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文倉庫
錘基/盾冬主

© 夜藤
Powered by LOFTER

[Evanstan]Oopsy!Paparazzi(上)

Love is the Answer的後續,獨立閱讀亦可
◎給 @keepsane 的梗文(點梗原話:求Evanstan的“teach三部曲”結束後的夫夫幸福生活被狗仔偷拍而引起喧然大波的番外XD)
◎前述:Chris和Sebastian已確定情侶關係,Derrick是Chris新戲的搭擋,兩人拍了一部曖昩的M/M片私底下卻沒有來電,反而是某一回兩人去Scott的酒吧談論公事時,Scott和Derrick互相看對了眼
◎文題中譯:糟了!是狗仔(Oopsy:糟糕;Paparazzi:狗仔)
◎逗比走向,若有OOC請見諒,另外我不確定Chris的經紀人名字,如有錯請指正

Chris的手機被打爆了。
他的iPhone6插在充電座上,機殼燙得幾乎拿不住。距今兩個小時前,Chris的經紀人大約打了五十通電話給他,比過去三個月加起來的總次數還要多。如今Chris終於能離那支電話遠遠的了,因為手機充電時散發出的輻射磁波是平常的兩倍,他的大腦現在不適合吸收更多有害物質,那對它的運作一點幫助也沒有,這說法很有說服力,所以Luke放過了Chris,暫時性的。

在Chris面前的桌子擺著一份報紙,那是紐約郵報的娛樂版,一張全彩照片佔掉了三分之二的頭版版面,照片下方是密密麻麻的小字,像遷徙的螞蟻一樣讓人看了頭暈。Scott站在Chris對面,這裡是Scott在紐約的短租公寓,他們現在不能回Chris的公寓,因為那裡的樓下擠滿了狗仔隊,每個狗仔手裡握著的長鏡頭都巴不得拍到和報紙上那張照片一樣的猛料,再猛一點的更好。
Scott左手插腰,右手拿咖啡壺往Chris的杯子傾倒,沒加糖的黑褐色液體幾乎滿出杯緣外。玻璃壺一下子就清空了,Scott轉身準備往廚房走,「等一下,」Chris的聲音在背後響起,「Scott,你過來。」
如果可以,Scott很想裝作耳背,但他辦不到,Chris的指令對他有種魔力,從小時候就這樣。Scott的腳跟不由自主地黏在地面,身體旋轉了一百八十度面向他的哥哥,「什麼事?」Scott試圖擠出笑容。

Chris舉起手往Scott朝了朝,他另一手的手指曲起來,叩著桌面上的報紙,「你說說看,這張照片到底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伴隨敲在桌上的叩叩兩聲,Scott又自動往前走了兩步,他歪頭,打量那張今早已經看過幾百遍的照片:照片裡的場景是一間酒吧的門口,Scott比誰都認得它,因為他就是酒吧的老闆。拍攝的時間是今天清晨,紐約的天色已經亮了,斜射的太陽把站在酒吧前的三個男人的臉照得一清二楚:由右至左,分別是Sebastian、Chris,還有Chris新戲合作的對象Derrick。
「照片很好,」Scott說,「你們看上去帥得要命。」
「那不是我要問的,為什麼記者會這麼寫?」
Chris的一根手指頭挪向下方的一大串文字,Scott不情不願地移動視線。確實,照片本身不是重點,光從表面看來,只不過是三個男人相約喝了幾杯酒,從天黑喝到天亮,再從酒吧的大門口離開。Sebastian是走在最前面的那一個,Chris站在中間,Derrick則尾隨在兩人身後,他們彼此間保持著一種相當微妙的距離,目測看來和對方不是很熟。
但照片下面不是這麼寫的。

『美國隊長出櫃疑雲!疑似和前後兩名合作男演員傳出三角戀?Chris,你要不要嘗試和我說明這段新聞內容想表達的是什麼。』稍早前,在Chris的手機電量還剩下10%時,他的經紀人在話筒對面怒吼,讓電量耗得更快,Chris得把機子拿遠個幾吋,為了他的聽力著想,他直接開了擴音。
『它想表達的就是字面上的意義,當然——那不是真的! Luke你也知道娛樂版報導的可信度,這一看就知道是鬼扯淡的內容,怎麼可能有人信以為真呢?』
『很不幸,就是有,這些人在今早癱瘓了我們公司的電話和網路,這件事目前還是進行式!如果只是一張偷拍照和一句沒營養的標題,那不算什麼,我們應付得了。但重點是標題下方有一位匿名人士A的爆料,他表示昨晚他也待在同一間酒吧,還很幸運地就在美國隊長隔壁的包廂,這位A和友人P都能作證,他們隔著包廂的牆壁,清清楚楚聽見了從另一邊傳來的某些聲響……』
『那些聲響的內容不用說出來,我有看報紙。』Chris乾咳了幾聲。
『A先生和P先生在紐約市著名同志酒吧的包廂裡竊聽到一場活ChunGong,活ChunGong的男主角之一在過程中吶喊著另一名男主角的名字「Chris」。』
『紐約市叫Chris的人有那麼多,我認識的就有三個。』
『所以你想告訴我,對方聽見的Chris不是你這個Chris?Chris,這麼爛的藉口現在沒人會用了。』
『他們又沒聽見我本人的聲音。』
『是沒有,除了那些含混不清的低喘聲和呻吟聲和髒話。但他們聽見了你夥伴的聲音,也就是輪流喊著你和上帝名字的那一位。』
『他當時嗓子都喊啞了,誰聽得出來他是——』
『你怎麼知道他嗓子是啞的?』
『我只是根據常理推測、判斷!Luke,你到底是相信兩個路人甲的話還是我說的話?』
『問到重點了,我就是要聽你的實話,Chris,你本人老老實實地告訴我,昨晚你和Sebastian和Derrick是不是去了Scott的酒吧?』
Chris沉靜了兩秒,『……是的。』照片都拍到了,想否認也沒輒。
『你們去那裡做什麼?』
『Derrick約我慶祝新戲殺青,剛好Sebastian也有空,我就找了他一起去。』
『那你真的和其中一位「做」了嗎?』
『手機、我的手機快沒電了,Luke,先讓我充個電,半小時後再打來!』
『不行,Chris,你休想——』
『沙沙、嗞、嗶——嘟、嘟、嘟——』

Chris關機了。這是確保他的手機在半小時內不會再響起來的唯一方式。
為了營造出斷訊的無奈感,Chris先用手掌捂著揚聲孔,再放開,再捂上,最後才按下電源鍵。
「記者不過是照實描述吧?畢竟昨天晚上的確……」
「才怪,他們扭曲了事實,」Chris打斷弟弟的話,「事實是Sebs和我才是一對,不是什麼他媽的三角戀!」
你有本事在這裡和我嚷嚷,就有本事向記者說去啊。當然,這句話Scott只敢在心裡想想,沒真的講出口。
「我覺得我該換一塊新招牌。」Scott看著照片的邊角轉移話題。
「你的腦袋也是。」
「去你的Chris,你究竟想說什麼?」
「我要說的是,明明Derrick才是你的男朋友,不是我的,只有Sebatstian是我的,這麼顯而易見的事為何沒人看得出來?」
「也許是因為Derrick剛剛才拍完一部跟你搞基的片子而他身上還披著一件很像你的外套?」
「那件外套是你的,我從來不穿淡紫色的外套。而且,Derrick距離我比較遠,我是跟在Sebs身後走的,Derrick則是站在原地等你,等你拉下店裡的鐵門——為什麼你關門的速度那麼慢?」
「所以我的鐵卷門也該換新的。」
「如果你也入鏡了,事情就會變得很明朗。」
「才不會,醒醒好嗎老兄?如果我也出現在照片裡,那標題就會變成:Chris Evans和他的弟弟Scott Evans不為人知的情史二三事。大家要不是以為你和Sebastian或Derrick有一腿,就是以為他們兩個是一對,而你跟我搞兄弟LuanLun,你覺得這聽起來有比較好嗎?」
Chris認真地沉思了一陣,這樣的確沒有比較好。

「我還要一杯咖啡。」Chris拿起馬克杯,仰頭喝掉杯子裡的黑色液體,再把空杯子放在桌上,推向前。
這種牛飲法不太正常,Scott不確定自己擔心或者希望Chris咖啡因中毒,無論哪一項都不能改善現狀。Scott拿起杯子和空了的咖啡壺,「我再去煮,不過咖啡豆快沒了……你打算怎麼辦?」
Chris嘆了一口氣,他往後,將身體靠在椅背上,人體工學的流線型椅子很盡責地彎曲出最舒適的角度,分化了他的重量。Chris看向Scott,突然很想發自內心誇讚對方的品味和耐性,他沖著他發火實在不應該。
「你沒曝光是再好不過了,雖然你的店已經曝光了,但那也不能說明什麼。你和Derrick的進展還好嗎?」
「還不錯,至少運氣不錯,我們的那間包廂沒有,呃,你知道的,牆壁上沒有——」
「一個洞。這不好笑,Scott,不過我建議你該找機會去檢查店裡的每一間包廂,你知道的,洩露客人的隱私很糟糕。」
Scott感到窩心又委屈。他的店可是每年都通過正規的安全檢驗,他很確定建築物的防火和隔音材質都沒問題。Chris和Sebastian昨晚待的那間包廂要不是牆上真的有洞,就是他們喊得太大聲了卻毫無自覺。

就在這時,擺在Scott褲袋裡的手機響了。
是訊息提示音,還連續響了兩次。音量大到吸引了Chris的注意,他坐在椅子上望著他弟弟從口袋裡把手機掏出來,Scott單手滑動螢幕,讀了訊息的內容後,他先是滿面微笑,緊接著又露出一臉錯愕,當Scott出現第二種表情時,他的目光飛快地瞄了Chris一眼又別開,Chris可沒錯過這一幕。
「怎麼了,誰傳的簡訊?」
「Derrick,他傳訊來問我一切好不好,真甜蜜,我想他的經紀人應該也在追殺他。啊!好的,我知道這不是重點,重點是——」
Scott把第二則簡訊點開,拿到Chris面前,Chris用手掌按在桌面上,撐起上半身去看Scott的手機螢幕。
Chris罵了一聲Shit。

『嗨Scott,我是Sebastian,抱歉打擾你,Chris的手機沒開,他還好嗎?』
訊息是Sebastian傳來的,他昨天晚上才拿到Scott的電話號碼,就在Chris第一次帶他去Scott的店裡時,Scott遞給了他一張名片,笑瞇瞇地說,日後若有什麼要事都歡迎找他。
沒想到這個『要事』來得這麼快,Chris只瞥了螢幕兩秒,就衝去房間的牆角,把他的手機從充電座上拔下來——好吧,Chris不是沒碰過狗仔,也很清楚被花邊新聞圍勦的時候要怎麼應付,他又不是第一年混好萊塢了。可是他今天早上確實亂了方寸,從他看到報紙的那一分鐘起就只鑽牛尖角在沒意義的小細節,卻忽略最重要的事。
「Sebby看起來很擔心啊,」Scott把訊息又讀了一遍,彷彿能從短短幾行字看出羅馬尼亞男人憂愁的眉眼跟下垂的唇角,「你該打個電話給他。」
Chris按開電源鍵,嗶嗶幾聲響起,他的訊息跳出了數通未接來電顯示,那裡面有十一通是Luke打的,另外一通,來自Sebastian,他就只打了那麼一通,像是小小的、微弱的發音,夾在巨大的咆哮裡不敢出聲。

Chris迅速拉出撥號鍵,他不用翻通訊錄,Sebastian的電話號碼已經刻在他腦子裡了。他邊按下號碼,邊朝Scott比出一個『噤聲』的手勢。
Scott站在原地不敢出聲。
Chris聽著話筒另一端嘟、嘟響了兩次……
接著轉入語音信箱。
Chris又試撥了一遍,結果還是一樣。

「我去找他。」Chris從椅子站起來,抓過椅背上的外套。
「嘿,嘿,老哥,你別太衝動!」
「狗仔知道我家地址,不知道他的。」
「你現在去會給Sebby帶來困擾的,一大票狗仔會追在你屁股後面跑——」
Chris把外套穿上,充電座拔起來塞進口袋,他離開房間前像是想起什麼似的,他轉身指了指Scott,「謝謝你的咖啡,老弟,還有,不准叫他Sebby。」

※※※

早上發的那篇一直解不了屏蔽,於是重發(試著將幾個敏感詞改成了拼音,造成閱讀不適請見諒,全文寫完會再整理一篇解碼版的放到AO3上),對不起之前點贊推薦留言的親們orz

评论 ( 21 )
热度 ( 15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