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文倉庫
錘基/盾冬主

© 夜藤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錘基]Catch Me?No You Can't -04(完結)

010203AO3全文

前文圖鏈AO3

Bucky伸手擁抱住Steve。
是的,擁抱,不可思議。Steve目瞪口呆地愣在原處。Bucky的雙臂張開,將他如實抱在懷裡,Bucky的棕髮散亂在椅背上,瞳色隨著光線不停變幻,他的左臂和右臂一樣溫暖,可是事情有哪裡不對勁!等Steve回神時(他的靈魂終於想到要衝過來伸出援手),喀噠一聲,冰涼的手銬銬住了Steve的右手腕,接著Bucky舉起手,將另一個銬圈固定在車門頂端的扶把上。
Loki傾身抱了一下Thor,真誠的、富含同情心的擁抱。Thor二十幾年的人生都在同情Loki,就算他沒有那樣的意思,甚至自覺,但他終究是Odin的兒子,刻在骨子裡的基因不能說改就改──至少Loki想不出當初Odin收留他還有憐憫之外的理由,和Laufey一樣,Loki畢生最痛恨的就是被敵人施捨,尤其對方先在商場上把你打得落花流水又再偽善地扶你一把。

Bucky的動作相當快,他貓腰,從Steve的身下溜走,他嘴裡咬著手銬的鑰匙(他早先在Steve的褲襠前磨蹭了那麼久,有大把的空檔從口袋裡找出鑰匙,那對他來說易如反掌),再以更快的速度拎起皮鞋和襪子,跳出車外。
Steve一翻身,躺在被放平的座椅上,車門在他臂側砰地關起,他以一種歪斜的姿態被掛在門邊,只能用空著的左手不停拍打窗戶。
Bucky原本已經向前走了,他銀灰色的外套下擺裹緊臀部,紮高的髮尾垂在脖子後方,幾撮棕色髮絲隨風飄揚。但,或許是Steve敲打車窗的力道太大,讓人擔心玻璃會整片碎掉,於是Bucky又轉身,再度走回晃動的車邊,他的褲子鬆鬆地掛在腰上,拉鏈和褲頭一樣沒整理好,他唯一來得及的是把老二塞回褲襠去,它剛剛才在Steve的手裡發洩過一次,顯然Steve做得不夠好,讓Bucky那麼快就有力氣從他身邊跑走。
Thor覺得自己從頭到尾都沒做對事,首先,他就不該喝Loki遞給他的酒!威士忌的甜味還黏在食道裡,其餘的全是Loki留下來的苦澀,不管那裡面除了酒精和唾液還有什麼別的成份,Loki不可能告訴Thor的。Thor使勁擺動舌根,努力喊出一句「留下來」,聲音沙啞得連他自己都聽不下去。

不過Loki還是轉身了,就像Bucky走回Steve的眼前。Loki依舊衣衫不整,軟綿綿的生殖器垂在胯間,Thor能做的只是盯著它看,然後為自己的無知懺悔。Steve喊著「不要走」,當Bucky打開車門時,這句話迎面撲到他的臉上,Steve使勁拉扯右腕,手銬敲撞著他的腕骨。Bucky皺起眉頭,他湊近Steve,「我會回來,」Bucky俯身,在Steve眉心親吻了一下,他揉亂他的金髮,趁Steve還沒用左手抓住他之前又退出門外,「你等著。」
Loki坐回沙發前,Thor除了眼珠子和舌尖外哪兒也動不了,他的養弟歪頭打量他,現在Thor明白被憐憫是什麼滋味了,那確實很不好受。Thor的一撮金髮掉到額前,Loki伸手將它撥回耳後,他俯身,鼻尖抵住Thor的鼻尖,「嚷嚷什麼,」Loki微笑著聽對方越來越急促的呼吸聲,「我又不是你的財產。」

Bucky走了,這次他把車門留下一條縫,當他走到兩尺外時,他把鑰匙扔到地面上,這麼一來,Steve只要推開車門,伸長了腳就能搆到鑰匙,替自己脫困。不過等Steve做完上述這些事時,Bucky老早就不見蹤影。
Loki也走了,他在Thor的注視下從容不迫地著裝,再抱走自己燒燬的筆記型電腦。Thor什麼也做不了,只能在越漸渙散的焦距中看著他的養弟步出房間,關上門,黑色和綠色的光團消失不見。

※※※

Steve一走進酒店房間,就看到Thor坐在前廳的那張沙發椅上,在他腳邊有一塊不協調的空白,那裡原本舖著羊毛地毯,稍早前Thor找來清潔員,把地毯拿去送洗,他暫時不想再看到它。
窗簾拉開了一半,晨間的陽光從玻璃窗灑進來,把米白色的室間漆成柔和的淡金色,這種氛圍本應讓人舒適,但此刻在這間房裡的兩個人心情都不太好。Steve站著,他的皮外套穿在身上,有些悶熱,不過他內裡的白上衣起了皺又沾到了些不明汙漬,不得不用外套遮住。Thor坐著,及肩的金髮亂糟糟,他身上的襯衫和褲子和昨晚的那套不一樣,他的眼睛下方有明顯的陰影,看上去不像是宿醉,在Steve的判斷裡,事情可能比宿醉還糟。
由於Steve的狀況不比Thor樂觀多少,他沒說話,只是走上前,把手中的一個保溫瓶遞給友人,那裡面是加了溫水的運動飲料,不管造成Thor精神萎靡的是什麼,它都有助於平衡體內的電解質。Thor接過Steve的水瓶,仰頭灌了一大口,他的金髮友人是個正人君子,喝他給的東西很安全。

「謝謝你,」Thor說,他抹抹嘴角,臉色比剛才回血了一點,他把水瓶還給Steve,「……James呢?」
Steve接回瓶子,環顧四周,然後把口袋裡的黑色手套拿出來。Thor只看了一眼就知道怎麼回事,那只手套的五指空蕩蕩的,就和他握在手裡的那個酒杯一樣。
兩人陷入了沉默幾秒鐘。
Thor的手機擱在椅墊上,有十幾通未接來電都是Steve打給他的。凌晨,當Steve終於解開他的手銬,他跑出車外找了一圈,到處找不到Bucky,他便回到車內,打給Thor,電話卻始終無人接聽,於是Steve只能邊將車子往回開邊繼續打電話(Bucky是朝酒店的方向往回走的,這是Steve唯一確定的事),他把車開到泰姬瑪哈的樓下時,發現Bucky的車早就不在停車場了,意料中事。
等Steve停好車,Thor總算接了他的電話,當時已經清晨五點,在話筒另一端的Thor聲音斷續又沙啞,活像剛才被人悶著頭揍了一頓。

「他給你下了藥?」Steve問。
Thor盯著空酒杯的杯緣,點頭,又搖頭。Steve只說對一半,Loki確實下了藥:給Thor和他自己。Thor也許不小心,但也沒那麼不小心,他著過那麼多次Loki的道,還不至於不懂得學乖。在Loki打開酒並倒入酒時,他全程在一旁看著,酒和杯子都是服務生送來的,從同一個瓶子裡倒出來的酒,Thor和Loki都喝了。「他把自己寫進程式裡。」Thor說。他想起Loki湊上來給他的吻,急切又溫順,很像又不像Loki的作風,他通常只有親自跳下表演台才會那麼全力以赴。Thor摸摸自己還在發麻的嘴唇,他怎麼能小看銀舌頭的功力呢?Loki把藥藏在嘴裡,再用自己的舌頭過渡到Thor的口腔,為了設陷阱給獵物跳,獵人也冒了很大的風險。

Steve沒再多問,他能從Thor的臉上看見和自己相仿的無奈,兩人面對面簡直像在照鏡子。Bucky終究是留給他了一場精采表演,但Steve看得見那當中的真實成份。現在他也是界線這端的人了,他明白Bucky逃跑的理由,誠然,他們足夠了解對方,如今理解的程度又更深一層,因為這次,他們抱著對方一起下墜。
「要破解程式,咱們得再加把勁了。」Steve把皮手套塞回口袋,回想著隱沒在黑夜中的那抹背影,Bucky說他會回來,他從不食言,只是要等九頭蛇的負債表清空?Steve不見得有那麼多耐性。
「我同意。」Thor說,依他對Loki的了解,要再一次逮到對方不會像這次那麼簡單,肯定不會。可是那又怎麼樣呢?Loki都說了他不是Thor的,他不像這間酒店的地契被Thor握在手中,而對Thor來說,沒什麼比無所事事坐在這個大而無用的房間裡發呆更想讓他逃脫了。

※※※

Bucky的Ford被丟在路邊,他和Loki弄了一台更不起眼的小車,往北開。開車的人是Bucky,因為Loki的精神狀態不是那麼適合握方向盤,儘管如此他還是順利地把那台Ford從泰姬瑪哈賭場開了出來,和Bucky在公路上會合,對Loki過人的毅力,Bucky一向佩服。
所以他試著無視Ford前方擋泥板上的刮痕,它看起來像是擦撞安全島造成的,謝天謝地,車子後方沒跟著一排警察,換車是最好的選擇,反正那台Ford也是偷來的。

為了甩開最難纏的那一位警察,更正,是警官,Bucky和他的伙伴下一個目的地訂在紐約,為什麼呢?因為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Bucky也差不多要和九頭蛇那幫混蛋算總帳了,它的老巢就在紐約市。
「嘿,Steve是誰?」Loki問,他看見駕駛座上的Bucky眉毛挑了一下。
「你不准打他的主意。」Bucky警告。在他的餘光中,Loki逕自靠回副駕駛座的椅背,繼續喝星巴克的咖啡,好像還在偷笑。
不打就不打吧。這是Loki的想法,他不是那麼容易妥協的人,但他這位新伙伴很不一樣,怎麼說呢,他們都是靈魂有缺口的人,面對彼此沒有自傲也沒有自卑,相處很自在。就像Bucky從來不過問有關Thor的事——從很多方面來講,Loki對付他養兄的手腕和態度都是有破綻的,不符他追求完美的習性,這點連Loki自己都承認,他也很欣賞Bucky從未揭穿這點,有瘡疤的人知道哪裡最痛。
所以Loki可以看在Bucky的面子上不找Steve的麻煩,他找麻煩的人選不缺這一位,除了永選獨佔鰲頭的Thor Odinson,還有新加進來的Tony Stark,他放去咬Loki的那道追蹤程式已經曝露他的據點,同樣在紐約市,再一次地,Loki和Bucky的目標完美契合。

(Loki在座位上調整坐姿,他握咖啡杯的手指頭不是很穩,藥效還沒全退。他的身體裡黏答答的,有空檔得找個地方清洗。Bucky就沒Loki的困擾,Steve沒有把東西留在他體內,而是在最後一刻拔出來射在他的小腹上,他的襯衫底下還有乾涸的精液,他不介意多留著它一會兒。這是他們最大的不同。Bucky和Steve都是彼此的軟肋,而Thor和Loki就是在玩著釣魚的遊戲,Loki為了在Thor身上留下傷痕,不惜把自己串在魚鉤上當餌送出去。距離幾十哩外的酒店房門,Thor已經放棄研究那個空杯子,他改看著自己的手指,那裡有Loki的咬痕。Steve在浴室裡刷牙,他對著鏡子撫摸自己的眉心,那裡有Bucky留下來的溫度,同樣地,他也不介意它留到兩人下次見面為止。)

不過,Bucky不說,不代表Loki就不知道Steve是何方神聖,銀舌頭可以不找碴,卻不會放過任何調侃的機會。映進車窗的陽光越來越刺眼,Bucky掛著一副濾光墨鏡,Loki看向對方的側臉,比了比自己還塞在耳裡的微型對講機,「說真的,我看不出你那麼有潛力,我的耳膜差點被你喊破了。」
Bucky握方向盤的手指僵了一下(他的臉被鏡片遮住,看不出太多表情變化),他直視前方,舉起右手,也碰了碰自己的耳朵,「彼此彼此。」

评论 ( 44 )
热度 ( 14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