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文倉庫
錘基/盾冬主

© 夜藤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Chasing You(上)

◎給 @Lee_ 的梗文(點梗原話:求盾冬校园AU!擦窗的时候吧唧不够高大盾去帮忙,吧唧对豪华盾的身高表示不满什么的2333333还有擦窗时衣服拉起来露出的腰线w),PWP,三發完結
◎接下來清明連假要出門四天,預祝大家假期愉快!順說4/5(日)晚上9:00在StarMovie電影台首播美隊二 >///<

Bucky覺得有人在看他。
又是一樣的感覺,它持續很久了。沒有侵略性,那視線就像一陣暖風,輕輕掠過他的背,然後消失,不動聲色的。大多數的時候Bucky不把它當一回事,偶爾他會回頭看,試著尋找視線的來源,但他總是撲了空,這種狀況已經持續好幾年了,除了在Bucky轉頭時揚起的幾根髮絲,從沒有人能證明風的存在。

今天Bucky有點煩躁,他慢吞吞地拖著腳步,好幾個學生和他擦肩而過,朝著他的反方向──也就是學校大門走,他卻得去那個該死的國際會議廳,做一趟更該死的勞動服務。這年頭早就不流行勞動服務了,可是Bucky的教授剛好是個老古董,昨天他在上他的數學課時不小心睡著了,班上打瞌睡的人很多,教授卻只找他一個人的麻煩,好吧,這事Bucky也有錯,他不該睡到打呼。
老教授原本站在兩尺前方的黑板寫字,他把粉筆放下來,拿著課本轉過身,走到Bucky前面用書背猛敲他的桌子,Bucky嚇醒了,一條口水垂到他嘴角又被迅速吸了回去,老教授有點耳背(由此可見Bucky的打呼聲有多大),Bucky的解釋他聽不進去,但他又不能拿當掉學分來作威脅,因為Bucky的數學成績事實上相當好,一番討價還價後,最後老教授同意不扣操性分數,代價是Bucky要在下課後擦整間會議室的玻璃。

Bucky手拿著抹布和清潔劑,站在空蕩的會議室裡,這個偌大的米白色圓形空間讓人聯想到古代的羅馬競技場,當然空氣裡沒有血腥味,只有白板筆墨水、兩周前新刷的油漆和一些木頭的味道。
幸好,玻璃只鑲在南面的牆上,午間的陽光不會直射進來,透過一格格窗戶灑在地上的倒影像巧克力磚。玻璃有三排,一排六面窗,最下面那排窗框只到Bucky的額頭,中間那排也不成問題,他踮著腳就擦得到,至於最上面那排……
Bucky仰頭看,嗯,他決定先搞定底下兩排窗戶再去煩惱那個問題。

以大學生來講,Bucky的煩惱很尋常,但又不怎麼尋常,他無論如何不可能告訴他的數學教授,他之所以上課打瞌睡,是因為昨晚沒睡好,沒睡好不是因為徹夜苦讀,而是他做了個春夢。
這個夢已經困擾Bucky好幾年了,以青少年來說,Bucky算是相當早熟,他的第一次春夢發生在小學六年級,春夢的對象至今仍是同一個。
那是一個金髮的男人,更正,金髮男孩。Bucky見到對方的時候,那人確實還是個男孩,他們兩個都是。事情發生在Bucky小學六年級,地點同樣是一扇玻璃窗前面(Bucky此刻站在這兒,擦著玻璃,腦海裡就不由得浮現當天的情景),不過那不是在會議室,而是一間普通的教室。

金髮男孩是五年級的學生,比Bucky低了一個年級,當時,Bucky的班導師正好找他去辦公室搬作業,於是他路過那間教室,偶然看到了那幕場景:一個瘦小的金髮男生,他面對教室外的一排窗戶,手裡拿著一塊抹布,踮著腳,努力想搆到上方的某扇窗,男孩應該是右撇子,他將右手舉高了一會兒後,又放下,用左手揉了揉肩膀,然後又繼續嘗試,但他怎樣也不能成功將抹布扒到那扇玻璃上。
他的右肩好像受傷了,這是Bucky第一件想到的事,為什麼他不拿張椅子?這是Bucky浮現的第二個念頭,很快就有人解答了他的疑惑。有三個穿著制服的男生,從後方的樓梯口出現,他們每個人的手上都拿著鋁製飲料罐,三人走沒走相,制服襯衫拉出來放在褲子外面,沒拿東西的另一手掛在身旁晃來晃去的。
他們走到金髮男孩的背後,其中一人用力推了男孩一把,力氣很大──也或者是男孩太瘦了,他腳步一個沒站穩,額前直接撞上正前方的窗戶,嵌在木框裡的玻璃發出吱嗄吱嗄的可怕聲音。

那些拿飲料的男生開始嘲笑金髮男孩,Bucky連在走廊另一端都聽得到,這些人在和金髮男孩說,他應該拿把椅子站著,假裝自己很高大,但那不能阻止他跌個狗吃屎(這讓Bucky幾乎確定,金髮男孩就算拖了把椅子來墊腳也會被這些人抽走,他的肩膀搞不好就是這樣弄傷的)。金髮男孩沒有回話,他只是站在原地,瞪著三個比他高出快一顆頭的傢伙,他捏緊抹布就像捏緊一面盾牌,他的眼神像在說他可以和這些傢伙耗一整天。
可是隨著三張嘴巴吐出來的東西越來越不乾淨,Bucky心想,這些孩子只不過小他一歲,詞彙庫還真是豐富,他是不是該回家惡補髒話大全了?他搖搖頭,走到前方,走進那場不屬於他的紛爭,當Bucky出現時四個人幾乎同時回頭看向他。

三個拿飲料罐的男孩個頭和Bucky差不多高,也很強壯,看起來要不是成天在運動場鬼混,就是欺負比他們個頭小的人作消遣。我是來這裡找我的老師的,Bucky對三人說,我現在就能去請他來,你們是要繼續在這裡打擾認真做整潔的同學呢?還是回教室坐好乖乖喝你們的可樂?
Bucky收到三雙怨毒的瞪視,那嚇不倒他,他又不是吃素長大的,他不喜歡主動找人打架,不過眼下這種狀況──Bucky已經開始評估真的打起來要把拳頭打在哪幾點了,以寡擊眾也不是什麼問題,這三人看起來就像虛張聲勢的軟蛋。
結果,Bucky的評估來不及實現,他的預言就先實現了,他的班導師真的從長廊末端的辦公室探出頭來,招手催促他,Bucky是副班長,今天他們的班長請假,他有很多代理活兒要幹,Bucky應了他的老師一聲,表示他馬上過去,當他再轉頭時,他看見剛才還站這兒的三個大傢伙不知何時已經一溜煙鑽進教室裡了,Bucky的耳邊好像還殘留著幾句髒話。

『呃,謝謝你,』金髮男孩開口,這是他對Bucky說的第一句話,Bucky也是在這時才第一次正眼看向對方,『我原本可以應付他們的。』
『是啊是啊,我相信你行,』Bucky邊說邊拍金髮男孩窄小的肩,他一低頭都能看見對方的髮漩,可是那雙眼睛……男孩的眼睛是正藍色的,它直直望向Bucky,把兩人不對等的視角拉成一直線,Bucky愣了一下,他盯著那兩排濃密的長睫毛,清咳兩聲後接著補充,『我怕的是弄破了玻璃,割傷你的臉,那就不好了,還有,小心你的肩膀。』
Bucky將手從金髮男孩右邊的肩頭拿開,剛才他拍他的力道很小,但對方本能性地縮了一下,證實了Bucky的猜測。他突然很想留下來幫他的忙,也許他把作業簿搬回教室後能再趕回來一趟。Bucky不曉得自己一股腦兒的熱心是打哪兒來的,他當然幫助過陌生人,但不是每次都那麼積極。
只是班導師交待的工作比預想中的還要多,Bucky在自己的教室一路待到了最後一節課結束,在太陽下山之前,他才又跑下樓,回到白天那間教室前面,裡面已經沒有人了(沒有三個惡行惡狀的男孩,也沒有那頭金髮和那雙藍眼睛)。Bucky對自己說,希望男孩下課後不要再被那三個人堵到,他莫名掛心著這件事,日後只要有機會,他時不時地還會來這間教室,可是直到畢業前,他都沒再見到那個男孩,他只記得那雙注視著他的藍眼睛,它在Bucky畢業典禮前的某個夜晚無預警地鑽進他的夢,見證了他的第一場夢遺。

那道注視又來了。Bucky心想,這時,他站在布魯克林市區大學的會議廳裡,他面前是一整排玻璃窗,窗戶泛著潔淨的光亮,因為它們剛剛才被Bucky擦拭過。
Bucky完成了三分之二的工作,現在,他搬來一張木製椅子,站了上去,卻發現自己即使伸長了手,還是只能搆到最高那排窗戶的一半。在同齡人當中,Bucky的身高也不算太遜色,只是這排窗戶的高度太不科學了,它們得用那種繫著抹布的長桿子才擦得到,而Bucky懷疑之前替他開門的校工忘了給他這種東西。
校工把鑰匙留給Bucky了,他們很熟,校工也相信Bucky不會在這兒亂來,他想早點回家而Bucky想悠悠哉哉地擦玻璃,因此造就了眼前的局面:Bucky生平第一次痛恨自己的身高不夠,他瞪著頭頂那一排窗戶,它們就像好幾雙睥睨他的眼睛,然後,就在這時,有另一雙眼睛,用不同於睥睨的情緒望著Bucky這個方向,Bucky感覺到了。

他轉頭,看見一個人站在會議室的門口。
那是個男人,一個金髮的男人,他很高,還沒沉進雲海裡的陽光正好落在他身上,把他的髮色照得更加耀眼,罩在他周身的柔和光暈讓他像被鍍了一層蜂蜜。
有幾秒鐘Bucky跑神了,那個男人正在朝他走來,而他一瞬間忘了自己還站在椅子上,直到那人在Bucky面前站定,Bucky的視焦被迫由遠拉近,他低下頭,看見男人頭頂的一團金色漩渦,他不知為何覺得它很眼熟。
「呃,」Bucky開口,他手裡還握著沾了清潔劑的抹布,「有何貴幹?」
這個時間,會留在校區裡的人本來就很少,學生們聽見下課鐘響,第一件做的事就是衝出教室,跟朋友去吃飯,去書店裡買漫畫,去買速食、鞋子或化妝品。所以Bucky不曉得這個金髮男人還待在這裡幹什麼,他看起來也還像是個學生,至少從年紀和外表看來能肯定不是學校裡的教授或老師。
男人又向前走了一步,他抬起頭,「我猜你需要幫忙?」
男人的藍眼睛對上Bucky的眼睛時,Bucky目光頓間失焦,他踩在椅子上的鞋跟一滑,差點整個人跌下來。

评论 ( 28 )
热度 ( 19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