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文倉庫
錘基/盾冬主

© 夜藤
Powered by LOFTER

[Evanstan]Oopsy!Paparazzi(中)

上篇

剛離開Scott的公寓,Chris就在路邊攔到一輛計程車,運氣不錯,到他打開車門之前附近都沒有閃爍的光點出現,當然拿相機的人也可能只是關了閃光燈,畢竟現在是大白天。
不過Chris才一坐進車子裡,迎面吹來的冷氣瞬間讓他清醒了一點,駕駛座上的司機問他要去哪兒,Chris想了想,報出一個路名,那不是Sebastian的住址,而是距離他住所不遠的一條街,Chris打算到了那兒之後再下車用走的。

結果,司機才剛踩下油門,Chris的電話又響了。
為了不讓自己得手機鈴聲恐懼症,Chris把電話調成了靜音,從腎臟傳來的震動感卻還是讓他從椅墊上小小地彈跳起來,他掏出口袋內的手機,低頭看螢幕上的來電顯示,是Sebastian。
「謝天謝地,你終於接電話了!」Chris一按下通話鍵就丟出這麼一句,話筒另一端傳出短暫的靜默。呃,握著電話的Sebastian心想,這句話是他該跟Chris說的才對吧。
「對不起,」斟酌了一會兒後,Sebastian開口說,「我之前去了一趟洗手間,我怕漏接你的電話,就把手機也帶進去了,結果洗手間裡的收訊不太好。」
「用不著跟我說抱歉,天吶,你還好嗎?」
「挺好的,你呢?我猜Luke應該氣壞了吧……」

說曹操曹操到,Chris的手機有插撥提示,他嘖了一聲,拿開手機望一眼螢幕,果不其然,是他的魔鬼經紀人。
這回換成Chris跟Sebastian說抱歉,他得先接Luke的電話,稍後再回撥過去,Sebastian表示不用那麼麻煩,他就在線上等著。
於是Chris按了切換鍵,Luke的聲音隨即在對面響起。
「Chris你在哪兒?」
「那個,我──」
「你在外面?你居然還敢出門?」
Chris瞄了一眼前方,拜後座和駕駛座中間的一小片透明隔板所賜,司機應該沒聽見揚聲孔裡爆出來的怒吼,他很敬職地用後腦勺對著Chris,繼續開車。車上的收音機正好在播報今天的娛樂新聞,Chris聽見自己、Sebastian還有Derrick的名字像烤肉串被串在一起,放在炙熱的鐵盤上不停輪轉,這應該是Luke逮到Chris人在外頭的主因,Luke的聽力好得能去當間諜,他從細小的背景聲就分辨得出室內電視和室外廣播的差異。

「Scott家裡的咖啡豆沒有了,我出來買。」Chris說,這句話有一半是事實。
「坐計程車去買咖啡豆,這主意真是再好不過了,很顯然你目前有足夠的空檔和我說明報紙上的照片和那則爆料的細節。」
車子拐了個彎,Chris的身體跟著貼到了一旁的車窗上,他的鴨舌帽有點被撞歪了,他抬起手把帽沿壓得更低,「聽我說,Luke,報紙上寫的不是真的,這一點你得相信我。」
「我當然相信啦,你跟我認識多久,你說謊的技術就跟穿衣服的能力一樣,沒有人想補救它。我只是覺得你瞞著我什麼事,這讓我很難決定下一步該怎麼做。」
Luke說到了重點──抓對重點,這很重要,這群人裡老早就該有人做這件事但顯然只有Luke辦到了。無論如何Chris都得表態,坦白也好,扯謊也罷,只要他給出個說法,經紀公司就能順水推舟地對外演下去。

「Luke,等我一分鐘,我先接個插播,」不等Luke回應,Chris就按下按鍵切回和Sebastian的對話,「嗨,親愛的。」
「嗨,」Sebastian果然還在那兒,他的聲音聽起來很平靜,至少比坐在車上顛簸的Chris平穩多了,「是Luke嗎?」
「是,他正為了籌辦一場盛大的婚禮傷透腦筋呢。」
「你不要再搞笑了。聽著,這件事鬧得不小,如果你的經紀公司——或者你因此覺得生氣,那都是很正常的。」
「為什麼我要生氣?」Chris很驚訝。
「Uh,well,you know……」
從Sebastian漸漸減弱下去的音量,Chris隔著電話也能想象對方現在的表情,他不禁回想起遺留在Scott公寓餐桌的那份娛樂版報紙,雖然報導本身很操蛋,但照片拍得倒是還可以。照片裡的Sebastian頭低低的,他穿著茶色的皮革外套,脖前鬆鬆地掛著一條介於紫色和藍色系之間的圍巾,他的褲子也很鬆,近期他正為了即將回歸的冬兵頻繁健身,因此選了比平日大一號的牛仔褲。
這讓Sebastian看起來既強壯又單薄,尤其是和站在他身後的Chris相比。他頭上壓著一頂貝雷帽,它和Sebastian的臉型一樣好認(他戴了它好多年,這頂帽子就像最忠實的情人和他一起出現在各個公眾場合),要不,光是從露在帽沿底下的半張臉,還不見得能看出他是誰,他揚起來的嘴角看起來像在笑,事實上那是倦容,當一個男人用反轉牛仔的體位騎在另一個男人身上半個夜晚後很難不感到疲倦的。

這時Chris的耳邊又響起該死的提示音,那聽起來像是在線等候的Luke把電話掛掉了又重新打進來一次,嘟、嘟的刺耳聲響瀰漫在兩雙耳朵中間,Sebastian跟Chris說你快去接電話吧,就和剛剛相同,Chris叫Sebastian先掛斷,他等等再回撥,結果Chris也得到了一模一樣的答覆:Sebastian會在線上等著他。
他們兩個都不想浪費對方的電話錢,只是Chris不得不再一次讓步,要不然他極可能會被他行動力過人的經紀人給宰了。
「嗨,Luke,」Chris的嗓音有些懶洋洋的,但對方接下來丟過來的話讓他嚇了一跳,「Kevin Feige(Marvel總監)剛才打電話給我。」Luke說。
聽見Kevin的名字,Chris立刻把翹著的一條腿放到踩腳墊上,正襟危坐,「他說了什麼?」
「他叫你不要幹傻事,讓美國隊長出櫃目前還不在Marvel的銷售策略行程。」
計程車停了下來,等候一個十字路口的紅燈變綠,司機的手指無聊地在方向盤上打節拍,他從後照鏡瞄了Chris一眼,這位大個子乘客試著表現得不要太可疑,但成效不彰,除了特別發達的二頭肌和胸肌外,Chris努力把自己縮進車子角落的舉動反而突顯了他的高大,幸好鴨舌帽突出的前緣落下的一片陰影把Chris的臉遮住一半,他最近沒怎麼刮的鬍子又遮去臉的另一半。
司機轉動收音機上的圓鈕,把娛樂台調成氣象台,氣象主播說今天一整天都會出太陽,下雨機率不大。

Chris用一手捂著嘴,把音量壓到最低,「你有沒有告訴Kevin他太嚴肅了,美國隊長甚至有可能是個雙性戀。」
「是,我聽過這種說法,但是哪怕漫畫這樣畫出來了,只要電影不打算這麼演,而你的合約還沒到期之前,就別想亂來!」
「電影真的沒這麼演?你確定?你看看美國隊長第二集……」
「好了,Chris,閉嘴,我只是要讓你知道,兩小時後報社的人會來,不管你人在什麼地方,你在那之前都要給我出現在公司門口,我們得留點時間對稿子,我怎麼寫你就怎麼念,懂嗎?」
燈號變綠,車子再度發動,Chris看了看路況,再看了看表,他心裡有一個新的主意,「我再打給你。」他和Luke說,然後就切了電話。

在Luke的聲音消失、Sebastian的聲音響起的間隙中,Chris敲了敲前方的隔板,他告訴司機,他想到剛才說的那條街和另一條街的交叉口,如果他沒記錯的話,那裡有一間星巴克。
「嘿Chris,又見面了,你要到XX街上的星巴克?」當Sebastian再回到Chris耳邊時,他的嗓音多了一絲訝異,Chris笑起來,他在後照鏡裡咧開的嘴角弧度連司機都很難不注意到。
「是啊,有興趣和我來場小小的約會嗎?」
聽見Chris這麼說,Sebastian更訝異了。那間星巴克離他家不遠,但是約會?那對眼下的他們倆可不是好主意。
但Sebastian聽得出來Chris是認真的。
「我很樂意,當然了,」雖然他們幾小時前才分別,然後就發生了驚天動地的大消息,至少對兩人的世界來說是枚震憾彈,還有被無緣無故捲進來的Derrick,至於Scott,他關門的動作慢了點真的很走運,「可是Chris——」
「沒有可是,你就說說你的意願吧,Sebs,你想見我嗎?你累嗎?」
「不累。你呢?」
「我喝了三杯咖啡,心跳快超過一百五,我很好,而我知道你回家後肯定沒睡覺也沒吃東西。你累壞了,我聽得出來,我想去你家,躺在沙發上抱著你,但那樣我們兩個都會睡著,醒來後狗仔八成已經塞爆你家大門了,所以,不能這麼做。」

Chris飛快地說著,他的心臟砰砰狂跳,像是小孩子準備去做什麼大人不允許的壞事。能見到Sebastian當然是好事,Chris是懂事的人,同時也是叛逆的人,他把最喜歡的人和話語刺在身上,不中意其中一項時就把它抹掉。比起躲躲藏藏,他更寧可把他和Sebastian的見面拉到大太陽底下,就像稍早時那樣。星巴克離Chris的經紀公司不遠,他可以同時在那兒買些咖啡豆,樣樣貼近他必須負責任的現實。
而現在,Chris坐在黃色的小車廂裡,透過一面玻璃看著外面的世界,路上每雙眼睛都像沒有注意到他,又像時時在盯著他看,而他最想做的只是在這些注視下飛奔到Sebastian的身邊。
「你說的對,」Sebastian說,尾音跟著嘴角上揚起來,「我們咖啡廳碰面吧。我想見你,在——等一下,我有插撥。」
「是Steve嗎?」Steve是Sebastian的經紀人。Chris有他的難題,Sebastian也有他的,所以Sebastian怎麼會以為只有Chris有生氣的權利呢?明明這整件事曝光只有他的聲音。
「是的——欸,你先掛掉……我再打給你。」
從揚聲器裡傳來『嗶』、『嘟嘟』、『嗶』的一連串雜音,Chris很理解這種情況,他也經常搞不清楚切換鍵和接聽鍵該怎麼用。
「我等你,」Chris逮到了空檔說,這時,雜音停止了,話筒那側又是一片寧靜,Chris猜想Sebastian應該沒接成功Steve的電話,於是他又趁隙補上一句,「我有說過我愛你吧,Sebby?」

對面的人安靜得有點可怕,Chris感到納悶,他從椅背上坐直身體,正想再發問時,「我是Luke。」一道和羅馬尼亞男人截然不同的聲線冷冷地傳來。
Chris沒有被閃電打到過的經驗,但他現在的感覺應該相去不遠,他僵在原地,心臟幾乎停止跳動,有那麼一剎那他覺得他的人生就此結束了,直到Luke說話的聲音再傳進他耳內(對方的語氣聽起來沒有前一秒那麼冰冷,甚至有點像在笑),「你沒說過你愛我。還有,我知道新聞稿該怎麼寫了。」

评论 ( 43 )
热度 ( 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