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文倉庫
錘基/盾冬主

© 夜藤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錘基]Catch Me?No You Can't -01

◎賭場AU文,PWP,預計四章完結
◎感謝  @饕餮之城  點梗,TAG:盾冬錘基,危機感

※為了直奔主題,請忍耐有點長的前文簡介
Steve和Bucky一起從警校畢業,Bucky在某次海外執勤時出了車禍,短暫性地喪失記憶,那段期間他被國際犯罪組織Hydra吸收而做了一些不法勾當,Bucky恢復記憶後對於自己的行為相當內疚,他不願意再面對昔日好友,決定使用自己的方式對Hydra進行反擊。
Bucky在單獨行動的過程中遇上Loki,一個無論是道德感和行事手腕都游走在灰色地帶的男人,與Bucky現下的處境一拍即合,兩人因此結盟,暗地裡對Hydra旗下子企業搞出一些不動聲色的破壞,直到其破壞程度惹眼到不得不引起某些特定人士的注目,例如擔任紐約市警局刑案組隊長的Steve Rogers,還有Odin企業的二代接班人Thor Odinson。
Loki是和Thor沒有血緣關係的養弟,但他成年後就不再和家族往來,也不接受金援庇護,在很多方面甚至是刻意與養父及養兄作對,Thor對此一向頭疼,現在頭疼的又多了一個他的友人Steve,兩人是在工作場合上認識的,他們近來不約而同地察覺到,在博彩領域出現了一名賭客,他專門在賭桌上玩撲克(二十一點和百家樂),只贏不輸,並且總是在贏來的籌碼到達賭場規定上限前就收手,賭場人員因而無從檢舉,也找不到任何對方出老千的證據。
Steve知道那名賭客是誰,他從某間賭場提供的監視器畫面裡看見了對方:西裝筆挺,過肩的長髮在脖後紮成小馬尾,左手戴著一只深黑色的皮手套──Bucky在數年前的那場車禍意外中失去了整條左手臂,從此接上了人工義肢。
Bucky Barnes是玩撲克牌的高手,但他不可能一個人孤軍奮戰,因為賭場上沒有永遠的贏家。Steve斷定了Bucky有技術後援,當他和Thor談起這件事時(Odin企業投資的幾間博彩飯店也有這名賭客的出沒蹤跡),Thor幾乎立刻就聯想到了他的養弟,Loki Laufeyson,當年他在帝國理工學院的第二學期暑假作業就是寫了一則小小的後門程式癱瘓掉某間民營銀行的保全系統三十秒,網管完全追蹤不到封包來源,若不是事後Loki把網頁截圖當成戰利品一樣展示給Thor看,世上沒人知道這是誰的傑作。
以往Thor總對養弟的偏激行為採取眼不見為淨的態度,然而詐賭已經牽涉到刑事罪,無論是Steve或者Thor,都沒辦法放任自己最重視的人不管……

(以下正文,考據不周,OOC可能有,請多見諒)

「James,你在嗎?」
Bucky繞過一根高大的柱子,抬頭望了一眼柱角的小紅點。
他的身影立刻映在閉路攝象機的畫面中,他繼續往前走,沒有說話,他知道Loki看到他了。
Loki也不再說話,他挪了挪手裡的滑鼠,在他面前的電腦上出現二十個小畫格,橫排五個,豎排四個,這些畫面來自賭場大廳的各個角落,以每零點五秒的頻率更新。影象同步接收,沒有延遲,他看得見穿著黑色西裝的棕髮男人掠過一個又一個畫格,像鬼魅一樣穿梭整片螢幕。Loki知道,對方還能走得更快,但那會太過醒目,顯得像在逃跑,雖然那正是James在做的事。
James是棕髮男人的本名,Bucky是他的暱稱,世界上只有一個人會這樣叫他,那個人不是Loki,儘管很可愛,但Loki才不想叫一個男人『鹿仔』。

「你從左側的門出去,給警衛二十元小費,他不會攔你,也不會問你今晚為什麼待得不夠久,當然,如果花二十美元就買得到答案的話,我也想聽聽。」
透過微型對講機,濃郁的英式男腔不停傳進Bucky耳內,有時他不太受得了Loki的多話,卻又覺得對方嘮叨的腔調很悅耳,像在朗誦莎士比亞寫的台詞,所以,他們能成為搭擋。
「那你呢?」Bucky問,嘴唇蠕動的角度幾乎不存在。他正繞過一個半圓弧狀的圍廊,走下樓梯,男男女女擦過他的肩膀,沒人特地多看他一眼,這裡賭客越晚越多,輸得精光而提早離場的人也不少。
但那個人不會是Bucky,他只是努力讓自己看起來像個輸家,那實在很難。
「在車上等五分鐘,我清掉尾巴就走。」
「好。」

Bucky穿越大廳的正中央,那裡有一個巨大的噴水池,奢華的裝潢和喧囂人聲在水幕後融成一團虛影,Bucky貼靠著池邊走,幾撮細小的水花濺濕了他的褲腳,他不在意,也沒有回頭,他逕直走向位於左手邊的那扇玻璃門,塞了兩張十元鈔給門口的黑人警衛,警衛名牌上寫著David,Bucky和David說了聲晚安,對方如Loki所料的一句廢話都沒多問,他替Bucky推開了玻璃門,微彎著腰送客人出去。
停車場在一長排棕櫚樹的陰影下,Bucky的Ford停在第四輛,它是鐵灰色的,黑夜裡最好的保護色。但是在他的車子旁邊多出了一台車。
Dodge Spirit RT,Bucky一眼就認出它,很少有人在二十一世紀還開這種舊車款,車主當初買下的原因只是Dodge與Dodgers(美國道奇隊)音近。Bucky還記得車子剛買來時是暗橙色(紅色太醒目,黑色太黯淡,白色容易髒,再來就沒太多選擇了),經過歲月的洗禮,它現在看起來像台名副其實的古董車,蒙塵已久讓橙色變成了疑似古銅的色調。

Bucky轉身就走。
不管車主人在哪裡,越過那輛車、去取Bucky自己的車絕對太冒險,他和Loki得改變計劃了。然而Bucky的鞋跟才在地面旋轉一圈,身體還沒往前,他就被一個人從背後扯進了黑暗。
那人藏身在車與車的夾縫間,顯然守株待兔已久,Bucky一翻身,戴著黑手套的左手直接朝對方腋下招呼,但對方有備而來,他夾緊臂膀,躲過這記攻擊,同時他舉起空著的那手,五指併攏,作勢往Bucky脖子後方劈去。
Bucky沒中計,他熟悉對方的技倆,就像對方熟悉他的。在車邊打起來不是明智的選擇,因為門口警衛距離他們十呎不到。
Bucky一偏頭,讓那人手刀落了個空,他順勢往前擠,用身體的力量把偷襲者緊壓在車上,「嗨,Steve,」Bucky揚起嘴角,「你怎麼會在這兒?工作?」
被Bucky稱作Steve的男人,他的金髮色澤就和夜晚的街燈一樣閃耀,他靠在車門前,花了比正常再多一點的時間凝視Bucky,後者在對他笑,他卻笑不出來。
「不,我來見你。」Steve說,他背在身後的一隻手滑進口袋,掏出一副手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銬在Bucky的左手腕上,趁對方還沒回擊前他再將錬條拉向前方,銬住Bucky的另一手。
比Bucky速度快的人不多見,Steve Rogers就是少數之一。

Loki和Bucky的通話斷了。
Loki所在的位置,事實上就位於賭場飯店的三樓房間,若Bucky照他的指示待在停車場,就還在通訊頻波的範圍,但他喊了好幾次對方都沒反應,有兩種可能:一是Bucky扔下他跑了,二是Bucky遭遇了意外狀況,暫時無法回話。
Loki傾向相信第二種。
任何一台監視器都照不到Bucky的身影,可以肯定他已經不在賭場裡,塞在Loki耳裡的傳訊器持續發出沙沙、沙沙的聲響,以及一些混濁的雜音,他想追問現況,卻得保持沉默。Loki相信Bucky遇上了某種麻煩,如果他講話的分貝數太大,不僅會讓他的搭擋耳朵聾掉,他的聲音還可能被不知名的第三方聽見。
意料之外的曝光,百分之百不是好主意。

Loki邊敲著按鍵,腦筋邊飛快轉動,一大排一大排密密麻麻的字列串不停從他的電腦螢幕前消失,就像被綠藻吞食的寄生蟲。他想著Bucky究竟去哪兒了,他絲毫不擔心對方的自保能力,但Bucky若是招出Loki的所在地,或者他們的那些小把戲,Loki發誓他不會善罷干休。
就在這時,從Loki身後傳來喀噠一聲,房門開了。

這間房是Loki單租,Bucky住在另一間,稍早時他已經退房,所以除了Loki和飯店人員外,沒有人手上有Loki這個房間的備用房卡——理當如此。
可是房門就這樣違反定律地打開,門口出現的是一個高大的金髮男人,他的頭髮很長,綁起的馬尾蓋過了背部的一半,他的肩膀很寬,當他站在那兒,一個長方形的門框底下,他就像被邊框綑綁住的漫畫人物,這個人物肯定還是個肌肉猛男——超級英雄才會有的那種誇張身材。

不過在Loki眼裡,這一幕一點也不誇張。
他從桌前轉身,椅子旋了半圈,在他身後的螢幕瞬間變暗,門前的那名男人與他四目交視時,Loki露出微笑,他的黑髮梳得整整齊齊,身上的衣服熨燙伏貼,就像每一個來賭場尋歡的訪客,Loki的扮相一點破綻也沒有。
但Thor看著他的眼神裡不是這麼說的,比起Loki,Thor更常發笑,真心實意的笑,眼下除外。Thor出現少見的嚴肅神情,視線越過Loki的肩膀,盯著後方的那台電腦瞧,Loki用餘光瞄了瞄螢幕,又回頭看向Thor,他站起身,離開椅子之前順勢踢掉了電源線。
他朝他的養兄走去,「好久不見,哥哥,」他走路的姿勢很隨意,步伐與步伐間的距離卻經過精打細算,至少在Thor看來是如此,「你為什麼會在這裡——哦,對不起,我忘了,」Loki前腳像豹的爪子勾在羊毛地毯上,「這間飯店是你的。」
Loki戲劇化的口吻沒能讓Thor驚訝,他從小就經常看他弟弟表演,就像他弟弟早已習慣他在院子裡拉單槓,他們實在沒必要浪費時間話家常。
「是的,」Thor說,他的口氣很艱難,要一個人扮演不像他的角色,向來是門挑戰,「……它不是你的。」Thor不知道自己費了多大的力氣才擠出這句話,健身房的教練也無法替他評估磅數。
「我付了錢住進來的。」Loki繼續走近Thor,他赤著腳,直到腳尖頂住Thor的皮鞋鞋尖,才停下來。
擺在桌上的那台電腦,它無聲無息,卻在此時傳出了一股難掩的燒焦味,Thor知道就在他和Loki『話家常』的時候,他失去了某些追查線索的機會,也許——有非常大的可能是很重要的線索。

Thor嘆了一口氣。
他不確定Steve那裡是否有所斬獲,他們分頭進行,做自己該做的事。拿到這間房的房卡,就像Thor起床倒杯開水那樣簡單,找到Loki在這間房裡才是難題。這得歸功Steve和Steve那些有門道的友人,但眼下Thor不能再求助他人,他有屬於自己的難題。
「這間房明天中午十二點前退租,」Thor說,他向前走了一步,鞋子和Loki的兩腳穿插在一塊兒,他們的距離又拉近了幾吋,「你的電腦似乎壞了。」
兩人同時轉頭,看向燒焦味的來源,嗅覺沒問題的人都知道那台電腦暫時沒救了。不管裡頭發生了什麼,Loki是掌握全局的那人,他不擔心,Thor就不擔心,全世界會令Thor擔心的,只剩Loki接下來的回答。
「是的,今晚看來會很無趣,沒有工作——我的資料都死在那台電腦的硬碟裡了,沒有娛樂,你知道我對賭博毫無興趣。」
「所以……」
「所以,我之前叫服務員送上來一瓶波本威士忌,想嚐嚐嗎?」


评论 ( 14 )
热度 ( 170 )
  1. 圆舞夜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