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文倉庫
錘基/盾冬主

© 夜藤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美2衍生]頃刻成永恆 11

前篇:01020304050607080910

◎本章純甜無虐。有照料傷患過程描寫(不詳盡,但是有),若對嘔吐、腹瀉...等生理病症描述感到不適者請迴避。

 

Steve今天下午在廁所待了很久,久到Bucky覺得他該進去看一看。
這是他們待在臨時醫院的第五天。這五天來,Bucky一直留宿在Steve的病房,神盾局遵循美國隊長的意志讓Bucky待在這裡,不過Bucky怎樣也不願意住進神盾局替他安排的個人房,他堅持二十四個小時都要守著Steve,於是Coulson讓人搬了一張大小適中的沙發床橫放在Steve床邊。
現在,Bucky就坐在沙發床的邊角,盯住牆壁上的時鐘。時鐘也是Coulson讓人補掛上去的,因為Steve每隔兩小時就需要補打維生素以及測量血壓,這些流程理當由值勤的醫護人員輪番執行,但Steve已經練就了用自己的耳朵默數分針滴答、滴答走動的聲響,然後在護士推著血壓計進房前五分鐘就預先醒過來,把床舖調整成坐式。

當然,更多時候做這件事的人是Bucky,因為Steve有時真的睡得很熟,他聲稱自己在這段時間內獲得最良好的睡眠品質似乎不是假話,他仰躺在那兒,雙臂以自然的姿態擱在身體兩旁,胸腔在被單下方規律起伏,嘴角還掛著淺淺的微笑,彷彿正做著什麼不為人知的好夢。
這種時候,Bucky就會偷偷湊上前去,觀察Steve在半空中顫動的長睫毛,Steve眼皮底下的眼珠子會因為Bucky的靠近而轉動得快一點,有時——也許只是Bucky的錯覺,他覺得Steve嘴邊的笑意加深了。然後Bucky走開,Steve繼續熟睡,可是Steve絕對會在一種時候醒來,那就是他聽見Bucky打開病房的房門準備走出去時。
『我去飲水機拿熱水,』Bucky站在門邊解釋,『杯子裡的水涼了,醫生說過你吃藥得配溫水。』
聽完Bucky的話,Steve直起來的上半身又躺回枕頭,他的眼睛閉上,肩膀明顯放鬆下來,『明白,快去快回。』有時Steve還會補一句路上小心,雖然Bucky不曉得從病房到飲水機不超過兩尺的距離,他必須小心什麼,但他多半會回答Steve:『好。』

Steve已經進去廁所超過二十分鐘了,分針繞過數字12,又重新從1開始起步。其實Bucky不需要靠時鐘來計時,他只是得找點事分散注意力,盯著一根黑色的棒狀物關在白色的圓形裡一格一格死板的向前挪動是不錯的方法。
這五天內,Steve在第一天嘔吐和腹瀉的情況最嚴重,這也是毛地黃素帶來的副作用,不至於要了他的命,只是在暫時失去視覺的情況下又雪上加霜。護士放了一個嘔吐盆在Steve的床頭,她們原本委婉地建議過使用便盆甚至紙尿布,想當然爾遭到回絕,脫掉潛行裝和放下盾牌的Steve Rogers依然是自尊心極強的男人,他不願意麻煩任何人,也儘可能不展露難堪的一面。這樣的時刻,Bucky在他身邊的意義尤其重大。
『別搞笑了,Rogers,我倒過你的嘔吐物次數比倒我家廚餘的次數還多。』當Steve一開始拒絕Bucky替他端盆子去廁所時,後者如是說。
『你在說的是上個世紀的事,我不覺得……』我不覺得你現在該做這些,這是Steve其中一個想法,另一個真實又另人沮喪的想法是,Steve認為Bucky應該不記得它們的細節了。
然而Bucky Barnes固執起來跟Steve Rogers有得拼,他懶得跟Steve廢話,拿起臉盆就往廁所走,他將嘔吐物倒進馬桶並沖洗乾淨,再把乾淨的盆子拎回Steve的床頭櫃放著,這一連串過程花費不到三分鐘。
『就像騎腳踏車,你會了就永遠不忘。』Bucky聳聳肩膀,Steve聽得見那把硬骨頭咯咔作響的聲音,它們在他此刻的耳膜中巨大得像雷鳴,他決定不再與Bucky多作爭辯。

第二天,嘔吐的情況減緩了一些,腹瀉仍時不時發作,Steve每進食一次就得跑平均兩到三趟廁所。這件事是Steve的底限,他堅持不肯讓任何人幫忙,Bucky在此做出讓步,他放任Steve自行研發出一條從病床到廁所的摸黑前進路線,他唯一插手的只有在Steve下床時扶他一把,好讓對方站穩腳步。
雖然此地駐紮匆促,不過該有的設施一應俱全,廁所的隔音材質選得很好,Bucky在門外就連Steve的乾嘔或咳嗽聲都聽不清楚,他只能靠時間的長短來判別對方一切安好,並在必要的時刻判定是否該按下救護鈴。
不過按救護鈴的緊急時機一直沒有出現。第三天,Steve被推出了病房,送進超音波室去做檢查,這趟檢查花了比較長的時間,醫療團隊的人們神情嚴肅地擠在一起針對Steve身體的各項數據進行唇槍舌戰,決定接下來該調整的藥劑內容、血管壁有沒有必要再進行二次修補手術、毛地黃是不是該就此停用、改施打較為溫和的強心素……諸如此類的話題。

這段時間內,Bucky始終坐在超音波室外面的一張長椅上,那條走廊不斷有人來來去去,他們身穿白色醫療袍,每個人都一臉忙碌,不怎麼有人在意或防備Bucky,那很好。Bucky唯一想知道的是Steve要在那個長得像膠囊的該死儀器裡待多久(那東西讓他聯想到冷凍艙,完全不是多令人愉快的記憶),他不期待有人告訴他會議討論結果,只要Steve完好無缺的出來,Bucky總有機會了解一切。
大約過了快一小時,有一名男護理師——他來回經過這條走道第三遍了,Bucky認得他的臉——來到Bucky的椅子前方,站定,對方從白長袍口袋裡掏出一只iPhone遞給Bucky,『我看你沒有帶書,這兒也沒裝電視,你或許需要這個。』
Bucky抬頭看向那人,對方是一個很年輕的男人,看上去不超過三十歲,他指著手機螢幕向Bucky解說,那是一款將七彩的寶石連成一線就能消除寶石並且得分的APP遊戲。
男護理師把手機留給Bucky,接著離開繼續去處理自己的工作,而Bucky靠著那款遊戲打發掉一整個下午,等Steve完成了診療並離開超音波室,Bucky把手機還給男護理師時,對方被他破的關卡數嚇了一大跳。

第四天,腹瀉的情況已出現了顯著改善,嘔吐盆也閒置四十八小時以上沒用到了。醫生在巡房時對Steve的身體各項數據感到滿意,他離開病房的半小時後,Maria Hill便拿著一台平板電腦走了進來,她說,復仇者大廈裡有人想和Steve與Bucky問好。
不干涉,不多話,這是Hill的行事準則,她設好頻道,讓通訊軟體進入上線狀態,接著她就轉身走出病房,把此地再次留給Steve和Bucky兩人,以及屏幕對面的復仇者。當視訊畫面跳出時,出現的是Natasha的臉,她的一頭紅髮讓這間色系單調的病房一下子變得明亮起來,也可能和她塗的橘色唇膏有關。

『嗨,壞男孩,我聽說老年人目前有精神講話了,我能和他打聲招呼嗎?』平板電腦原本被Bucky抓在右手上,這會兒他把它轉了個角度,讓Steve的臉正對著螢幕,Steve很配合地朝前方朝朝手,『嗨,Natasha,妳的氣色很好。』
Natasha露出一個體恤的笑,這抹笑只有Bucky看得見。很顯然地,Natasha知道Steve的情形,卻選擇不戳破,『你也挺好的,隊長,看起來Barnes把你照顧得不錯。』
『豈只是不錯而已,』Steve微笑道,在鏡頭照不到的地方伸手捏了捏Bucky的手掌,『其他人怎麼樣了呢?妳和Clint,Sam和Tony,還有Bruce……』
『你點到名的前四位都好極了,看看我,我能代表其他人,只是他們各自有點兒忙。Clint和Sam沒放棄尋找Bruce,雖然目前還沒斬獲,但是根據伽瑪射線探測器的偵察結果,他的生命跡象應該還沒從地表上消失。Tony,他睡了兩天後又開始沒日沒夜的工作,因為Ultron是從他實驗室裡孵出來的產物,他覺得自己有責任把它再埋回老巢。對了,Barnes,我要替Tony帶句話給你,他說他幾天前不是針對你,他只是避免自己的腦袋再讓Ultron逮到把柄,所以暫時遠離一切可能讓他發飆的元素。現在,如果你需要修理你的手臂,他樂意效勞。』
『呃,』Bucky愣住了,他下意識想將左手藏到背後,Steve卻在這時轉過頭來,用聽覺替代視覺追尋他的動作和小心思,Bucky只好認命地把左手伸向屏幕前方,握起拳頭再張開,『它沒事,這裡的技師對它進行過簡單的修復。我想,Tony現在有更重要的工作要做。』
『所以Ultron跑出了Stark大樓,它可能在這個城市的任何地方,對其他人造成影響或傷害?』Steve問。
『是的,它跑了,從追蹤器的回報結果看來,它沒有離開紐約市,也不打算離開這個地方,因為它的目標似乎鎖定了復仇者。雖然不清楚原因,不過Ultron放射的頻波目前只對特定對象的腦電波產生干擾效果,這是好消息,它終究是台機器,在製造者沒有替它改造升級的情況下,破壞力堪稱有限。壞消息是,如果Ultron自我進化的程度超出製造者的掌控,那又另當別論了。』

病房內的空氣陷入片刻凝滯,Natasha帶來的巨大信息量需要花時間消化,雖然大多數的內容都和神盾局向Steve做出的簡報一致,Steve仍心存疑問,他望向電腦屏幕,藍色瞳孔中的神色穩定而專注,『我和Bucky在格拉梅西公園的時候,除了我們眼前產生的幻象,周遭的行人似乎也陷入短暫的心智模糊,這難道不是Ultron擴大攻擊範圍的象徵?』
『你提到的這一點,Clint和Sam已經把公園廣場採集到的殘留能量交給Tony分析過了。這麼說吧,Ultron當前的狀態像個新生嬰兒,他的自我意識和能力都還在慢慢覺醒,他撒野時就像小孩打翻一碗麥片,潑得周遭的人滿身髒兮兮,而他不需要為自己的野蠻行為負責。但,他現在只是拿出一點哭鬧的功夫,就足以讓部份的復仇者心神失控或者自相殘殺,等到他從爬行演進成奔跑,並且準確地把臭尿布扔到某些人頭上時,事情就更麻煩了。』
『所以我們最好在他學會跑步之前把他抓回來打一頓屁股,』Bucky說,他看見紅髮女特工在電腦另一端勾起嘴角點頭。視訊背景是資訊室,Natasha應該一個人待在電腦前工作,從他們交談直到現在,傳進揚聲器的收音乾淨得有點不詳,於是Bucky又問,『Jarvis……他也跟著Bruce一起失蹤了?』
用『失蹤』形容一名AI管家的下落,聽起來有些微妙,然而在場三人對於這個形容詞都沒有異議,因為Bucky的確問出了他們渴望了解的事實,『Tony沒有對Jarvis的去向多作解釋,他只說,Jarvis不會變成第二個Ultron,他也絕不容許這種事發生。』
『套用妳的比喻,如果Ultron是不受控的野孩子,那Jarvis就是足夠成熟的大人,我們應該支持Tony的信心。』Steve表示。
『這番話真有鼓舞作用,你不愧是藝工隊出身的,Steve,我會再轉告Tony,順帶一提我們現在的對話有開擴音,他在實驗室也聽得見。』
『既然如此,那麼,Tony,多謝了。』Bucky湊到平板電腦前面,攤開左手掌揮了揮。

Bucky低頭看向自己的左手,五隻手指像慢動作影格拍攝的花朵那樣綻放開來。無論九頭蛇是怎樣喪心病狂的組織,他們在科技方面的成就確實超群,Bucky的左臂電路佈線就像人類的交感神經那樣精細複雜,為了讓它同時成為有效的武器和盾牌,九頭蛇的技師將臂身的局部敏度調低,冬兵能依照意志自由地運用他的左手臂去拆卸裝甲車甚至擋子彈,並且感覺不到疼痛,他能接收到的只有震幅和損壞感。當Natasha丟了一小片圓型磁片黏在冬兵的臂肘上時,它散發出的干擾電波讓蘇維埃的高科技產物暫時短路,冬兵感覺得到手臂的靈活度被阻絕了,他不能順利完成他的任務,那讓他很不爽,而冬兵處理這種事的方式就是強制清除干擾,他把圓片拔下來,粗魯地旋動手臂,就像人們面對發不動的汽車引擎時狠力踹它兩腳。
是的,Bucky懂得使用他的手臂,卻不知道怎麼修理它。當他五天前來醫院時,Coulson曾把他叫進會議室,原本Bucky以為,這位新上任的神盾局長要給予他應有的斥責,關於他是怎麼把美國隊長推入險境,結果,Coulson做的第一件事卻是叫來技師檢查Bucky的左臂。

『請你諒解,Barnes中士,我們的人力有限,無法像Stark實驗室那樣提供你最完善的修膳程序,』Coulson說這句話時,技師們正將Bucky腕骨凹折的地方像扳金那樣扳回應有的位置,接著他們就開始忙著替手臂內部做線路校準,『Stark先生是最適合的人選,只可惜他需要花一點時間自我休整,這段期間,我們會盡最大可能不讓威脅靠近這處基地,如你所見,它相當不起眼。』
Bucky環視周圍,點點頭,他們位於地下五樓,一般的通訊信號很難滲入,包括Ultron用來擾亂人類大腦的磁波,但誰也不敢擔保這座碉堡能夠抵擋失控的人工智能多久,『Steve他……需要照顧,他現在的狀況不適合戰鬥。』
Bucky想了很久,才擠出一句合宜的對白,他不確定神盾局長對他有什麼安排,最合理的情況,他應該進監牢,或者一個不會傷害到任何人的地方。可是Bucky知道此刻的Steve需要他,就算他的左臂戰力減半,若碰到任何突發性的危險,冬兵依然是這個地方最可能保護美國隊長的人。
『是的,所以我們需要你在這兒,待在不見天日的碉堡裡不怎麼好受,但這似乎是眼下的唯一選擇。中士,根據你對Rogers隊長的了解,想必你也能明白他的選擇,他想用最快的方式康復,拿起盾牌,重回戰場,能幫助他做到這件事的人只有你。』
Coulson的話像是一記重錘敲醒了Bucky,是的,他怎麼會沒想到這一點?Bucky立刻收回內心對醫療團隊的所有埋怨,那可是Steve啊,他可以弄出好幾份假的體檢證明,只為了把骨瘦如柴的自己送到炮火前方,他當然也會冒著失明的風險接受極端的治療。技師在這時把感測棒和焊槍拿走,Bucky試探性的動了動自己的左手,它的外觀已經恢復正常,連結性也好多了,就是末梢神經還有些遲鈍,Bucky握緊拳再鬆開時,他的手指要花上平日的一點五倍時間才能舒展開來,『我會待在他身邊,』Bucky抬起頭對Coulson說,『在Steve復原以後,你們要怎麼處置我都可以,不過現在,只有現在,希望你們能相信我,就算我是造成這一切的禍首。』
Coulson帶著他貫有的平靜笑臉搖搖頭,『我們很清楚站在眼前的敵人是誰,隊長有多信任你,我們的信任也和他等量。』

Bucky決定離開沙發床,走向廁所。Coulson信任他,把Steve的安危交給他保管,他不能辜負這一點。與此同時,Bucky也不想辜負Steve的自尊,所以他先站在緊閉的廁所門口,用正常的右手敲門。
叩叩聲在扁平的門板上擴散開來,又被紮實地吸收掉,如Bucky所想,這裡的隔音太好了,所以他敲門時用了點手勁,確保站在裡面的Steve能夠聽見(Steve這陣子的聽力以驚人的效率成長著,Bucky深有所感),結果對方回應給他的是一串模糊不清的咕噥聲,它聽上去有點像呻吟,再進一步甚至可以解讀成求救信號,總之任何一項都無法令人安心,於是Bucky冒著會被Steve痛揍的風險轉開門把。

廁所的佔地不大,設施也相當簡單,一個洗手台,一面鏡子,一座馬桶,以及一小塊淋浴區。馬桶位於淋浴區和洗手台的正中央,Steve正背對著Bucky,站在那兒,他的一隻手抓住鑲在牆壁上的輔助扶桿,他穿著白T恤和休閒褲,背肌明顯起伏,他在喘氣。
乍看之下,Bucky不確定發生了什麼事,這幕畫面帶給他的第一反應是鬆了口氣,因為Steve沒有昏倒在地或被自己的嘔吐物淹死之類的。Bucky花了幾秒鐘站在門口,不敢向前挪動腳步,雖然Steve已經知道他在這裡了,說不定在更早之前,當Bucky還坐在沙發床上時,Steve就聽得見他的躊躕,然而有什麼事拖慢了Steve的腳步,讓他沒有先一步從廁所衝出來阻攔Bucky的多管閒事。

「嗨,Buck。」Steve背對著Bucky打招呼,他的音調有點古怪,不含帶譴責,反而有種做賊心虛的意味在,Bucky想起對方第一次偽造體檢報告書被他抓到的情景,差別只在於,那時的Steve很矮小,現在的Steve很高大。
Bucky往前走了一步,雖然這裡是地下五樓,通風系統依舊良好,嵌在天花板的排風機盡職地運作著,滲進鼻腔裡的沒有阿摩尼亞或者人體排泄物的氣味,只有一些消毒水的味道,以及混著牙膏、潄口水的薄荷清香……
還有精液的嗆鼻味。
Bucky靠向Steve身後,他大概明白剛才發生了什麼事了。Steve越過肩膀,用側臉對著他,皮膚透出一絲紅潤,這五天以來Steve的氣色從沒像現在這麼好過。
在Steve面前的馬桶蓋是立起來的,蓋子上沾了一些白液,其它的落進馬桶裡,飄浮在水面上,顯然在Bucky進來之前Steve還來不及把它們沖掉,Bucky想到他在門外聽見的呻吟聲,他八成打斷了Steve的某些好事。

「我很抱歉,大個子,」Bucky從後方伸手摟住Steve,後者的身體頓時僵住了,任由Bucky抱著。Steve一手抓在扶桿上游動,另一手還待在褲襠前,他的褲腰往下拉開了一些,生殖器垂在外面。Steve本想解釋,卻被Bucky搶先了一步,「你需要幫忙,怎麼不告訴我?」
Steve輕笑一聲,身體變得稍微柔軟了些,看得出來,他相當難為情,「因為這太不合時宜了。」
「不合時宜,你指的是我們兩個。」Bucky讓自已更湊近Steve一點,胯部貼住Steve的臀部,他握起Steve的生殖器搓了幾下,發現它又在掌心中變硬了。

评论 ( 15 )
热度 ( 9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