Zemo暫時帶著手下的人逃了,Bucky在和CrossBones對幹時腰間被霰彈射傷,後來Clint餵了CrossBones兩箭,Steve的盾牌打中他的後腦勺,Tony在Jarvis的指路下找到武器庫,Hulk端掉整間倉庫後讓Natasha唱催眠曲哄回了Bruce。
「Steve當時的反應確實是有些誇張──」
「他走過去把你整個人打橫抱起來!雖然他也那樣抱過我,不要誤會,他只是盡戰友的本份,可是你和你的手臂加起來比我重了快九十磅!」
「那對Steve來說不是問題,他以前賣國債的時候能在舞台上舉起一整台哈雷,上面坐了三個露大腿的美女。」
「所以你的重點是?你的老公孔武有力,床技過人,三餐親自下廚還跟你搶著做家事。若你還有認識這種男人也給我介紹一個吧。」
「我的重點是,」Bucky捏著變溫的啤酒瓶陷入深思,他還真一時想不起來他的重點是什麼,無論聽在誰的耳中,Steve婚後的表現都可圈可點,只有他知道在對方身上出現的隱憂,他不只一次大半夜醒來從Steve眼中看出那份恐懼,當然他自己也很恐懼,「結婚……肯定是件好事,我跟Steve都認定對方是要走完一輩子的人,對此我們沒有疑慮。可是我漸漸擔心跟我在一起之後的Steve失去了他自己的生活。」

※※※

「這就是我目前的生活重心:家庭,任務,夥伴。」Steve簡短做出總結。
「我很高興我們在你的名單內,不過除了定期來聽講座,我不得不說,你結婚後到Stark大樓交誼廳聚會的時間越來越少了啊,平常的日子和另一半度過當然很甜蜜,不過一個月一次的電影之夜好歹別缺席,上個月你錯過的變形金剛第八集好看得要命。」
「真的嗎?我上網看過那部電影的評論……」
「別管影評了,讓我們回到主題。把家庭擺在第一位很有你的風格,不過結婚前你的日子不也是這樣過來了嗎?記得我曾問你什麼能讓你快樂?雖然參加終極格鬥只是玩笑話,不過你真的可以在完美的家庭主夫之外培養第二興趣。」
「我的興趣還有畫畫,事實上我現在三不五時還會動筆。」
「沒猜錯的話十張寫生有八張是Bucky?」
Steve又低下頭,這會兒他決定吃他的三明治了。Sam則有點食不下嚥,他知道站在戰場上的Steve能放眼望見世界,不過回到家繫上圍裙的Steve看見的就只剩下菜單和丈夫的喜好,等他拿起炭筆時眼中裝的事物就更少了……身陷愛情的人就是如此,視野裡揉不進一粒沙,說實話Sam挺羨慕Steve,但他又不禁憂心自己若有朝一日墜入愛河會不會也變成這個樣子。

「我該給Bucky打個電話,」Steve說完這句話就瞥見Sam投來的警告目光,他連忙澄清,「不是要探測行蹤,我知道他在Natasha那兒了,他要待多晚都行,只是我從你這裡回家的路上會經過大賣場,我想問問他需要我買什麼。」
「老天Steve,你得停止了!聽我的話,你試試就這麼一天,當作自己從沒結婚,你和Bucky各過各的生活。」
原本要往口袋裡掏手機的Steve抬起頭,這回他的表情是真正地迷惘,「Sam,我沒辦法假設不存在的事。找到Bucky以前,我不敢奢望我們會有將來,找到他以後,我不敢想象他能恢復記憶,現在所有不可能的願望都一一實現了,我能做的應該是把握住而不是荒廢它們。」
「正因為如此,你得換個方式,手握得太緊會把掌心裡的鳥掐死,這個原理你懂吧?你自已也曉得你的失眠快牽連著Bucky一起做惡夢了,要是有人半夜不睡覺猛盯著我瞧,我能被嚇掉半條命。」
「我以後應該背對著Bucky睡覺。」Steve聽取Sam的建言做出一個重大的決定。
「也背著他出去走走,就像你來找我這樣。說真的,我要是Bucky,知道他帥氣的老公去找另一個更帥氣的男伙伴約會,我可是會很嫉妒的!別忘了你們是兩個男人談感情啊!你吃女人的醋做什麼?」
「Sam,我想你很明白我不是同性戀,更正確點說,我的性向是Bucky Barnes,只是我不那麼肯定他的性向也是Steve Rogers。」
「你開玩笑的吧?你質疑你丈夫的忠誠度?」
「……不,」Steve停頓兩秒後嚴正地做出反駁,「你指出了盲點,我不該這麼想Bucky,他對我的想法我很確定,我們彼此都是。每天我和他至少會跟對方說一次『我愛你』。」
「真是太棒了,還有隊長,雖然我知道你沒惡意,但這番談話對一個單身漢來說實在不怎麼友善。」

※※※

「你們每天都跟對方說我愛你,Steve最大的興趣除了洗手做羮湯外就是畫你的裸體圖,撇開他的索命連環簡訊偶爾有些煩人,你聽起來好像對現狀也沒什麼不滿意。若你擔心Steve愛你愛過頭,就直接了當告訴他。」
「我有想過這一點,但我該怎麼對他說呢?我並不想假裝這件事對我造成困擾,我很高興Steve這麼愛我,因為我也一樣。」
「給你一句忠告,愛是最大的麻煩製造者。」Natasha搖了搖她手上的空酒瓶。

Bucky仔細琢磨著這句話。他恢復的過往記憶有限,但他知道Steve從很早以前就沒了父母,Bucky則是在完整的家庭中長大,他享有更多的愛,所以不吝惜將豐沛的能量分享給最好的友人。他並不確切記得他和Steve什麼時候成為了正式的情人,對此,Steve表示若他想不起來,就不要勉強,愛不需要被畫上起跑線,只需要確定和誰一起走向終點。
到目前為止Bucky還沒看見愛的盡頭,無論在他或Steve的認知裡,它應當和生命的盡頭畫上等號,這是無庸至疑的。Natasha的話他認同一半,被愛情綁定關係的兩人,一個有分離焦慮一個有婚後恐慌,這都是生命中嶄新的體驗,在此之前,人們以為英雄永遠會那麼勇敢,被補起的靈魂不再有破洞,那是存在於小說或電影裡的事,真實世界總不如幻想來得美好。

「我的確看到了一些麻煩事,不然今天我也不會坐在這裡了。妳和其他復仇者不一樣,其他人在八卦方面很懂得小事化大,妳則是化零為整。為了表達謝意,我來提供妳應該感興趣的八卦,妳知道Steve在結了婚以後依然很受女人歡迎嗎?」
Natasha的目光原本已經飄向吧台,聽見Bucky這話,她漂亮的眼珠子立刻轉回來並露出犀利神色,「從實招來。」
「事情是這樣的,一般而言,我們會一起出門購物,他騎哈雷,我坐後座,為了避嫌,我儘量不伸手抱他,但只要一到人煙稀少的地方,他還是會抓我的手去摟他的腰。有一回我們在地下室停車場不小心被一個推購物車經過的年輕女人撞見,那時Steve剛停好車,我們以為四周沒有人,正打算接吻……當然那個女人一出現時我們就迅速分開了,如同妳對Steve的了解,他很不擅長處理這種事,那時他已經摘了安全帽,那個女的一見到他的臉就開始興奮尖叫,我的耳膜差點被穿出一個洞。」
「老天爺,你應該很不爽吧?」
「那還用說,我想拿封箱膠帶把她的嘴貼起來。但那可是Steve,他是美國隊長,全美國的人,不,全世界的人都認得他,我被洗腦七十幾年也忘不掉的那張臉,在別人眼裡當然更好認了,Steve對同性或異性來說都很有魅力,他自己卻不曉得,那女的一直瞅著他,想拿手機和他一起拍照,但他只是傻呼呼望著我,於是我只好去跟她說話。」
「最後她要到了跟Steve的合照嗎?」
「要到了,還傳到Twitter上,不過照完相之後Steve的臉色不太好,她圈了他的官方帳號,推文裡還寫美國隊長當天可能有點中暑,連笑都笑不出來。回家後Steve跟我說,以後若要買的東西不是很多,他可以自己去賣場。」
「他在吃你跟那女人的醋。」
「……原來是這樣嗎?我以為他是希望單獨出門增加更多被搭訕的機會,妳知道Steve小時候沒什麼女人緣,現在他那麼受歡迎,換作我是他也會有虛榮心。」
「我很高興你在戰場上的觀察力沒有和在情場一樣被狗啃了,Barnes,不然我們全都會死得很難看。」

Bucky默默溜去吧台旁的冰箱拿出一瓶新的海尼根,瓶身還冒著水珠,冰冰涼涼,他回到客廳將酒瓶遞給Natasha,自己則回到原處坐下,他的酒沒喝幾口,氣泡老早就跑光了,他決定等會兒拿去流理台倒掉。
「所以妳認為我該怎麼做呢?繼續陪著Steve去賣場還是不去?」
「現在問題不是你該怎麼樣,而是你想怎麼樣,我沒結過婚,也沒怎麼談過戀愛,但我能向你打包票,一方一昩地遷就另一方遲早會讓天平失衡。」
「我想讓Steve快樂,他的快樂或沮喪都能感染我,我的心理輔導師說過在我的情緒感知力沒有全部復原以前,我可以選定一個對象,讓對方的喜怒哀樂當我的精神指標,那人得是我足夠信任的人,而他毫無疑問是Steve。現在的問題出在我們兩個都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辦。」
「很簡單,他迷路,你就陪他迷路,或你走自己的路,讓他反過來跟著你,二選一的選擇題而已。」
「那我想我該打通電話給他,我一早出門,只給他留了字條,他現在應該很著急又不敢打給我。」
「你們兩個真的天生一對,」Natasha揉了揉太陽穴,「幫個忙,以後出個別任務時別找我組隊,我應該已經上Rogers的黑名單了,上回去莫斯科一次,今天又一次。」

Bucky聽見Natasha這句話之後放下原本差點要撥出去的電話,「Steve不會這樣想,他很重視伙伴。」
「是啊,要不要打賭,他十之八九去找了Sam,正在跟Sam說一模一樣的話。」
「那我更應該打給他了。」Bucky毫不猶豫地按下撥話鍵,他將手機舉在耳邊,不超過兩秒,對面的人就接了起來,Bucky沒開擴音,不過從他回話的內容一聽就知道Steve在詢問購物清單和晚餐的菜色,Natasha轉頭看了牆上的掛鐘一眼,現在才幾點啊?她將揉太陽穴的手指移到眉心,Natasha承認自己對愛情和婚姻都有過憧憬,但她一點都不確定她構想中的畫面是不是和眼前一樣。
等Bucky掛掉電話時,他眉頭的皺折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眉開眼笑。三年前Natasha若看見冬兵這副表情,她會覺得自己活見鬼,好吧,如果這是愛情帶來的改變,她決定還是暫時保留對它的正面評價,「今日會議結束了吧?年輕人。」
「看樣子是,很抱歉佔用了妳的睡眠時間,」要從冬兵嘴裡聽到抱歉兩個字也是天方夜譚,Natasha在想是不是該趁機提一下與她此生無緣的比基尼和抹胸背心,Bucky這時又開口說,「我跟Steve最大的問題顯然是離不開彼此。」
「滾出這裡,Barnes,回去浪費你家Stevie的時間。」

评论 ( 39 )
热度 ( 17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