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文倉庫
錘基/盾冬主

© 夜藤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Chasing You(下)

上篇中篇,校園AU,因為走向而加了PWP標示,若有OOC都是我的錯

金髮男人張開嘴,他想說話,Bucky側過頭偷瞄對方欲言又止的樣子,那嘴唇的弧度真迷人,不過Bucky只觀賞了很短的時間,他把頭埋向男人的頸窩,兩手繞到男人身後,抱住了對方。
這是一個不帶肉慾的擁抱,至少一開始Bucky敢打包票事情是如此。他抱著他,就像抱著一個失散多年的老友,男人的頸動脈貼在Bucky耳邊跳動,他從他的髮根裡嗅到陽光和青草的味道,還有一點點薄荷香。Bucky上高中以後就不怎麼有機會曬太陽了,更別說在草地裡像隻撒歡的小狗打滾,他用的沐浴乳是檸檬味不是薄荷味……但他居然覺得這一切如此熟悉。
男人愣住了,大約經過幾秒鐘後,他才開始做出反應,他的手臂抬起來,健壯的肱頭肌填滿了Bucky眼角的餘光,他圈住Bucky的身體,回應這個擁抱,Bucky能感覺對方僵直的肌理線正慢慢變得鬆弛,他甚至聽得見收縮的毛細孔一個一個舒張開來的聲音。
窗外的太陽在兩人頭頂行走,從東邊移向西邊,直到落入棉花糖絮般的雲朵裡,把天空染成大片的橘色。玻璃擦完了,勞動服務就此告終,可是Bucky壓根兒不想離開這兒,他手裡還握著那塊愚蠢的抹布。他空著的另一手開始向下挪,從男人的背肌一路摸向脊椎,他突然有一種衝動,想要把手插進褲腰和格子襯衫的空隙裡,他的小心思瞞不了人,或該說他根本沒打算隱藏,男人捕捉到這一點,他兩只寬厚的手掌也順著Bucky的背下滑,薄薄的布料被他搓出好幾條皺折,他撫摸的手勢在另一人的默許之下從謹慎變得大膽。Bucky的汗越流越多,汗水透過衣服,滲進男人掌心的紋路。
從這一刻起這個擁抱就變了味。

「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Bucky說,他的氣息噴在男人的脖子上,他的聲音有點兒啞。
「……什麼?」
「為什麼過了七年才來找我?」
金髮男人原本揉著Bucky的腰,他幾乎要摸到他的股溝了,這時他卻鬆開手,他將Bucky微微推開──看得出來男人不是很情願這樣做,他的手指仍緊抓著Bucky的肩頭不放,但男人的表情又說明了這個問題有必要好好地回答。
「你是我的理想,」男人轉動眼珠子,湛藍色離開了一會兒又回到Bucky身前,現在Bucky整個人都被海洋給包圍了,「我想……總不能每次碰面都要你出手來幫我,下一次,應該換我來幫助你。可是你過得那麼好,健康、開朗,強壯又有人緣,我猜說不定我要遠遠看著你一輩子了,其實這也是好事,我希望你的生活一路順遂,直到你今天被派來擦這些該死的玻璃。」
哦,是啊,它們很該死,但也多麼美好,Bucky巴不得現在就貼上去親吻玻璃窗和他的數學教授。
男人不會曉得Bucky實際上有多煩惱,他看到的只是表象。Bucky試過和女孩子約會,他身邊每個朋友都叫他去約會,Bucky也曾經認為那是問題所在。他那麼年輕,正值血氣方剛,困在一個虛幻的夢境裡簡直可笑!他也欣賞那些女孩們,她們的胴體柔軟又豐腴,他和她們摟摟抱抱,吻上塗抹著水果香的紅唇,可是他每次都只送女孩到家門口,然後再轉身背對她們失望的眼神──那感覺不對,Bucky心知肚明,他可以很紳士,可是那些親吻和擁抱沒有一個令他怦然心動,只有黏在他尾椎上的那道目光能讓他體溫飆升,心臟砰咚狂跳宛如失序。

Bucky向後退了一步,他的腳踢到擺在地上的畫板,他被嚇了一跳,低頭看,一小截帶著格紋的紙張從背板裡露出來,「我們最好別待在這裡。」
他建議。太陽下山了,天色由明轉暗,可是這裡沒有窗簾,視野太過開放,Bucky的手上有會議室的鑰匙,如果他們再待得久一點,Bucky不敢保證會發生什麼事,他不想害Howard(校工的名字)丟飯碗,他的背部已經開始想象躺在其中一張講桌上是什麼觸感了。
男人也同意Bucky的說法,他蹲下去拿那塊畫板,把它挾在腋窩,再站起來,兩人一起走出會議室的門口,最後一片長方形的淡金色在他們離去後從磁磚地上徹底抹去。

他們沒有支撐太久,甚至沒撐到走出學校大門。在化工館到中庭的途間,有一長排教職員辦公室和種在外面的綠色植栽,Bucky抬頭望了一眼掛在長廊尾端的廁所標誌,他朝那兒走,在經過一個洗手槽時順手把抹布披上去,男人也尾隨著Bucky,兩人沒有一句交談,彷彿一切共識都在無聲的默契中達成。
進入男廁後,選擇也不需要花時間,這裡每一間廁所都很乾淨,畢竟是給老師們用的。他們走向靠牆的最後一間廁所,一進門,金髮男人就將手繞到背後,將門反鎖,他的畫板喀地一聲掉到蓋著的馬桶蓋上。
Bucky抓住男人的領子,把他拖過去,兩人的嘴唇貼在一起,Bucky被一路擠向角落,腦袋往後磕到了牆面。
金髮男人單手托住Bucky的後腦勺,替他擋著牆,男人的嘴唇有些乾躁,應該是被午後的大太陽炙烤過的關係,不過它很快就被Bucky的口水弄濕了,Bucky伸出舌頭,輕車熟路地鑽到男人的口腔裡,他發現男人的舌頭很滑,也很會跑,他試著用舌尖捲住它再大力吸吮,這對Bucky來說不是難事,但他已經很久沒那麼享受這段過程了,直到他察覺到,對方的閃躲別有原因。

「……這是你第一次吻男人?」Bucky把自己和男人的臉頰拉開一點距離,兩個人都在喘。
「這是我第一個吻。」
一道電擊感貫穿Bucky的腦門,不是開玩笑的吧?這個男人,他像從博物館裡走出來的阿波羅神,Bucky覺得自己該去買彩票,他居然奪走阿波羅的初吻。
男人壓在Bucky身前,他的胯下有一根硬物在滑動,卡吉褲的布料岌岌可危,Bucky伸手抓住了它,它沒有像男人的舌頭那麼不聽話,一下子就在Bucky手裡安份下來,它很大,肯定勝過Bucky見過的所有雕刻。Bucky隔著斜紋布搓揉,他摸到堅硬的棒狀物和兩顆飽滿的圓球,他們的進度似乎衝得太快了,卻沒有人喊剎車。
男人的初吻給了Bucky,Bucky相信對方沒有其它經驗(他是這麼告訴自己的,若事實並非如此,他也不想知道)。於是他自作主張,他拆開男人的褲頭拉鏈,手指直接探了進去,男人很吃驚,隨即握進手裡的尺寸更令Bucky吃驚。
「你在休學那段期間到底都幹了什麼?」Bucky哭笑不得。
男人垂著頭,幾撮金髮擋住他的臉,看不出他是難為情或者在偷笑,「我去碼頭扛貨,進醫院當義工,到街上送報紙,做各種你想得到的工作……那很有助益,我那段期間骨頭長得特別快,連做夢都會痛。」

你的痛肯定跟我的痛不一樣。Bucky囁嚅道,當他四肢的骨骼像拔河那樣抽長時,他的心臟也被拉扯,得不到慰藉的青春期太難熬了,「你做這麼危險的粗活,你母親不會擔心嗎?」
「我母親在我念中學時過世了。」
Bucky的胸腔縮了一下,「我很抱歉!」
「沒事。後來我搬去親戚家,就讀那附近的高中,存夠了錢就又搬回來自己租房子,我還是喜歡布魯克林……我在這裡並不寂寞。」
Bucky原本無意開啟這類話題,可是現在他有點慶幸自己提了它,他抬起手撫摸男人的臉,對方的口吻是這樣平靜,卻不像在說謊,他本來就不擅長說謊,「我很高興你回來了。」Bucky說,他再度吻他,這次的親吻裡多了一份溫柔。

廁所終究也不是個好場合,若被逮到在這裡亂搞,Bucky大概就要擦一個學期的窗戶了,雖然有金髮男人陪著他,他很樂意,不過他們還是決定換個地方。
他們去了Bucky的家,今天是周五,Bucky的父母出門去探望他的祖父母,所以屋子裡很安全。一路上,兩人有一句沒一句地交談,講的多半是學校的事,還有男人打工的經歷,他跟隨Bucky的腳步,在哪個街角哪個巷道轉彎都毫不遲疑,Bucky很確定男人老早就知道自己的住址。
途間經過一間便利商店,兩人一前一後走了進去,自動門叮地一聲關上時,金髮男人頓時陷入了一種膠著的恐慌中,Bucky不用回頭都感覺得出來,他自己也好不到哪裡去,他從學校的廁所到現在一直都硬著,連走路都彆扭,幸好他的外套下擺夠長。
Bucky繞到生活用品區,蹲在架子前面看保險套,他拿了一瓶水藍色的KY握在手上,金髮男人在Bucky身後的飲料櫃轉來轉去,Bucky覺得若拉著男人和他蹲下來一起挑保險套的牌子,對方可能會腦溢血,所以他就不勉強他了。男人最後開櫃門拿了兩盒脫脂牛奶,他跟著Bucky一起去櫃台結帳時,店員的眼光來來回回巡視兩人,不過很識相地沒多說什麼。

Bucky的臥房在二樓,一踏進玄關,兩人脫了鞋子,他就牽起男人的手,朝樓梯的方向前進。室內沒開燈,Bucky成了男人在黑暗中唯一的指引,他感到驕傲,這個男人悄悄當了他的守護天使那麼多年,雖然這個天使有點多管閒事,但應該還不至於曉得Bucky的房間在屋裡的哪個位置。
他們進了房就把對方的衣服脫掉,太熱了,Bucky連外套的內裡都是濕的,男人沒穿外套,而Bucky終於能扒了那件礙眼的格子襯衫。他反腳踢上門,邊吻著男人邊把對方往床邊推,他從來沒有把陌生人帶回家過(更不用說是上床,就這方面而言,Bucky和男人一樣是生手),但這個男人不是陌生人,他們已經認識很久很久的時間了。

[中段文字請點此]

他們面對面躺著,現在Bucky的身體又變回他自己的了,裡面都是男人的味道。他看著對方,連連打呵欠,可是又不想太快睡著,他怕自己一覺醒來發現這只是夢,幸好男人看起來也沒有想離開的意思,他向Bucky微笑,彷彿這個笑容會一直在,Bucky也勾起嘴角回應。
男人這時朝Bucky舉起右手,「Steve Rogers。」
是的,他們好像忽略了什麼很重要的過程,直到現在才想起來。這很滑稽,不過空氣裡除了情慾只剩下慵懶的氣味,沒有人想搞破壞。Steve Rogers聽起來很像什麼超級英雄會取的名字,而Bucky,他能回應的只有一個過了時的總統名,他伸出手去和他的Steve握手,「James Buchanan Barnes……叫我Bucky就好。」
「我知道你的名字,」Steve低下頭,害羞的表情今晚又一次重回他臉上,「我能要你的手機號碼嗎?Bucky。」

评论 ( 14 )
热度 ( 15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