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文倉庫
錘基/盾冬主

© 夜藤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Evanstan]Into the Mirror -02

01


愛,是一個亙古的炙手話題,一部多爛的劇情裡加進愛的元素,總能爭取到一些基本的票房,這是人的天性。
Sebastian咬著筆,把滿是齒痕的筆頭按下去再彈出來,他今天已經做這個動作無數次,他的腦袋現在很亂。他知道自己再怎麼不濟,擠一篇狗血的愛情故事也能湊和交差,可是冬兵Looooooove美國隊長(是的,Sebastian很確定稍早前他從冬兵口裡聽見的是這個字),這件事本身含蓋的訊息量太大,Sebastian低頭瞪著自己的記事本,上面有不曉得什麼時候被筆尖刮出來的一大條藍色刮痕。
除此之外,紙張上到底都是亂七八糟的詞彙,多半是寫出來後又被線條槓掉的。Sebastian手邊擺著一杯超濃的曼特寧咖啡,他今天晚上打算不睡覺了,雖然他受到很大的衝擊,不過衝突感正是一名創作者需要的事,他的思路像被挖破的油管一樣噗噗地往外冒著油,他決定花一個晚上的時間把所有想得到的問題都有條理地寫下來,隔天再一併拿去問冬兵。

結果冬兵第二天下午沒出現,一個超級士兵是不會成天閒著沒事照鏡子的,所以Sebastian的胃袋又繼續懸著,他不敢再喝咖啡了,他需要睡眠,可是他的腦電波活動太亢奮,即使躺上床瞇起眼也只能做一堆怪夢。
第三天,也就是周一早晨,Sebastian不得不把自己推出門去買早餐,當炒蛋、德國香腸跟培根把他的胃袋壓回正常一點的地方,他覺得自己又有力氣拖著腳步從廚房走到書房,再從書房走進臥室。下午準六點整,他在穿衣鏡前方正襟危坐,冬兵出現了。

『你被搶了嗎?』這是冬兵見到Sebastian的第一句話。
Sebastian嘆氣。稍早,Chris給他打過一通電話,那時他正在用平板,看見Skype顯示Chris的來電,他手忙腳亂地按到了視訊鍵,當自己的臉突然從螢幕跳出來時Sebastian被嚇了一跳,Chris則是愣了兩秒後對他說了跟冬兵一模一樣的話。
「……我有事想請教你。」
『說。』
今天的冬兵穿著家居便衣,他的臉色跟心情看起來比上次好了一些,他眼睛下方的兩團黑眼圈直接掛到了Sebastian的眼袋上,不過這不重要,知道冬兵有聊天的興致,Sebastian精神都來了。

「你記得前天你告訴我,你對Steve,呃。」
『Steve,怎麼了?』
「你說你愛他,」Sebastian低頭瞥了一眼記事本,它左邊的書頁被捲成棒狀捏在他手裡,右邊的頁面寫了……說實話Sebastian不明白自己寫了些什麼,上面的字句像ADD患者留下來的夢囈。他撕掉那張紙,揉成一團塞進褲子口袋,他將筆尖重新抵在下面那張乾淨的空白頁上,「你指的是朋友對朋友的感情,兄弟情還是同性之間的愛?」
冬兵沉思了一下,『都是。這有區別嗎?』

Sebastian記得2014年的夏天,美國有一名脫口秀的主持人在節目上說蘋果總裁Cook是同性戀,結果同年的十月Cook就出櫃了,現在Sebastian的心情有點像那個脫口秀主持人。一如對愛情劇的喜好,人類的血液裡總有隱藏的八卦因子在沸騰,雖然Sebastian對狗仔沒好感,可是他能懂那種抓到藤蔓的尾巴就想扯出整串西瓜的心情,現在西瓜直接切好了端到他面前,他反而不曉得該怎麼辦。
「我以為……那個……你懂的……」Sebastian漫無目標地揮舞手上的原子筆,從冬兵的表情看來,顯然對方不懂,於是他又說,「我也是個演員,演員的工作就是揣摩角色的心境,所以得知我沒有想象過的事實讓我很驚訝。」
『你扮演過我,但你不是我,你不知道某些事很正常。』
「我沒想到你們那裡已經那麼開放了。」
『難道在你們的世界,喜歡男人就要被拖去槍斃?』
「不,沒那麼嚴重──應該說曾經有那麼嚴重,但現在好得多了,歧視同性戀是上個世紀的事了。」Sebastian講到這裡時巴不得咬自己的舌頭,他忘了冬兵跟Steve就是從那個年代來的。
在他對面的人雙手盤胸,『我跟Steve一直覺得用性向劃分人很蠢。』

冬兵說的沒錯。Sebastian演過那麼多次同性戀者,他在劇裡被自己的父親和世俗目光膈應,他在現實生活當然不會這樣去膈應人,他知道Chris也不會,Chris還公開支持過自己的弟弟Scott出櫃。事情從來與性向無關,Sebastian心想,他慢慢釐清了困擾自己的點,人與人之間的感情有那麼多種,要怎麼一一區分它們才是難題。
「你在入伍前非常受女孩子歡迎,Steve還欠Carter女士一支沒跳完的舞,當然我手上的這些素材不一定正確,這都是所謂的編劇弄出來的情節。」
『八九不離十吧,』冬兵聳聳肩膀,『Steve愛過Peggy,我們還一起去參加她的喪禮,她懂得欣賞他,Steve值得這個。』
「所以你不介意?」Sebastian小心翼翼地問,冬兵很坦誠,不過他也要提防對方的拳頭隨時從鏡子裡飛出來,先不管實行面,這在理論上是很可能發生的,「你愛的人心裡裝著別人,就算那是過去式?」
冬兵把抱著的手放下來,他側過頭,望向左邊,也就是Sebastian的右邊,冬兵及肩的長髮紮在腦後,露出整張側臉,他的臉上沒有鬍渣,看起來很清爽,一點都不像是上了百歲的人瑞,他甚至還流露出一種稚氣的困惑,那是年輕人才有的神情。
Sebastian覺得自己不在狀況內,但他或許說中了冬兵在意的事,他不確定該不該逃跑。

『等你到了某個年紀,』冬兵開口,他的聲音把Sebastian釘在原處,他的眼神從右側移回正前方時多了一點什麼,彷彿在Sebastian看不見的視角得到了某種力量,『有了某些經歷,你會知道什麼事該記得,什麼事該忘掉。』
這句話由冬兵來說特別有說服力,姑且不論外表,以年齡來說,Sebastian都能喊他一聲曾爺爺了,可是無論男女老幼,面對愛都會迷惘,這是它最公平的地方。要Sebatian跟母親說愛她很容易,對繼父卻有點難,他還沒到健忘的年紀,只能儘力留住美好的過往,拋去不好的事。哪些女孩傷透他的心他可以不計教,但誰認真對他好,他記得一清二楚。他的煩惱在超級士兵面前顯得特別渺小,這就是他能輕易把它說出口的原因。
「我也有很好的同伴,雖然不到出生入死的地步,這個世界沒有那麼艱難,不像你和Steve──」
『二戰的生活比現在好過,那時只管打仗。』
的確,Sebastian點頭,真正折磨人的是生活的小細節。
「有人從槍口下救你一命,你能打從心底謝謝他,如果那人只是給你一個謀生的管道──」
『哦,你在鬧彆扭?』冬兵又偏頭打量Sebastian,後者覺得他不該小看狙擊手的觀察力,『你不想憑白被照顧,和前天的我一樣,我懂,Steve小的時候也這樣。』
「……所以你是從什麼時候接受了這件事,你們認識了那麼久的時間,從友情到愛情,這中間的分界點到底在哪兒?」
『你得了解你自己,』冬兵邊說邊站起來,Sebastian不明所以,也下意識跟著站起來,『還有,靠對方近一點。』

冬兵說完,他的左邊肩膀上出現了一隻手,那隻手從一團混沌中伸出來,冬兵用臉蹭了蹭它,他好像在笑,如果Sebastian沒看錯的話。
接著冬兵轉身,那隻手順著他的動作往下移,摟住他的腰,照常理來說,這個人應該要被冬兵過肩摔才對,那是超級士兵對背襲者的本能反應,可是冬兵做的是回摟住對方。Sebastian看傻了眼,現在冬兵用後腦勺對著他,越過冬兵的肩頭,Sebastian只能看出那人有一頭金髮,透過灰濛濛的塵埃灼傷著他的視網膜。Sebastian早該想到的,Steve應該是結束了任務,從莫斯科回來了,也只有他能讓冬兵的撲克臉變得神清氣爽,冬兵被那雙有力的手一推,幾撮頭髮貼上了鏡面,Sebastian往後嚇退了一大步,手裡的記事本掉落。

哐噹一聲,Sebastian還以為是記事本撞到地板的聲音,或者自己的腳踢到椅子的聲音,結果都不是,聲音是從外面傳來的,他客廳的門被打開,然後關上,屋內陷入了靜默幾秒後,一雙人腳踩在地上的聲響朝Sebastian所在的位置前進。
「Sebs?你在家嗎?」
上帝,是Chris。
Chris有說過他今天下午會來,從Skype的對話裡,他顯得很擔心Sebastian,他也有這棟屋子的鑰匙,可是Sebastian不曉得對方什麼時候練就走路跟豹子一樣輕的功夫,Chris以往總是蹦蹦跳跳的……當然這些年來他穩重了很多。
Sebastian轉身瞄了一眼,若他沒看錯,鏡子裡的兩人正在接吻,冬兵腰上的那隻手正摸進家居服的下擺。等Sebastian再回頭時,Chris已經走到他的臥房裡了,Sebastian連忙倒退,在Chris把頭探進來之前用大字型的姿勢擋住整面鏡子。

评论 ( 26 )
热度 ( 1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