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文倉庫
錘基/盾冬主

© 夜藤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On Thin Ice -01

◎給  @枚苦 和 @fion700720 的梗文(點梗TAG:盾冬離婚)
◎離婚是嚴肅的主題,所以儘量在逗逼中完成,結局HE保證。之後的章節會陸續含括其他親們的點梗,等有寫到時會再at
◎背景設定:復聯二後Steve找回Bucky,兩人在一年後確立關係並結婚,沒有內戰,復仇者很和諧,只有冰棍夫夫的日常生活出了一點問題 

「Steve,你還好嗎?坦白說,收到你的簡訊時我真的嚇到了。一般夫妻的婚姻會發生問題的周期是七年,當然了,夫夫的情況可能不同,不過你和Bucky才結婚兩年,今年七月邁入第三年,聽見你說你們倆出了問題,我很驚訝!快告訴我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Sam坐在退伍軍人部門的辦公桌前,現在是午休時間,大部分的人都外出用餐,因為事關重大,Sam把Steve拉進有冷氣的辦公室裡,兩人面前各擺了一份Subway的三明治和一杯咖啡。
面對友人的擔心,Steve猶豫了幾秒,接著他說,「今天早上Bucky沒知會我一聲就出門去了。」
Sam拿三明治的手停在半空中,「啥?就這樣?」
「不只這樣,他去了Natasha那兒。」
「你怎麼知道他是去Natasha那兒?如果他沒知會你的話。」
「他有留字條給我。」
「他有留字條給……」Sam把三明治放下來,捏了捏鼻頭,他希望自己沒有聽錯或誤解什麼事,「所以,Bucky出了門,他有在字條上和你說他去了什麼地方,他去找的是我們都認識的Natasha,這整件事聽起來沒有什麼問題啊?」
「問題就在於,為什麼他會去找Natasha呢?」
「也許就像你來找我這樣,他只是想跟朋友聊聊天?」
「若是如此,Bucky大可直接和我說,我不會限制他的任何社交活動,而且大多數的社交活動都是在計劃中的行為,而不是像這種突發狀況。他今天一大早就離開家門了,我向來很早起,他還特地起得比我更早,平常他通常睡得晚,如果沒有和我一起去晨跑,他至少都會睡到我做完早餐之後。所以這實在不太尋常,是什麼讓他放棄了睡眠和早餐,背著我做這件事呢?昨天睡覺以前,Bucky明明有大把的時間告訴我第二天的行程,若我知道他早上要出門,就會先起床煎荷包蛋跟培根,熱好牛奶——」
「行了、行了,」Sam朝Steve舉起兩隻手掌,「讓我們從頭開始,好嗎?」

午休時間過了一半,陸陸續續有人回到辦公室,Sam抬頭環顧一圈,確定沒什麼人注意這裡,他的辦公桌位在角落,兩旁還有隔板,談話聲應該不至於傳出去。Steve和Bucky結婚並不是公開的秘密,就算同性婚姻在紐約市早已合法,美國隊長依然有形象包袱,所以無論如何,還是謹慎行事得好。
Sam拿起他的燻雞三明治咬了一大口,再將它放下,兩手抱胸並將手肘擺在桌子前,「希望你別介意我這麼說,老兄,但我覺得你有點小題大作了。」
「你是對的,Sam,」Steve用手指磨磨乾淨的下巴,笑得很侷促,這是他難為情時的表現,「Bucky也經常這麼說我。」
「在我看來,你只是太在意和Bucky有關的事。」
「他是我的丈夫,我當然在意和他有關的所有事。」
「也許試著放輕鬆一點?」Sam提議,他不是婚姻諮詢專家,但他覺得自己肩負開導好友的重任,所以他不遺餘力,「你有你的社交圈,Bucky也有他的,這些都很正常,他在恢復記憶後上了那麼久的輔導課,那段時間都是你陪他走過來的,我沒記錯的話,你也一直鼓勵他和人群接觸,我想他現在只是照你的話做。」
「我衷心期盼Bucky能找回自我,他從以前人緣就非常好,我很高興看見他在這個時代多交一些朋友,擁有自己的生活。只是他和我的生活現在已經重疊了,我們在神父面前交換過誓約,生死與共、相互扶持,無論何時何地——」
「我知道,兩年前你們的婚禮我有參加,我還是伴郎。」
Steve嘆了口氣,「所以我希望Bucky有什麼心事都能說出來,我們倆一起想辦法解決,他和Natasha有許多共同之處,這點我懂,他們都在紅屋受過訓練,也替前蘇維埃政府做過事,然而我想不出來有什麼事Bucky只能對她說而不是告訴他的丈夫。」
聽到這裡,Sam覺得自己從打結的毛線中捉到了一絲線頭,「……不會吧?難道你在吃Natasha的醋?」

Steve臉頰有點透紅,外頭太陽很大,但室內空調開得很強,空氣悶熱肯定不是讓他臉紅的原因。他沒有承認,但也沒有否認,Sam知道自己說對了,他得忍住不笑出來,否則太不厚道。把美國隊長和吃醋這項行為連結在一起是有點困難,可是坐在Sam面前的是Steve Rogers,一個身份證的生日顯示九十八歲,但外表和心智年齡才三十歲出頭的男人,他理所當然會有正常人的情緒和煩惱。
「這很幼稚,我也知道有這種想法不對。現在想想,這說不定就是Bucky最近躲著我的原因。」
「他躲著你?」Sam有些意外,他們大約有一個月沒一起出任務,他不曉得這段時間Steve和Bucky的相處發生了什麼變化,他一直以為他們倆好得不得了。
「更正確點地說,問題出在我身上,我覺得我讓他患上了婚後恐慌症。」
「這話怎麼說呢?」
「舉個例子,或許因為睡了太多年的關係,在二十一世紀醒來後,我習慣淺眠,有時候一整晚不睡也不覺得疲勞。以往,在還沒找回Bucky之前,我會在夜裡想他,因為白天還有許多工作要做。託你的福,我最終找到了Bucky,也如願和他成為伴侶,不過淺眠的習慣還是改不掉。所以我會在半夜看著入睡的Bucky,就算躺在同一張床上,我也擔心一轉眼他就不見了,這件事你分析過,我八成有弄丟Bucky的PTSD,曾經失去他真的太痛,我想我沒辦法再承受一次。」
「你的恐慌症我很理解,但他的恐慌又是怎麼回事呢?」
「Bucky大部分時候都睡得不錯,一旦心智恢復正常,他就能融入現實,這方面他的適應力比我強多了。有時他半夜醒來,只是想去個廁所,結果他一睜開眼就被我嚇到,我們多半面對著彼此睡覺,所以他醒來就看到我瞪得大大的眼睛,他以為我做惡夢,這時我就會跟他解釋,我只是睡不著覺,想看著他。這種事多來幾次以後,Bucky也開始睡不好覺了,於是我儘可能讓自己入睡,以免給他造成壓力,結果有幾次是我不小心睡著了,他想下床去洗手間,一感覺到他起身,我就驚醒過來抓住他的手,於是他回頭來安撫我,說他絕對不會再離開。今天早上也是這樣,我想他是不願意把我吵起來,留了張字條就走了……」
Sam發現這場對話開始陷入死循環,他再度出聲制止,「Steve,我想你和Bucky確實出了很嚴重的問題。」
 

评论 ( 41 )
热度 ( 18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