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文倉庫
錘基/盾冬主

© 夜藤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美2衍生]明日宛若新生 01

舊時光是個美人的續篇 ,獨立閱讀亦可
大意是Bucky從野生浣熊回歸到Steve認養狀態,兩枚老冰棍努力在二十一世紀展開新生活,前段日常,中段有戰鬥場與冬兵在九頭蛇時代的經歷,含虐,結局HE。
因為涉及到非自願性侵描寫,不能接受者請斟酌閱讀。


※※※

人類有種奇妙的習性,同樣一件事,一個人做覺得丟臉,當兩個人一起丟臉時就瞬間獲得了勇氣。
Steve去大賣場採購的次數並不頻繁,一個獨居的男人用不到太多東西,如果他像其他人那樣買一桶可以把臉埋進去的爆米花,它唯一的命運就是被放到過期。
可是現在情況不一樣了,Steve的公寓裡多了一個Bucky。雖然Bucky對日用品的需求少得像是蜉蝣生物,除了在擺脫冬兵的身份時從一名路人身上打劫來的衣服外,Bucky來到Steve家裡時什麼也沒有,雙手和他的腦袋一樣空空如也。
這就是為什麼Steve的腦袋從Bucky進門的那一刻就沒停止過高速運轉,他不斷地列舉清單,試圖把一個成年男人可能需要的物品全部塞進一張白紙裡,結論就是一張白紙根本不夠用,於是Steve拿出了他隨時放在口袋裡的那本小筆記簿,當他按出原子筆的筆尖,翻開本子準備在上頭記錄時,一隻金屬手臂伸到Steve眼前,同時把筆記簿跟原子筆拿走。
「你唸,我寫。」Bucky表示。

Steve先是愣了愣,隨後他有些愉快的發現,這是Bucky嘗試融入社會的第一步。在Bucky身為『冬兵』的這些年來,他接觸過最多的是槍砲、彈藥、刀刃……還有其它亂七八糟讓人不願細究的玩意兒,包圍著冬兵的總是煙硝和塵蟎的氣味,Steve看得出來,在Bucky第一次踏進這間公寓的廚房之後,對方的注意力就被微波爐裡飄出來的牛奶香給吸引過去。眼下,Bucky顯然也花了不小的功夫才克制住不把原子筆給折成兩半,他甚至無法決定要用哪一手拿筆。Bucky八歲之前是左撇子,後來被矯正到用右手吃飯寫字,不過開槍和做某些費力的活兒時他還是習慣用左手。
……包括扭斷一個人的脖子在內。這個討人厭的想法才跳出來幾秒,就被Steve像打蒼蠅似的一掌拍死在腦海中。他張嘴開始朗讀,Bucky則低頭認真地將Steve唸出的每個字寫下來,他用的是右手,藍色的字跡在白色紙張上顯得有些歪斜,下筆還很重,當一頁紙寫完了必須換頁時,Bucky翻過紙張,發現底下那張紙上印著深深的壓痕。

蘋果、蕃茄、花椰菜、雞蛋……這些簡單的名詞對Bucky來說很熟悉,無關乎記憶,他幾乎是反射性的書寫出正確的拼字,偶爾他聽見幾個陌生的詞彙,才會停下筆,抬頭拋給Steve一個詢問的眼神。例如:冷凍千層麵、喜瑞爾玉米片、安格斯牛肋條。
「它們都是食物。」Steve跟Bucky解釋,並且格外緩慢地讀出每個單字的拼音,他當然知道在他們出生的那個年代沒有這些花俏的東西,在冬兵的生命裡也沒有,所以這加深了Steve的決心,他非得把自己想得到的二十一世紀美食都讓Bucky的舌尖品嚐過一遍不可,哪怕有很多項目連Steve自己都還不太認識。
直到最後,當Bucky用掉了三張紙來寫下(很多其實根本不太必要的)採購清單,Steve腦袋裡的資料庫只剩下兩個單字在旋轉,他知道它們才是最重要的,他眨眨眼,那兩個字就像賭場裡的吃餃子老虎機器滾出的一排777,在他正前方亮出一圈霓虹燈,還撥放著『恭喜你中大獎』的背景音樂。Steve擺擺頭,發現這幕愚蠢的畫面依然揮之不去,他不能再逃避現實了,他想起上回帶Bucky去Stark大樓實驗室那一趟,Tony對他說過的話:
『隊長,我由衷地為你高興,』Tony露出一臉畢生難得的(他自以為的)誠摯表情,『我們可以用最低調的名義來進行最高調的慶祝,但我還是要提醒你,幹這種事還是小心點好,注意一下防範措施。哦,別誤會,這不是為了我們,我跟Bruce受驚個一兩次就習慣了。我只是擔心下回你帶Barnes來體檢時在你或者他身上驗出奇怪的病菌,這絕對不是在質疑你的人格,而是,誰曉得九頭蛇到底幹了些什麼好事?』
Steve很清楚九頭蛇幹過哪些好事,Natasha給他的資料上寫得明明白白,那當中肯定還有不少遺漏的部份,Steve暫時也不願意再往其它方面聯想。總之,他得承認Tony的話有道理,就算他和Bucky的體質都異於常人,床單上的精液確實不太好清洗,如果偶爾因為他們太粗魯而沾上一些鮮血,那就更麻煩了。

「……保險套跟潤滑劑,」天人交戰一番後,Steve的嘴唇裡緩慢吐出這兩個字,Bucky握筆的手停頓了兩秒,他睫毛下方的眼珠子左右轉動,他當然不是不認得這兩項東西,他看起來比較像在思考它們是否真的派得上用場。不過Bucky還沒來得及開口講話,Steve就自顧自地說,「放下筆,我們直接去賣場吧!」

※※※

今天不是假日,『C』字頭的著名連鎖賣場中的人群依舊多如蝗蟲,當一批客人經過一個區域,貨架上的商品就會空掉一大半,不過貨架頂端還擺了更多商品,等底層供貨量不足時再由堆高機將商品遞補下來。
Bucky看著這項操作機制就像看見一架新型的戰鬥機,他的眼睛散發出許久未見的光采,這讓Steve感覺帶Bucky來逛賣場是正確的選擇,上一次他看見Bucky出現類似的表情,是幾名戰地記者扛著攝影器材,衝進義大利替咆哮隊成員拍了一組當年堪稱昂貴的彩色照片。
由於清單上的東西太多,Steve和Bucky做好了協議,他們各自推一台購物車,去標示著商品名稱的區域把東西找齊,最後再到衛生用品區會合。
Steve對於Bucky可能會在賣場裡迷路倒是不擔心,因為他自己也好不到哪裡去,美國隊長和冬兵之間的追逐戰,冬兵總是那個贏家。
但Steve也不認為Bucky會再逃跑了。

Bucky被分配到的項目都很好解決,大多數是類別分明的日常用品,需要經驗和細節辨識的生鮮食物則交給Steve去處理。Bucky沿著男飾區的置物架走,抓了一件件男用內衣和T恤往車籃裡丟,他完全沒挑款式,尺寸一律選最大的。洗衣精和盥洗用品的部份由Steve負責選購,即使凡事不挑剔的美國隊長也有偏好的品牌。
所以Bucky很快就沒事幹了,他推著滿了一半的購物車來到兩人約定好的衛生用品區,這裡的人潮和其它區域比起來相對地較少,Bucky將推車停在一個不會擋路的角落,當他這麼做時還得小心不撞翻一整排貨架,推車的把手對他來說並不是那麼好掌控。
衛生用品區中段有一排色彩琳瑯的商品引起了Bucky的注意,他回頭望了望,確定Steve的身影還沒出現在視野範圍內,他便轉身走進貨架與貨架間的長廊。

保險套、驗孕棒、潤滑劑……在一堆眼花繚亂的商品展示牌前面,Bucky看見了那兩個讓Steve困擾很久的名詞。保險套這種東西在二戰時期就有了,除了解決生理方面的需求外,它還有個正規的使用方式是拿來套在槍口上防止沙塵進入。就算冬兵在往後的七十年內沒什麼機會使用到它,但那就跟蘋果花椰菜一樣等同銘刻在基因裡的認知,很僥倖地沒被九頭蛇的洗腦儀器給清掉。
然而潤滑劑這種東西就沒那麼親切了,Bucky將雙手插在口袋,腰部前傾,察看一個白底藍標、上面寫著『K-Y Jelly』的商品,它分為水性和油性兩種,作用是人體專用的性交潤滑油。
「帥哥,找東西嗎?」一道低沉的男聲響起,不是Steve的。
Bucky轉頭,一個穿著露肩背心的男人站在他旁邊,其實Bucky剛剛就察覺到對方的存在,因為男人走路時根本沒試圖放輕腳步,還在拐進廊道前踢到彎角處的那台購物車,滾輪在地面發出刺耳的吱嗄聲響,順便嚇跑了一個小孩。
Bucky盯著對方看,後者留著挑染過的棕髮,寬幅墨鏡架在頭頂,胸前掛了一串金屬吊飾,是個穿著隨性、長相也還過得去的年輕男子。Bucky懂得評價別人,卻不知道他在別人的眼裡是什麼樣子,他今天出門依然把頭髮紮在腦後,Steve早上才替他刮過鬍子,他的臉上乾淨得連一粒鬍渣都找不到。為了遮住左手,他在室溫二十七度中仍穿著長袖連帽外套,裡面搭了件無袖的白色薄汗衫。沒有用殺意武裝自己的冬兵其實有一副清秀的五官,這一點就連在一旁挑棉褲的老太太都會贊同。
所以陌生男子用『帥哥』稱呼Bucky,但Bucky無動於衷,他不曉得這人為什麼要來搭話。陌生男子又朝Bucky走近一步,剛才Bucky彎身去察看商品時,他的外套束口捲了起來,露出後方的一小截腰部,那兒就是陌生男子的手正伸過去的地方,「你應該不是要一個人用這些東西吧?」陌生男子順勢把嘴巴湊到Bucky耳邊。

Steve來到衛生用品區時,他正好目睹一個成年男子從貨架的左邊飛到右邊,整個人掉進一堆疊得高高的衛生紙裡。
周遭有一群人都跟Steve一樣呆在原地,不過Steve還是眾人中最快反應過來的那一個,他把推車往旁一擱,三步併兩步跑進貨架中間的走道,Bucky就站在那兒,目光直勾勾看向前方,坐在地上的陌生男子花了一番功夫才從坍方的衛生紙堆裡爬起來,好幾包衛生紙砸在他的頭頂,他先是惡狠狠往Bucky這個方向瞪過來,然而男子隨即發現後者看著他的眼神像是他多說一句廢話就會立刻沒命,男子不禁打了陣哆嗦,接著他又發現站在Bucky身旁的Steve,這個金髮男人的個頭就跟他的二頭肌一樣壯觀,所以男子掙扎著站直身體後,無視一旁正準備上來關切他的服務員,他摸了摸鼻頭,把墨鏡拉下來戴在臉上,轉身就跑。

由於Bucky站著的地方是視線死角處,看在大部份圍觀民眾的眼裡,那個棕髮男人比較像自己腳滑了不小心跌向那一座衛生紙山。熱鬧看完後人群便紛紛散去,Bucky和Steve這時才從貨架另一端走出來,充當替服務員把一包包衛生紙疊回去的好心人。
服務員向兩人連聲道謝,接著又回到工作崗位去清點貨物。Steve抬頭望了望被他們疊成金字塔型的Ultra Soft Charmin,不動聲色地問,「剛才那傢伙……」
「他捏我的屁股。」Bucky解除了Steve的疑惑。
Steve『哦』了一聲,一秒判定了那人活該。他轉頭四處張望,確定視野所及之處都找不到那個跑得該死的快的混蛋之後,Steve只好跟著Bucky又晃回保險套跟潤滑劑的展示架前面。

「為什麼保險套還有分口味?」兩個身高一米八以上的男人並肩蹲著,目光鎖定在一個又一個面積不超過二十五平方公分、上頭寫著草莓、鳳梨、香蕉香味的彩色小盒子。
Steve推了推鼻樑前那副事實上沒度數的方框眼鏡,他很想裝作自己懂得Bucky問題的答案,但……「我也不知道,事實上我更好奇的是,橫式螺旋跟紋狀螺旋是什麼東西?」
最後,兩人決定拿了看起來最普通又正常的『原味』保險套,Steve順手撈走兩盒K-Y潤滑劑,當他們轉身準備往購物車的方向走時,Bucky在Steve面前停下腳步,他凝視了幾秒貨架上的價格標示牌,把Steve手上的盒裝保險套拿走放回架上,又拿了另一個包裝相同、體積更大的盒子交給Steve。
「家庭號比較省錢。」Bucky說。


评论 ( 16 )
热度 ( 75 )