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文倉庫
錘基/盾冬主

© 夜藤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Evanstan]Into the Mirror -03

0102

一般情況下,人們踏進穿衣室是為了換衣服,但Chris不是,他是來找人的。所以面前的穿衣鏡對他來說像商店的櫥窗,他會掃一眼上面的倒影,除此之外不再多加留意,可是Sebastian擋在鏡子前面的舉動欲蓋彌彰,彷彿大聲地告訴人們『這裡有些什麼』,所以Chris把疑問直接拋出口:「這裡有什麼?」
Sebastian僵在原地,他像個看色情書刊被老媽抓包的中學生,他的臉迅速發燙,「你怎麼會在這裡?」
「之前我就說過要來,忘了嗎?我在客廳和書房都沒看到你,就──」Sebastian的答非所問勾起Chris的好奇心,他往前踏了一步,歪頭看了看對方背後的鏡子, Sebastian的記事本掉在兩人踩著的那塊地板上,Chris踢到了它,兩雙視線同時集中到翻開的紙頁,Chris彎腰把它撿起來,「我沒想到你會躲在這裡找靈感。」

紙頁上一片空白,Sebastian很慶幸他把那張不知所云的手稿撕掉了,他更慶幸Chris的注意力被成功轉移,轉移到他空空如也的大腦。
「……我想我肯定不是唯一有怪癖的人。」Sebastian調整了一下站姿,他把抬高的雙臂收回來,改抱在胸前,試圖讓自己顯得愝意一點。這很難辦到,因為在他身後的鏡面正傳來一些碰撞,它們敲打著Sebastian的背骨,時重時輕,就像有什麼人在替他按摩,他覺得自己還聽見了某種壓抑的呼吸聲,他寧願相信那是他的幻覺。
幸好,Chris似乎什麼也沒聽到,他將目光移開,轉過頭去拉了拉掛在衣架上的那套冬兵戲服,「緬懷過去的角色確實是種方法,有時候我也會抱著美國隊長的制服,坐在衣櫃裡發呆。」
「那會讓你想到什麼?」
「想到我再也不用穿這件謀殺性慾的緊身衣了,也不用再剃掉我的鬍子!」
Sebastian噴出一聲笑,他想起以往Chris曾經在Twitter上發過給鬍子的悼念文,每次進漫威劇組前都要哀悼一遍,現在,Chris想怎麼和他的鬍子談戀愛都可以了,他不再是美國隊長。而Sebastian呢,冬兵依然沒有離開他的生活,他和他的衣服一起住在這個小房間裡。Sebastian伸出一手摸了摸那件皮衣上的束帶,他一隻腳交叉搭住另一隻腳,因為他感覺到背後貼著的那人雙腳懸空了起來,好處是他不必再努力遮擋鏡面的下半部,壞處是,撞在他背上的力道越來越大了。

「我覺得我們該──」Sebastian的尾椎黏著鏡子,用一種艱難的手勢去推Chris,他們最好儘快離開這個地方。但Chris的腳掌還釘在原地,他看著記事本,空白的紙張上有一些寫字太用力留下的印痕,「所以,這是你的新靈感嗎?」
Chris抬頭望向Sebastian,後者一臉納悶,「什麼?」
「Bromance(同性情愫)、Comradeship(戰友/同志情誼)、Traumatic experience(創傷經驗)、PSTD(創傷壓力症候群)、Conflict and Compromise(衝突與和解)、Soul Mate(靈魂伴侶)……這是你寫下的單詞,兄弟,我得說你準確地抓住了市場口味,雖然乍看之下,我還以為這是美國隊長第四集。」
Sebastian的嘴巴張到一半,卻說不出話來。兩天前他與冬兵的交談中,他還以為自己得知了什麼不得了的秘密,仔細想想,多年來漫威不是一直都在拍這種故事嗎?

「我承認這有點老套了。」Sebastian難為情地低下頭,他看見他揉掉的那團紙在他的褲袋裡鼓起來,位置還有些尷尬,這更加深了他想燒掉它的念頭。
「不不,這類型的故事永遠不退流行。只是我一直認為你喜歡創新,之前你寫過一篇火星人搭著飛行艙墜落到地球,他撞到腦袋失去記憶,跟一個俄羅斯女孩談戀愛的劇本,這就挺有意思的──雖然他最後還是回到火星去了。」
「人們喜歡圓滿的愛情,沒有快樂結局,就沒有票房,」Sebastian坦言,當他試著寫自己想寫的東西時,總是得不到青睞,這一點Chris也很明白,媚俗的作品永遠最受歡迎,「……話說,你覺得為什麼美國隊長和冬兵的感情能說服觀眾?當初拍片的時候,我們沒有像現在那麼熟。」
「呃,因為他們看出我們發展的潛力?」
「你是指當其中一人流落街頭時,另一個人負責養活他嗎?」
Chris仰頭呵呵笑了幾聲,「也可能剛好反過來,當他們之中有一人江郎才盡時,另一人接手他的工作。」

他們兩個都笑了,小小空間裡的氧氣被大量吸入,因此變得有些窒悶。Chris將記事本抓在手裡揚了揚,「放心,我不是來催稿的,無論你寫出什麼樣的故事,我都期待。如果你什麼也寫不出來,也別勉強自己。」
Sebastian知道Chris只是試圖減輕他的壓力,截稿期就在五天後,他不能再跟他的大腦過不去了,「謝謝你,Chris,」Sebastian真誠地說,「有付出才有收獲,我會盡力不讓你失──」
他的話還沒說完,就有人從後方給了他一記肘擊(根據Sebastian的判斷,那是冬兵的右臂,對方還算手下留情),Sebastian往前彈跳了兩步,卻還是沒平穩住重心,他直接撞上Chris的胸口。
「不讓你失望。」Sebastian貼在Chris的胸前說,他的嘴唇磨擦到對方的棉質圓領T恤,他兩眼睜得大大的,一股不濃不淡的麝香味鑽入他的鼻腔。

Sebastian撞擊的力道不算小,不過Chris頂得住,角色的需求讓他始終擺脫不了上健身房的命運,他的胸肌比Sebastian大塊,肩膀也寬出一截。Chris揉了揉Sebastian的鬈髮,「滿足導演之前,先填飽你的胃吧。沒有卡路里,就沒有工作的動力,這是我奉行的法則。」
從Chris的語氣聽來,他貌似很滿意眼下的現況,一個個頭和他差不多高的男人依靠著他,而他也享用他的創舉。Sebastian已經徹底離開了穿衣鏡,他在Chris的身前定格了好一會兒,才想到要回頭看那面鏡子。
鏡子裡沒有人,只有Sebastian緊挨著Chris的身影,光潔的明膠表層毫不掩飾地映出Chris的笑容和Sebastian的呆滯。不確定是冬兵給Sebastian面子,還是他和Steve轉移陣地去了別的角落恩愛,總之,Sebastian待在Chris懷裡沒有動,Chris的手還扶著他的胸部。

「對不起……我腳底打滑了。」Sebastian說,他重新站直身體,面對Chris的近距離接觸,他不再有以往的不知所措,他老早就習慣了,不過他嗅得出Chris換了一款男用香水,他的腳也確實有點軟。
Chris看著幾吋之外的Sebastian,從他毛茸茸的鬍子裡透出大大的微笑,「你真的該休息了,夥計,我敢打賭你只吃了早餐。來吧,我買了臘腸和燻雞口味的披薩,有芝士夾心,我的健身教練不准我吃這個,但是我還是想吃,我需要你幫忙消化一點熱量。」

评论 ( 29 )
热度 ( 1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