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文倉庫
錘基/盾冬主

© 夜藤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錘基]Catch Me?No You Can't -02

01

Steve將車子往北開。
他逮到Bucky的地方是泰姬瑪哈賭場,他們正離開大西洋城,從新澤西州前往紐約州。Bucky坐在副駕駛座上,一言不發,他的身上蓋著Steve的外套,雙手垂在跨開的兩腿中間。
現在是半夜,就算有其它車輛從Steve的Dodge旁邊駛過,透過濾光車窗也看不出Bucky戴著手銬,拿外套蓋住他根本多此一舉,但Steve這麼做沒別的意思,他只是怕他著涼,三月初的夜間氣溫依然很低。

「你餓嗎?」Steve問。從餘光看,Bucky低著頭,長瀏海遮掉他半張臉,他看起來像在睡覺。
Bucky沒有回答,也許他真的睡著了,不過Steve知道Bucky醒著,他分辨得出對方清醒和熟睡時的呼吸聲。
「等等我們會經過Mcdonald’s,買點東西吃如何?」Steve繼續問,他記得Bucky喜歡夾起司的牛肉漢堡。
Bucky還是沒說話。
於是Steve開始列出這條路上會經過的每間二十四小時營業的速食店,他一個人的聲音填補掉車內兩人份的沉默,這很好,因為這台老爺車連音響都壞了。Steve不介意Bucky的沉默,也不介意自己像話癆症的患者講個不停,他了解Bucky,對方八成是在想,究竟犯了什麼錯才會讓Steve抓到把柄?Bucky是個好強的人,好強的程度和Steve不相上下。

當Steve的問題持續了將近三分鐘,Bucky終於開口,「你要一路喋喋不休到太陽升起來嗎?」
嘎地一聲,車子在一個十字路口前停下,頂上的號誌亮著紅燈。Steve兩手握住方向盤,露出微笑,很少人被罵嘮叨還笑得出來,除了Steve之外,他轉頭看向他的多年好友,「這是兩年來你第一次對我說話超過十個字,Bucky。」

※※※

「希望你不介意我多話,畢竟兩年了,我們有整整兩年沒見過面。」Loki邊說邊遞給Thor一個裝著酒的六角玻璃杯。
濃郁的麥香撲鼻而來,威士忌是Thor最喜歡的酒種,他沒有理由拒絕──就算現在完全不是喝酒的時候,他還是把酒杯接過來,跟Loki碰了碰杯子,清脆的聲響迴盪在兩人耳邊,卻飄不了太遠,因為這個房間大得要命。
Thor喝下一口酒,30cc的金橙色液體落入喉嚨,在食道發熱,也給人說話的勇氣,「我很高興能坐在這兒,和你面對面喝酒,敘敘舊,像一對普通的兄弟。」
「我們是兄弟,難道不是嗎?」

Loki朝Thor眨眨眼,Thor最怕看對方這個樣子,他養弟的眼角和嘴角都有一種魔力,只要它們稍微變換角度,就能讓他忘了腦袋裡大部分的事,不過那是兩年前的Thor,現在的他已經學乖了,「如果你這樣想,你就不該在大學畢業後一聲不響地離開家,讓我們找不到你的下落,你能想像Frigga有多擔心嗎?」
「哦,拜託,這不是你今天來找我的目的吧,談那些老掉牙的家務事?Thor,時間一點都沒把你變得有趣。」Loki挪動身體,從牛皮材質的單人沙發移到雙人沙發,坐在Thor旁邊,他的大腿有意無意蹭著對方的膝蓋,兩人平整的西裝褲開始起皺。
「我確實另有目的,」Thor把酒杯捏在掌心裡旋轉,「關於你今晚做的事。」
「安份地待在房間工作、不小心弄壞了工作用的電腦、在看見久違的養兄出現在面前時,親切地邀請他進房來喝一杯,你指的是哪一件?」
「詐賭。」
Thor轉頭,直視Loki的雙眼,後者的笑容凝結在了臉上。

※※※

Bucky的臉上沒有笑容,他在進行的是一樁詐欺行為,遠從華盛頓追來這裡的Steve沒理由不知道,對方該做的是把他扭送警局,而不是坐在一台破車裡敘舊。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Steve說,綠燈亮了,他踩下油門,古銅色的車身繼續在黑夜裡滑行,「新澤西州不是我的管轄範圍,就算是,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誰也不能給你定罪。」
「那你就不該拿手銬銬著我。」

Steve語塞了,這次換成他啞口無言。他當然知道Bucky幹了什麼好事,從拉斯維加斯到蒙特卡羅,最遠還到了澳門葡京,這名左手戴著皮手套的神袐賭客,他在無數張賭桌上玩過二十一點和百家樂,他每場都贏,但贏得有品味,他總是在拿到一定的籌碼數後就離開,沒有開罪其他賭客,沒有因為出老千而被請出場,卻很難不引起賭場管理者的關注。
「我不這麼做,你會逃跑,我不能再讓你離開。」
聽見這句話,Bucky偏過頭,嘴角勾起玩味的弧度,「原來Rogers警官也有公器私用的時候?」
「你是我的朋友,我不希望你落入不公的審判。」
「這不是真正的理由。」
Steve嘆了口氣,「好吧,你是對的,」他坦承,他生平最大的優點和缺點就是沒辦法對Bucky撒謊,「自從兩年前那件事之後,你就一直躲著我,你不讓我知道你在哪家醫院治療,你不接我的電話,你退掉住了十幾年的公寓,你甚至換掉了手機號碼。我只是想再和你說說話,一次也好,就只是這樣而已。」

※※※

「沒想到這麼久不見,你要說的居然是這個,真出乎我的意料……」Loki拿著酒杯往後挪了幾吋,解除和Thor的肢體接觸,拉出一個曖昩的距離,「詐欺可是相當嚴重的字眼,若你非得這麼指控我,拿出證據。」
要證據,Thor當然有,只是他不確定可用的部分還剩下多少。他今天之所以能找到這裡來,完全是Steve的朋友Tony Stark的功勞,對方在稍早時丟出了一隻響尾蛇追蹤程式,滲透這間賭場的後台系統,逮到Loki埋在裡面的線頭,緊緊咬住它不放。Loki對這項無預警的攻擊沒有防備,他能做的只有叫Bucky先從前台撤離,再用最快的速度把撒出去的魚網一一收回來。

「你做過的事,你自己心裡清楚,Loki,」如果Thor猜得沒錯,絕大多數的程式碼都跟著Loki的筆記型電腦一起報銷了,他可以把那台硬碟送修,試著搶救回一些資料,但他要怎麼取得Loki的允許是最大的問題,畢竟那台電腦是Loki的個人資產,在分配資產這件事情上,他們兄弟倆從來沒有達成過共識,「去年夏天,這間飯店的股票系統曾被人竄改,股價被前移了一個小數點,雖然發生的時間很短,卻有大批的客戶搶在那個環節進場,為了不讓投資人失去信心,董事會最後只能承擔該期間賣出去的股票差額。」
「這件事你該去找負責的網安部門,而不是坐在這裡和我抱怨。」
「網管查過了,他們根本找不出封包源頭,追蹤到的伺服器位置也全是假的,我認為這世上沒多少人有能耐做到這種地步。」
「謝謝,我該把這句話當成讚美嗎?」

Loki笑著將一條腿疊到另一條腿上,他抿了一口酒到嘴唇裡,Thor試著不去看對方起伏的喉結,那得花費不少力氣,就和安撫董事會的心力不相上下。不過Thor知道自己再怎麼努力也平復不了父親的怒火,更無法阻止Odin將Loki的名字從繼承人名單上剔除。這不能怪老Odin,他沒有登報斷絕父子關係已經是最大的慈悲,畢竟當初是Lok逕自將姓氏從Odinson換成了Laufeyson,他和養父間的隔閡就像生父Laufey和Odin間的恩怨沒完沒了。
Thor相信,Loki曾經擁有和他一模一樣的機會,至少他是這麼說服自己的。

「父親一向肯定你的能力,母親也非常愛你。至於我,你很清楚──」
「我很清楚你掛在嘴邊的愛就和你的同情心一樣虛假,這點你完全得到Odin的真傳。」
「你現在說的話,比無中生有的指控更傷人。」
「我的人生就是真憑實據。」
Loki說話的時候,交疊的雙腿仍向著Thor,一大片三角陰影落在他胯間,那兒是Thor墮落的淵藪。Loki說得對,所謂的兄弟情很虛假,沒有哪一對兄弟會像他們,才剛成年就爬上對方的床,還爬了不只一次。但Thor的願望也很真實,如果可以,他只想像現在這樣,和Loki待在同一個空間裡,哪怕避免不了針鋒相對,以及令人心碎的過往──那正是Loki的作風,Thor從小就知道他的養弟最擅長用他那顆絕頂聰明的腦袋,開著自認為無傷大雅的玩笑,沒有人因此受傷或送命,一切宛如魔術師的惡趣味,你明白眼前所見都不是真的,卻心甘情願被耍得團團轉。

Thor嗅著泛濫在空氣裡的酒味,近乎貪婪地吸吮,那裡面有Loki的味道,毒藥和著麥穗尖端的汁液一起從豔紅的舌尖滑出來,再餵到Thor嘴裡。前一秒,Thor還盯著浮在Loki腳背上的青色血管看,後一秒,Loki已經湊上來吻他了。
但願Steve不要落入一樣的窘境,Thor托住Loki的後腦勺,心裡想。Loki在表演台上的助手,那個叫James的男人,他是幫凶,也是Steve在這世上最在乎的人,Thor知道Steve愛著那個男人,卻從沒和對方走向更進一步的關係。Thor不確定他的金髮友人到底是幸運還是不幸。

※※※

「你該慶幸能擺脫像我這樣的人。」Bucky說,在Steve開口前,他就先替對方作出結論。
在這場齣戲碼裡,Loki是編劇,Bucky是演員,雖然Loki的演技更好,但他有個致命傷,就是氣焰太盛,太容易鄙視他的觀眾,這是天才都有的通病。Bucky的收放自如是Loki需要的素材(他斂起自己的鋒芒,就像拿手套遮住義肢的熠熠銀光),這是傲慢的表演者唯一願意退居幕後的原因。
Steve搖搖頭,他不同意好友的說法,「我比誰都明白你是什麼樣的人,Bucky,我從小就認識你。」
「你不可能明白一個人,當他也不認識他自己的時候。」
「如果你這麼想,表示你清楚地意識到自己現在的行為,與你的本性有所背離。那正是我要做的事,隨時在一旁給出提醒,只要你給我待在你身邊的機會。」
「我說了,你最好別跟我這種人鬼混。」

問題又回到起點。但,Steve心知肚明,有些事就像Bucky說的一樣,不會乖乖地變回最初的樣子。
Loki寫了一道程式,那道程式能竄改賭場的發牌機內建機制,將吐出來的撲克牌按照既定的規則排好,而Bucky要做的,就是把所有的排序都背在腦海裡,按照Loki在對講機中給的指示,從這張賭桌走到下一張賭桌。Bucky不必耍老千,不必戴著透視鏡片看牌(現在的賭場撲克牌背面大多用的是反偵測的塗料,電影裡那套老早就過時了),他只需要站在桌旁,巡一圈開出來的牌,就能知道牌局正進行到哪兒,接著他再加入戰場,根據自己拿到的牌決定跟注或者加碼,只要Bucky的記憶和Loki的程式都不出差錯,兩人各握有的一半勝算,加起來等於百分之百。
Steve之所以知道這件事,一來靠自己的判別,二來靠Thor的佐證。那種隱密又愛現的手法,實在太有Loki的風格了,若他不是從在學時期就把被自己入侵過的網頁痕跡當成支解後的青蛙亮給養兄看,Thor也不會那麼快就把Loki和整件事串聯在一起。

「你所謂的『這種人』,指的若是你和你的同伴,那我得說,我們是同一類人。」
Bucky轉頭,不可置信地瞪著Steve,彷彿從對方嘴裡飛出了一隻鴿子。
Steve沒有指名道姓,他不需要,誰都曉得亮在觀眾面前的是光潔美麗的白鴿,壓扁在道具盒裡的是最鮮血淋漓的真相。
可是Bucky無法接受,他最不能忍受Steve變成界限這一端的人。在這裡,有Bucky、Loki和Thor,背德是Loki和Thor的罪(說到底也不是多了不得的罪,他們本來就沒有血緣關係),而Bucky,則是被迫和該死的九頭蛇走得更遠。

「我在神智不清下感謝那些王八蛋救了我一命,在義肢裡藏著毒品替他們走私。他們叫我拿起槍,我就拿。我趴在一棟高樓上,瞄準一個人的腦袋,那是他們的眼中釘,我幾乎就要扣下扳機,直到我從瞄準鏡裡看見,那個人是你。」
「Bucky,別說了——」
「我差一點就殺了你,所以我他媽得離得你遠遠的!你懂不懂?」

前方就是駛往州際公路的路牌,Steve一扭方向盤,將車子拐了個彎,停在大馬路旁的草地上,草枝在冬季變成土黃色,大多枯萎,被風吹得像折了腰的老人。
Steve拆掉身上的安全帶,伸出手,抱住副駕駛座上的Bucky。
他們兩人中間仍然隔著Steve的外套,皮革和汗水的氣味滲進鼻腔。Bucky沒有推開Steve,別說他銬著雙手,辦不到這件事,Steve很清楚以Bucky的能耐,那副手銬根本栓不住他。

「我不會如你所願,讓你離開我,」Steve說,他撫摸Bucky的頭髮,對方在他看不見的時候,頭髮已經長那麼長了,兩年來他第一次見到Bucky的模樣竟是在賭場的閉路攝影機。他知道為了對抗九頭蛇,Bucky需要錢,很多很多的錢,才能補平曾經替對方幹下的髒活,「每個人都有犯糊塗的時候,這就是我們的共同點,你接下德國那樁臥底任務,一開始就太冒險,而我做過最蠢的決定,就是放你一個人去。」

Steve的聲音像從壞掉的喇叭裡冒出來的雜聲,關在Bucky腦內嗡嗡作響,他聽不清楚對方在說什麼,卻完全接受了對方的行為。
他理解Steve的一切,無須言語,這就是為什麼他腦袋空無一物時遠遠看見Steve的臉,扣扳機的手指瞬間僵硬。
Bucky調侃過Loki,在他恢復意識卻尚未找回自我的時候,他以旁觀者的姿態,指出這名新伙伴的心魔:Loki處處找Thor的麻煩,做的每件事卻都像極力攤在Thor眼前的證明。他恨他,也愛他。
相較下,Bucky的情感就簡單明瞭多了,他離開Steve,就是當真想和對方撇得一乾二淨。Thor Odinson稟性耿直,但終究是個商人,商場上有許多黑白交疊的模糊地帶,他和Loki待在灰色的區塊裡糾纏,無比契合。然而Steve Rogers?他天生就該是站在太陽底下的人。

Bucky低頭,儘可能將自己縮回黑暗裡,他嗅著皮外套縫線的氣味,那兒有陽光的味道、薄荷水清香、以及Steve慣用的麝香沐浴乳。
「你真的很糊塗,」Bucky說,他的臉埋在Steve的肩膀前,聲音悶悶的,「餞別晚會上,Peggy Carter邀請你去跳舞,她是局裡最美的女孩,這個美女還是你的上司,你居然拒絕了她,用的是不會跳舞這種彆腳的爛藉口——」
「我確實不會跳舞,我也不糊塗,」Steve扶正Bucky的身體,摸著他的臉,這張臉,在各地做了最好的演出,人們看不出他的善意,也無從揣測他的惡意,戴著皮手套的左手和正常的右手輪流出招,令人眼花繚亂,「至少這件事不糊塗。」

Bucky才張開嘴,Steve的嘴唇就貼了過來。
他很驚訝,不過驚訝沒有持續多久,Steve橫過兩人中間的手排擋,把Bucky壓在窗邊,他的動作很突然、很笨拙,看得出來是和男人的第一個吻,這項認知令Bucky感到高興。
他已經很久沒有高興的情緒了,但他好奇的是,是誰帶壞了Steve?還領著Steve來抓他和Loki的小辮子。Bucky有點慶幸,Steve是該學壞,以免老是吃真小人的虧,但他又有些吃味,因為帶壞Steve的居然不是他本人。

……誰叫他自行放棄了這項權利,Bucky心想,他開始理解Loki的矛盾了,而他痛恨這樣的自己。腦袋裡裝滿了Steve,再也記不起所有的牌局。
Steve的皮外套掉到地上,Bucky舉起手,將手腕和手銬繞到Steve的脖子後方,只要他一使力,就可以直接把對方勒死,但他沒有,他摟住Steve的脖子,這個曝露出全身弱點的強壯男人,他湊上前,將舌頭伸進Steve的口腔。

评论 ( 24 )
热度 ( 14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